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盗妃天下》小说章节精彩阅读 月出云小说章节目录

时间:2019-07-09 17:29:36编辑:蒋梓恒

小说《盗妃天下》讲述夜无烟江瑟瑟之间的故事,夜无烟江瑟瑟为主角的小说叫《盗妃天下》,为您提供盗妃天下小说阅读,盗妃天下小说剧情扣人心弦,主要讲述了夜无烟江瑟瑟之间的爱情故事,作者:月出云,小说不能赞一词,笔头生花,故事很有深意,文风幽默,值得一看,...

盗妃天下

推荐指数:10分

《盗妃天下》在线阅读

《盗妃天下》 第九章 缱绻无情 免费试读

桃夭院。

瑟瑟躺下不久,便觉得丹田处有一股灼热缓缓升起,慢慢地,开始在体内游窜,所到之处,犹如火种,将她的身子点燃。

这是怎么回事?

瑟瑟奇怪地坐起身来,伸手摸了摸脸颊,只觉得脸颊火烫,就连身子也开始烫起来。明明才是暮春,再怎么热,也不能这么难受,何况这可不是外界的热,而是体内的火,让她忍不住想要将盖在身上的薄被掀开,以获得半刻凉快。

瑟瑟咬牙压抑着燥热,只觉得就连头脑也昏昏的,莫不是方才落入冰冷的湖水中,以致得了风寒?

“紫迷,你运功将我的内力打开,我可能得了风寒,运功舒缓一下。”瑟瑟对紫迷道。

紫迷颔首将瑟瑟封锁的内力打开。

瑟瑟坐回到床榻上,运功调息。以往得了风寒,只要运功调息一番,身子便会好受许多,再喝两剂药,便会彻底好转。可是,这次却不知怎么回事,愈是调息,身子愈是难受,且热得这般难受了,偏偏一滴汗也不出,以至体内那股热气不得宣泄。

瑟瑟冷冷颦眉,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紫迷担心瑟瑟,起身点亮了火烛。昏暗的烛火映照下,但见瑟瑟玉脸上染着两团嫣红,清眸中一片朦胧,再也没有了平日的冷澈。

紫迷毕竟跟着骆夫人多年,见识极广,一见之下,心中一惊,玉手一抖,滚烫的烛油滴落在腕上。可是,她也顾不上擦,扑到瑟瑟身边,惊慌地说道:“小姐,你莫不是中了媚药?”

媚药?一语惊醒梦中人!

这就是传说中的媚药?

以往瑟瑟也听说过勾栏之中的妓子多用此药取悦男子,也曾听闻好人家的女子被用了媚药以致坏了贞洁。她还常常笑那些女子定力和理智不够。但是,此刻亲身经历,才知晓这媚药的威力。就连内力也压制不住,且似乎愈是压制愈是反弹得厉害。

真没想到,她也有遭此暗算的一天。细细回想着方才的一切,突然明白了。她拿起伊盈香送的那件衣衫,闻着那怪异的淡香,闭眸叹气。

伊盈香,为何要这么害她?她如此作为,到底要做什么?

瑟瑟想不通,也无暇细想,因为体内的火,愈烧愈旺了。

“小姐,如果是衣衫上的熏香,为何我和青梅没事?”紫迷奇怪地问道。

瑟瑟苦笑着说道:“她既然想害我,自然不会连累你们。那媚药并不是闻了就会中,而是沾染到肌肤上才会起效。”她穿了半个多时辰,药力早已渗入到肌肤了。

“小姐,紫迷去请璿王吧,否则,小姐会因**煎熬而死的。”

“不要!”瑟瑟抚着胸口,浅浅地喘气。

她不会求他的!

洞房那夜,他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宠幸她的。方才在温泉室,他也说了,他说过的话向来算数。这就说明,他不想要她,也不会要她的。就算她求他,想必他也不会因怜悯而宠幸她,她何必自取其辱!退一万步说,他就算答应了,替她解了媚药,那羞辱对她而言,才是更大。她江瑟瑟绝没有低贱到匍匐到别人的足下求欢,但她也不想死,也不能死!

“紫迷,将我的男装和面具拿来,我要出去!”瑟瑟软语道,体内的火熊熊燃烧着,她越来越控制不住了。

“小姐,你要出去?去哪里?”紫迷惊愣地问道。

“我认识一个人,他神通广大,或许会有解媚毒的药。你放心,我不会有事。我出去这段时间,你让青梅到我床榻上睡觉。若是有人来,就说我得了风寒,不能见人,免得传染。别让任何人知晓我出去了!”瑟瑟低低吩咐道。

她换上衣衫,戴上面具,从几案上端起一杯凉茶饮了下去。只觉得稍微压制了一**内的烈火。快步出屋,一阵夜风袭来,昏沉的头脑清醒了许多。她身姿轻盈地翻上屋顶,青色的身影和泛着清冷光芒的屋檐融在一起,丝毫看不出破绽。

头顶苍穹,漆黑如墨。几点稀疏的星星,散发着微弱的光芒。月儿在云层中穿梭,不时洒下幽冷的清光。待一队巡逻的带刀侍卫过去后,瑟瑟飞身跃起,轻灵的身姿,好似一缕青烟般飘过。从后院到后花园,再到出府,她避过巡逻的侍卫,用了不过一盏茶的工夫。

出了璿王府,瑟瑟不再唯恐被侍卫发现,一路飞跃,只向明春水的居所而去。

“如若日后遇到什么为难之事,明某一定竭力相助!”

她记得那夜明春水对她的承诺,所以她要去找他。以他春水楼的势力,她不相信解不了区区媚毒。

循着记忆,瑟瑟终于寻到了明春水暂居的那座宅子。敲了敲门,守门的管家开了门,认得瑟瑟是那日明春水带回来的人,倒也没说什么,便请她进去了。

在厢房门口,明春水的侍女迎了出来。

瑟瑟认得是上次为她敷药的红衣侍女,却不知她的名字。遂问道:“这位姐姐,我是你家楼主的朋友,深更半夜打扰,很是抱歉。不过我确实有急事,不知可否见楼主一面?”

那侍女上下打量了一番瑟瑟,淡淡说道:“我家楼主不在,不知您有何急事?”

瑟瑟闻言,顿时哑然,深更半夜,明春水怎么没在?这可如何是好?

似乎是看出了瑟瑟的窘态,那侍女微笑道:“不过您可以进来等,楼主吩咐过,不可慢待了您!”

瑟瑟随着红衣侍女进了厢房,问道:“不知这位姐姐芳名?”

“小钗。”红衣侍女凝声道。

“不知小钗姐姐可否去寻一下楼主,我真的有急事!”瑟瑟焦急地说道。

小钗极是为难地笑了笑,道:“楼主的行踪我们这些做下人的从来不知,如何去寻?不过,我们可以给楼主发信号,他看见了自会回转。但是,楼主也有可能看不到,或者是正在处理别的要紧之事,不一定能及时赶回来。”

“多谢小钗姐,只要你能发信号就好,我会一直等,等到他回来!”瑟瑟咬唇说道。

小钗点了点头,出去发信号。

瑟瑟坐在软榻上,只觉得无论如何运功,也压制不住体内的躁动了,那诡异的灼热一遍遍在她体内流窜,淹没着她的理智,就连她的手脚,也渐渐酥软起来。

明春水若是再不回来,她恐怕就要因**煎熬而死了。

瑟瑟蜷缩在卧榻上,也不知过了多久,隐约听到小钗在门外的说话声。她撑着娇软的身子,勉强端坐起来。

水晶珠帘叮当作响,一袭白衣的明春水缓步而入,伴着他而来的,还有一阵清凉的夜风。烛火闪了闪,照亮了他面具下的黑眸,一闪即逝的,是一丝摄人心魄的冷冽,快得令人难以捕捉,怀疑是错觉。

他轩眉一挑,望着坐在卧榻上的瑟瑟,用一种略带笑意的声音说道:“纤纤公子,不,应该是纤纤小姐,深更半夜,不知有何急事?”

瑟瑟抚了抚发烫的脸,也没有绕弯子,直截了当道:“如若事情非燃眉之急,我也不会这么晚来打扰。我中了媚药,不知明楼主可有解毒之方?”

“媚药?”明春水轻声而笑,慵懒的声音宛如水波荡漾,“纤纤公子竟然中了媚药?”

“怎么,有那么好笑吗?”瑟瑟被他笑得脑袋嗡地一下便乱了,她羞恼地说道。她是纤纤公子没错啊,谁规定她不能中媚药的。

明春水敛住笑容,淡笑着问道:“那你今晚来这里找我,是要我为你解媚药了?”他说这话时,一层魅惑的笑意从唇角漾开,黑眸中闪耀着宝石般璀璨的光芒。此时的他,看上去充满了邪恶的魅力,有点儿纯真,又有点儿浪荡,有点儿温柔,又有点儿不羁。

这样的他,像罂粟一般,有着致命的吸引力。纵然看不到他面具下的脸,也足够令人心神俱醉。

“不错!不知你有没有去除媚药的解药?”瑟瑟一字一句说道,极力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冷凝镇定。然,中了媚药的她,嗓音早已较往日沙哑柔和,听上去分外婉转温软,动人心弦。

明春水呆了呆,缓步走到瑟瑟面前,俯身将瑟瑟衣袖拉起。

瑟瑟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推了他一把,冷声道:“干什么?!”

明春水嗤的一声笑了,懒懒说道:“你怕什么,不诊脉如何知晓你中的什么媚药,是否能解?”

他翻开她的衣袖,将修长的指放在她滚烫的手腕上,边诊脉边不忘调笑道:“这么细白纤细的皓腕,竟也有人信你是男子?!”

都到什么时候了,他竟然还在调戏她。

瑟瑟咬唇不答,只用忧虑的眸光瞧着他,问道:“怎么样?我中的是什么媚药,可有解?”

“不是普通的媚药!”明春水语气低沉地说道。

“啊?!”瑟瑟心中一沉。

“不过要配出解药也不难!”明春水低笑着说道。

“真的?太好了!”瑟瑟忍不住笑道。他就知道,以春水楼的势力,不可能连区区媚药也解不了。

“但是,就算配出来也不管用了。”明春水继续说道。

“为什么?”好不容易放松的心,再次被吊了起来。

“因为你用内力压制媚药了,中了媚药,最忌内力压制,那样药力便会反弹,循着血液巡遍全身。而你,不止一次用内力压制药力,是以,现在你的媚药已无药可解了!如今,只有一个法子,那便是……”接下来的话,明春水没有说,因为两个人都已经心知肚明。

“或许,我可以帮你找一个男人!”明春水环臂在胸,灼亮的眸光极其悠哉地凝视着瑟瑟。

找一个男人!

瑟瑟闻言,黛眉微颦。

她虽然已经十八岁,但还没有真正爱过。对于她名义上的夫君夜无烟,她对他,曾有着极深的好感,但是,还不曾成长为爱情,就被他的无情摧残。对于风暖,她曾对他有着极深的同情,她很享受和他在一起的随意,但那也不是爱。

她不会去找这两个男人。

她虽已是已嫁之身,但仍是清白之身。她更不可能随意去找一个陌生男人同床共枕。她的清白之躯,曾经,她是幻想着能在洞房之夜,交付倾心的爱人。可是,事情怎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伊盈香!她不会放过她的!

瑟瑟缓缓从卧榻上站起身来,望着白衣飘然的明春水。她曾与他琴箫合奏,琴声箫音是那样合拍;她曾和他棋局对弈,方寸之间,棋逢对手。最伤心痛苦时,他曾给予她温暖;最蹉跎无助时,他曾给予她信心。

他说,他一直在等,等一个令他欣赏令他倾慕可以和他比肩的女子。她又何尝不是?她也在等,等一个令她欣赏令她钦佩可以和她比翼双飞的男子。他是春水楼的楼主,江湖上也有人称他是魔教教主。但是,她不在乎,她现在只喜欢他这个人。如果一定要她找一个男子解毒,她只选他!

压下心头的灼热,瑟瑟抬头轻舒一口气,淡淡问道:“一定要找一个男人吗?”

“不错!”明春水淡笑着说道,声音慵懒得不像话。

“好,如果一定要这样,那我只选你!”瑟瑟下定决心说道。

一股冷凝的气氛忽而在室内弥漫,瑟瑟忽然感到了压迫。白衣胜雪,纤尘不染的明春水,清亮的眸中划过一丝幽寒。薄唇轻轻抿着,似有若无的淡笑挂在唇边。

“你,确定要我为你解毒?难道你就没有别的选择吗?”良久,明春水淡淡说道。

瑟瑟闻言,微微勾起唇角,露出一抹清绝的笑容,只是那笑容里有一股悲哀至极的意味。最好的选择就是夜无烟,她名正言顺的夫君,可是他说这一辈子他都不会碰她。所以,她也不会选他。

“有,但是我只选你!”瑟瑟仰头望着他。

明春水眯着眼,眼眸幽深,好似蕴藏着无穷无尽的深邃。看不出,他心里到底是乐意,还是不愿。

“你甚至不知我生得怎生模样,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你也要选我?”

瑟瑟点点头,轻声但坚定地说道:“就算你奇丑无比又如何,我欣赏的不是你的容貌。”

“可是我很在意呢,我可不愿和一个戴着面具的女子……”明春水的话还不曾说完,瑟瑟便伸手一点一点揭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了她的真面目。

她选了他,不只是为了要他为她解毒,她还会将一生交付他。所以,她对他坦诚。

红红的烛火摇曳着,映出瑟瑟那张清丽的容颜。

因为媚药发作的缘故,白皙的脸颊隐隐透着两团嫣红,清眸中没有往日的冷然,却含着两汪秋水,显得一双丹凤眼格外妩媚动人。媚药,使她的容色极浓烈分明,眉黛眼黑,肤色白而剔透,红唇艳丽,清丽与娇媚这两种不同的气质在她的身上交融。

此时的瑟瑟,美得动人心弦。

明春水的眉端细不可察地微微一凝,深黑的眸中涌过一阵阵汹涌的波涛。

“纤纤公子,果然美极。”他低低说道,无风无浪的声音里听不出丝毫情绪。可是,瑟瑟却觉得他的语气似乎并非单纯的称赞她,好像,带着点儿咬牙切齿的意味。

滟滟红烛,在他温润的面具上涂下深深浅浅的光影,使他看上去有些黯然。

瑟瑟敛眸,不去看他动人心魄的眸光,一颗心惶惶地跳动着,静静等候他的回答。

可是,他却不再说话,不知是在沉思,还是在犹豫。屋内静寂如死,一片空茫。媚药发作的灼热,令瑟瑟的呼吸有些沉重,一声声喘息好似一只只透明的蝴蝶,在寂寂室内,妩媚地翩舞。

等了好久,依旧没有答案,瑟瑟敛下心头的失落,悄然抬眼。看到明春水一尘不染的白衣,领口绣着淡雅的花纹。眼光再悄然上移,那颗失落的心,突地一大跳。

她的眸光和他的眼神撞个正着。

他在看她,一直在看她,看了半天的样子。眸光炙热深沉,被她这么一盯,所有的情绪都化为乌有,他忽而转身,缓步离去。

明春水并不想要她!

瑟瑟心中一沉,挫败的感觉好似一把弯刀,在胸口一刀刀剜出个空洞,空落落的孤独感从空洞灌入,一点点地将她淹没。

她凭什么认为他会答应替她解媚药呢?他曾经说过,他没有侍妾,甚至连妻妾也没有,他说他一直在等一个能和他比肩的人。这样的男子,如此纯情,他怎么可能随便为别的女子解媚药?

虽然有些失落,但,这样的明春水,反而更让她欣赏,更让她心仪!

瑟瑟盈盈浅笑,浑然忘记了此时她身中媚毒,濒临死亡。

她盯着那道白影,渐行渐远,临近门口,却见他忽而定住了脚步,似乎再也挪不动的样子。果然,他蓦然回首,看到瑟瑟唇边潋滟的笑意,忽地又转身,又走了回来。走得飞快,一眨眼就到了她眼前。

蓦地将她一抱,瑟瑟仰头,对上他复杂的眸光,炽热中有一丝挣扎,很矛盾很纠结。他伸手,将她鬓边的乱发拂到耳后,手指再慢慢下滑,抚过她白皙的脸颊,嫣红的唇。

然后,好似下了决心般,打横抱起她,大步而稳健地走入内室,一阵天旋地转后,瑟瑟被放到暖软的锦褥上。

他的犹豫和挣扎,都看在瑟瑟眼里。

他是一个好男人,终究还是心软,不舍得她被媚毒折磨至死。

纯情又善良,风趣又温柔,霸气又优雅,这样的男人,正是她要找的良人。

纱帐随着他衣袖轻挥间,飘然而落。胸前一凉,瑟瑟身上的青色外衫从他手掌下飘落,然后是白色的内衫,浅粉的兜肚儿,白色的亵裤……一件件衣衫,静静地堆落到地上。

在情欲面前,这些华美的衣衫,不过是一件件障碍。

瑟瑟静静躺在锦褥上,媚药的作用下,她一副慵懒娇软的样子,身体上方,是他挺拔俊美的身躯。

他俯身,唇落在瑟瑟的脸颊上,继而一路向下,避开她的唇,吻向她柔美的颈,酥软的胸。

他没有吻她的唇,就如同那日风暖在香渺山轻薄她时,也是避如蛇蝎般地避开了她的唇。吻唇,是男人对心**的爱怜。而她,不是他心爱的女子。

如雨点般的吻,好似火种,点燃了她体内的媚药。那股烧灼的热力,再也无法控制,在瑟瑟体内乱窜。她的身子,她已无法控制。娇躯轻颤着舒展,好像带露的清荷,一瓣瓣绽开。

头脑昏昏的,她什么也顾不上想了。

迷蒙中,她看到他凝视着她的眸光,那么深,闪耀着如梦似幻的光芒,还有一丝难以言语的复杂情愫。似乎是怕情感泄露,他忽而伸指一弹,熄灭了室内的烛火。

黑暗中,无尽的缠绵。

痛楚袭来,瑟瑟倒抽了一口气,两滴清泪从眼角缓缓滑落。她明显感觉到明春水身子蓦然一僵,然后,他俯身,温柔地将她眼角的泪吮干。

痛楚带着甜蜜甘美的缠绵中,人世间的熙熙攘攘的一切似乎都已经飘然远隐,没有风没有月,没有恨没有怨,似乎只有他和她。

欲生还死,欲癫还狂。让初谙情事的瑟瑟,心中一阵迷惑,一阵慌乱。

瑟瑟几乎要沉醉其中,直到手指偶然触到他脸上的面具,那看似温润的玉质面具,竟有那样冰凉的触感。她的心,忽而一凉。

他们就像两尊没有感觉的泥人,一起打破,用水调和,从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然,泥人就是泥人,融合了身子,而心,却依旧没有融合。

缠绵再缠绵,也终有星流云散的时候。当瑟瑟体内的媚药终于解掉,她听到他缓缓起身穿衣的声音。

“你好好歇着,如若有事,就唤小钗进来!”他低沉喑哑的声音,在黑暗中,很温柔很缠绵。

“好的!”瑟瑟抬眸,黑暗中,一双清眸清澈得不见一丝阴影。

他起身毫不留恋地离开,水晶帘叮当作响,好似玉碎,敲击着瑟瑟的心。

“多谢你!”瑟瑟轻声说道,声音含笑无波,一字一字都咬得很清楚。

明春水的背影明显一僵,伫立片刻,飞速离开,云袖飘飘,不带走一片云彩。

小说《盗妃天下》 第九章 缱绻无情 试读结束。

盗妃天下

盗妃天下

作者:月出云类型:言情状态:连载中

大大这本书写的很好呢。作品生动有趣,情节跌宕起伏。写了一个被丈夫背叛的女人遇到自己真正的白马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