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腹黑教主萌娘子蓝思思萧凌风小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蓝思思萧凌风天小说全文

时间:2019-10-31 15:34:15编辑:彭约礼

《腹黑教主萌娘子》小说是一本言情小说小说,主角是蓝思思萧凌风的小说叫做《腹黑教主萌娘子》,在这里提供蓝思思萧凌风小说,该小说名字叫做《腹黑教主萌娘子》,蓝思思萧凌风为主角的小说叫《腹黑教主萌娘子》,这里提供蓝思思萧凌风小说阅读,该小说名字叫做《腹黑教主萌娘子》,...

《腹黑教主萌娘子》 二十章 “求教主赐属下一死!” 免费试读

可是何子默的忠心萧凌风已经无法分辨了。

若是圣天教其他人也就罢了,可是这个为了奸细跟他对着干的人居然是何子默。是跟他情同手足的何子默,是当初他身受重伤之际仍然肯扑过去挡住崆至派杀招的何子默。

萧凌风的拳头越握越紧,手指甲甚至都嵌入了血肉里。可“有可替代”的异常情况让他的精神高度集中起来。

因为本来漆黑一片的屋子里面依稀有蜡烛的微光。

“是谁?”萧凌风一把推开了大门之后发现竟是蓝思思跟个木偶一般呆坐在桌子跟前,她的样子在火苗的晃动下映射的有些忽明忽暗,看上去模糊不清。

萧凌风心里一紧,还没等他做出反应。蓝思思竟然对着他跪下了。

“属下自知罪犯滔天,不敢奢求教主的原谅,但求一死,请教主成全。”

蓝思思这几句话让萧凌风去搀扶她的手停顿在半空中,“你跟踪我?”

蓝思思没有回答,或者说她已经做出了回答。

萧凌风还没从何子默给的打击中回过神,蓝思思又往他心上狠狠的插了一刀。

“我们在一起这么久,我对你怎么样你感受不到吗?你宁可死,都要跟我夸清界线,对吗?”

“从前属下不知教主身份,是属下在痴心妄想。既然现在一切都挑明了,属下任凭教主处置。”

蓝思思这话的意思很明确—萧凌风不过是在跟她逢场作戏,或者萧凌风没有着急杀她,等这个游戏玩腻了迟早会杀掉她的。

“你居然是这样想的,你......”

萧凌风悲愤交加,可是他仍然舍不得真的对蓝思思怎样,所以最终他什么都没说,拂袖离去。

而蓝思思岿然如山的跪在那里,看着外面浓重的夜色回想着她看见的那一幕。

萧凌风对严蓉蓉痛下杀手的那一幕真的让蓝思思胆战心惊。但其实也不值得意外,因为这才是萧凌风本来的模样。

难怪那么粗的棍子打下去他会毫发无伤,难怪其他人那么惧怕这个掌柜,难怪他说没人能来打扰蓝思思,他这个教主在此,哪里还用得到其他人?

可是既然如此,当初一掌拍死她不就好了,这样来惩罚她,是不是太残忍了?

萧凌风回到房间后,听见了“滴答”的流水声,不,是他手心里的血滴了下来。

但是萧凌风就任由他手里的血一滴滴的往下流,就跟没有知觉一样。因为他的心已经痛到麻木了,其他的什么伤痛他都感觉不到了。

就这样,萧凌风麻木的坐了几个时辰,直到天亮时的一声惊呼才让他灵魂归来。

“掌柜的,夫,夫人不好了!”

难道这个傻丫头想不开自尽了?

这个猜测吓得萧凌风魂不附体,他赶紧打开房门往外冲。

这才看见蓝思思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

“思思,你怎么了?思思!”

萧凌风仔细观察过后,并没有从蓝思思身上发现外伤,就是蓝思思的额头滚烫,面色发红,应该是受了风寒发了高热。

萧凌风想起来昨晚他光顾着跟蓝思思怄气,也没有关大门,蓝思思就这样冲着门口跪了一夜,能不生病吗?

“掌柜的,您的手......”蓝思思被萧凌风紧紧的抱在怀里,所以他的手心又开始往外渗血。

“我的手没事,你赶紧去请大夫!”末了萧凌风又加了一句,“除了镇子东边的赵大夫,哪个大夫都行!还有就是,”萧凌风的眼神暗了暗,“以后还是叫我教主吧。”

被萧凌风命令请大夫的孙青一愣,但还是毕恭毕敬的答道,“是,属下领命!”

其他人见状更加战战兢兢的了,心里齐齐想到:女人太可怕,我们要远离!

只不过这样想法实在片面,因为是人都有双面性。

开始懂得珍惜眼前人的严蓉蓉又恢复了她柔情似水的一面。

“何大哥,我买了肉包子,你快趁热吃。”

严蓉蓉提着一屉包子来到了何子默住的客栈里。

这让何子默很是受宠若惊,“客栈里什么都有,你不用这样辛苦的。”

“不辛苦,”严蓉蓉边说边把蒸笼放下,“我怕凉了,就把这蒸笼一起买了。还有啊,这个客栈太小了,你现在又有伤在身,缺什么我帮你去买,你就在这里安心养伤,哪里都不许去。”

何子默哪有那么娇弱,幻叶飞镖的厉害之处是它上面的剧毒,如果毒解开了,这个小伤口对于何子默这种武林中拔尖的高手而言,就跟被蚊子叮了一个包的结果是一样的。

“本来我是想带些药来的,可是我又怕起了反作用。”严蓉蓉昨晚睡得并不安稳,她一直在做梦。梦见她被人追杀,就在她跑不动的时候,何子默出现并救了她,然后梦里的画面定格在何子默受伤的一幕。

然而何子默这个不解风情的他并不知道严蓉蓉在想什么,他只是奇怪,严蓉蓉低头傻笑什么。

结果下一秒,严蓉蓉又不笑了,她神情激动的一把拉住何子默,“我后来想了想,你还是先别去找萧教主了,他万一不是说气话真认为你背叛了他再把你杀了可怎么办啊!”

就算这样,他还是要找萧凌风说清楚的。反正没有萧凌风,他早就死了,他把命还给萧凌风也没什么不对。

何子默的思绪都在严蓉蓉的话里,他并没有注意到严蓉蓉的举动有些暧昧。

至于严蓉蓉,何子默这副大义凛然的说辞倒让她有些生气了,虽然严蓉蓉理解何子默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可是他这般的无谓生死,也就是不在乎严蓉蓉了!

“我问你一个问题,”严蓉蓉加重了手上的力度,“如果我跟萧教主同时掉进明月镇的荷花塘里,你会先救谁?”

何子默不假思索的回答,“当然先救你。”

严蓉蓉还没来得及窃喜,就听何子默继续一本正经的分析,“我们教主武功盖世,怎么可能会轻易掉进荷花塘?再者,我们教主精通水性,他在水里也不用我救......蓉蓉,你?”何子默没法说下去了,他终于发觉了严蓉蓉快要把他小臂上的肉掐下来了这一事实。

而且,严蓉蓉柳眉紧蹙,平日里口若含丹的双唇在她贝齿的暗咬下,已经失了血色,何子默就算在木讷,也看得出来严蓉蓉生气了。

但是被严蓉蓉抓过的地方感觉不是疼,反而有种酥麻的感觉。这种酥麻的感觉还一路流传到全身,让何子默整个人心猿意马起来。于是何子默脱口而出,“我还没有说完,我是想说,我会保护好你的,你怎么可能掉荷花塘里?如果你喜欢,等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我可以再陪你去赏荷花的。”

严蓉蓉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原谅何子默啊。何子默的性格如此,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何大哥,你们的事情我不懂,可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所以,你就听我一句劝吧,萧教主在气头上,你也没有为我们严家开脱的有力证据,论口才和心计,你更不是萧教主的对手。你就别去冒险了。”严蓉蓉说到最后,声音都带着哭音。

严蓉蓉撒娇似的恳求再加上这番梨花带雨的模样,别说是不让何子默去冒险,就是让何子默去死,估计他都心甘情愿。

何子默努力地稳了稳心性,“你别哭啊,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可怕的......好了,我答应你,暂时不找我们教主。我先去查查那个赵大夫,总行了吧。”

严蓉蓉擦了擦泪,“那也要等你好了。”

“行,我什么都答应你。”

嗯,这话听着多舒心。

严蓉蓉把蒸笼打开,“我们光顾着说话了,包子都快凉了,何大哥,你快吃把。”

可是严蓉蓉一脸花痴笑意盈盈的看着何子默,这让何子默拿包子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何大哥,好吃吗?”

“好吃。”

其实何子默并没有品尝出包子的味道,他的注意力都在严蓉蓉对他的态度上,曾几何时,严蓉蓉就是这样对待蓝思思的......

“何大哥,你在想什么?”

严蓉蓉冷不丁一问,倒让何子默不知该如何作答了。

都这个时候了何必胡思乱想,也许严蓉蓉也只是单纯的感谢他的救命之恩罢了。

“没什么,你还是少来找我吧。”

“为什么!”严蓉蓉睁大了双眼表情很是难以置信,嗯,还流露出一丝小忧伤。

“你别误会!”何子默把吃了一半的包子放下,“崆至派既然盯上了你们,我怕他们会发现你跟我识破了他们的阴谋,我怕你们有危险。”话说到这里,何子默又加了一句,“对不起,是我把危险带给你们的,对不起。”

“才不是的,去你们店里是我自己的主意,再者,”严蓉蓉托腮沉思,“我觉得吧,他们更多的是冲着我家银子来的,发现我跟你们有来往,是后来的事情。”

会是这样吗?

何子默的思绪也有些乱。

“对了,何大哥,上次他们还劝我去主动找你们,还说是我错怪了你们。让我们以后好好相处。你说,他们在打什么主意?”

还能有什么,当然是想要萧凌风跟何子默的性命。

只是这话何子默没有说出口,他不想严蓉蓉担惊受怕。

“这些事情你先不要告诉你爹娘,我们先静观其变。”

严蓉蓉温顺的点了点头,“那何大哥,我先回去了,你要好好养伤啊。”

这点小伤哪用如此小题大做,只是说出口的话却成了,“嗯,我会多加小心。”

严蓉蓉走之后,何子默打开了客栈二楼的窗户,从这里正好将严家周围的一切都尽收眼底。至于萧凌风那边,他的确不好露面。否则,蓝思思会怀疑的。

小说《腹黑教主萌娘子》 二十章 “求教主赐属下一死!”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