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乱世殇雄》小说章节在线阅读 乱世殇雄在线阅读

时间:2019-04-06 12:26:17编辑:夏国栋

该小说名字叫做《乱世殇雄》,小说讲述敬威郁雪之间的故事,邀您一起阅读主角是敬威郁雪的小说,拍案叫绝 ,欢风华丽,悬念重重,值得一看,文笔犀利,人物个性鲜明,笔酣墨饱,实力推荐,敬威郁雪为主角的小说叫《乱世殇雄》,主角分别是敬威郁雪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乱世殇雄

推荐指数:10分

《乱世殇雄》在线阅读

《乱世殇雄》 第八章 何以为国 免费试读

“末将来迟,请少主赎罪!”庞德看到屋内狼吞虎咽吃着米饭的敬智同样长舒了一口气,翻身下马道。而红昌的父亲不禁用怪异的眼观看了看敬智。

当然同时敬智也已经感受到了。毕竟经历这许多应该恨透了官府的人。虽然嘴上没说,但敬智还是明白的,他已经对自己再无好感。

庞德言罢,便起身与红昌父亲寒暄上前递了些银两道:“些这位老乡救我家少主,这位乃是如今南阳太守刘敬威之弟刘智。小小谢礼,不成敬意。”

南阳太守,是庞德在整顿军务间,徐璆夸下的海口,庞德也就索性用上了。

而红昌的父亲听到‘南阳太守’四字时不由脸色大变、咬牙切齿起来,庞德刚转生欲接走敬智却感到背后传来了一阵杀意遂极速按剑以待。这时敬智才发现庞德右臂似是有伤,几滴血水顺着指尖淌在剑刃上。

红昌的父亲在听‘南阳太守’四字的一瞬间,确实难以自制,幸亏红昌及时察觉到不妙到父亲身旁拉扯了几下父亲。方才使他不做傻事。

红昌的父亲当然知道,南阳太守早已换人,而且即使未换自己也无济于事。但心中的怒火重来不是理智的。

虽然回过神来,但依旧没有好脸色的对庞德说道:“哼!收起你的臭钱吧!带着你们的小少爷,滚远点!”,庞德虽然不是那种彻头彻尾的莽夫但好歹是一个身怀绝技的武人。而且所带部队也皆是一帮血气方刚的青壮年,哪里受得这种窝囊气?

帐下士卒都憋红了脸,其实若领队的不是庞德而且敬智在旁边看着,他们早就已经一拥而上给那不识好歹的刁民一点颜色了。而背着身体的庞德同样气的须发上扬,抓握剑柄的手更加用力了几分,血流淌的速度也随之加快。

而红昌的父亲却带着红昌大门重力的一合,极为的无礼,庞德的额头不由青筋密布。这也难怪,毕竟自己一片好心,给对方些银两。对方非但不收还百般侮辱,任谁也受不了。

就在庞德方欲发作时,敬智走上前来说道:“庞将军算了吧。他也有他的苦衷,我们回去吧,路上我和你讲。”庞德虽恼火但还是明白此刻将敬智安全送回才是要事。便领着重士卒带着敬智疾驰而回。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在回去的路上,敬智将红昌父母的遭遇复述了一遍,众士卒不由听的稀里哗啦的。庞德听罢,则沉默许久。最后只能感慨一句:“仁者爱万物,而智者备祸于末行,不仁不知,何以为国?”敬智年幼听不懂,众士卒多目不识丁不解其意。甚至吹捧到:“庞将军好文化!真乃儒将也!”庞德不由苦笑摇头,庞德这话若是于帝都中被哪位文人听去了,添油加醋一翻便足以要了庞德的命。

“对了,庞德你的伤是怎么回事?”敬智问道。

“有劳少主操心,此乃庞德先前山上寻少主时,正遇一功夫了得的豪侠,与之争斗所伤。无伤大雅。”庞德不由露出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说到。这倒令敬智感到惊奇了:“还有人能伤你?快说说!”,庞德看着敬智一脸兴奋的模样,又看看自己的伤口不禁哑然……但还是回忆了起来。

庞德当时恐敬智落入贼人之手,便四处打探,四方可有贼人掳掠孩提,恰巧得知伏牛山有一贼窝昨日下山抓人充当劳力,倒是有抢了不少孩子。庞德一时着急,也不细问就带人入山。

庞德对于自己的身手自然是有着十足的信心,至少对付一下这些小贼还是绰绰有余的。起初事情和庞德想的一样。在张扬的杨字大旗下,虽然有千来人但不过一翻乌合之众,在庞德的实力和威压下竟毫无还手之力。

将贼众打服之后,庞德便大吼道:“尔等贼子,聚众扰乱朝纲,害我大汉子民!今可尚且饶尔等一命,将所获之人全数交出各自自首。”通常剿匪杀的杀,抓的抓,要求匪徒自行去自首的怕是前所未有。不过毕竟庞德来的目的不是要剿灭他们,只是为了带着敬智罢了。

当庞德以为对方会乖乖听话时,寨墙上似是贼首模样的人突然喊道:“公明何在!”话音刚落,庞德便听见金属划地的声音。随后一手持大斧的威猛大汉冲了出来,刚才还鸦雀无声的贼众忽然欢呼雀跃,连声喊着:“徐公明!徐公明!……”显然对这汉子极有信心。汉子看着军纪涣散的自家部队不由眉头紧锁,一声叹息之后,便面向了庞德。

很明显,两者都对自己的实力极为有信心。庞德也急于救人,不多说废话甚至于最基本的试探也省去,操起截头大刀便近身上前,汉子使长斧动作略显拙慢,而庞德的截头大刀虽然同样为长武器却比一般的刀短一截,刀背厚上许多。在瞬间庞德便已经寻得优势,知长斧近处难以抵御,于是手握刀柄前端将长刀做短刀用,欲一招结果对手。

汉子见来人一翻动作,幡然醒悟知是高手,遂不敢怠慢。用长斧支地,压下身来方才惊险的躲过了庞德一刀。庞德见一招不成,遂将大刀在周身一转便又直劈向那汉子。汉子方才定下神来,又见大刀将至,也不要斧支撑了,横起大斧挡住了刀斩。身体却因庞德的刀劲重摔于地。

在庞德看来这一下足以分出胜负。暗想:“这贼子虽有些本事,但矮子群里挑高个,仅此而已了。”看着众贼面若死灰,庞德方欲发话却感到下方传来一阵力道自己的刀竟被抵开了!

只见那汉子双手发力推开庞德的刀后,一个翻身单手撑地立了起来,向着庞德扬起一阵沙土。庞德一时失了目标,看着汉子先前的身手不敢懈怠。挥舞起大刀令周身密布刀网,只待对手攻来。汉子在沙尘间见庞德刀法精湛,知晓只有施展一招的机会。遂聚起浑身力气,直劈庞德。

庞德周密的刀法,自然抵挡住了那汉子的攻势,但那力道却令庞德吃紧,刀柄上的颤抖便已令虎口破裂。这一刀的按压,竟让庞德左臂感到酸乏难以使劲。庞德也顾不上手伤,连忙去查看那汉子。只见大汉此时已然气喘吁吁但也抓住机会准备挥来第二斧,庞德也不多加考虑忍着痛与大汉的斧碰撞在一块。

“梆!”随着金铁交撞声,刀斧同被震开。此时,双方终于有喘息的空闲。在一翻交手后,庞德终于正视对手说道:“吾,刘敬威帐下西凉庞德,庞令明。敌将报上名来!”

“吾,杨奉帐下徐晃!”,徐晃铿锵有力的回到。搭话完毕两人迈着步伐打转,开始了最基本的试探。这时高站在寨墙上的杨奉却发话了:“徐晃!你怎么回事?连这无名小将都拿不下!”,杨奉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令庞德都嗤之以鼻。

徐晃也因杨奉的话语分了神,大感不妙,回过神来庞德却并没有如想像中一样抓住机会扑杀过来,而是等着自己重新拉开架势。不由心生敬意,遂不理会杨奉的絮叨专心与庞德交战。

为了以免他人打扰,俩人有意将战场越拉越远。再确保常人听不见之后,徐晃因挡住庞德一招重斩而踉跄的退后了几步站稳后却大笑道:“许久未曾杀的这样痛快了!快哉!快哉!”百来回合下来,徐晃由先前能够平分秋色到现在渐显吃力。但却依旧没有放弃的意思提着大斧又冲了上来,看样子是在这山林里憋屈了许久了。

庞德却不急于交战,在金铁交加中抵住徐晃的攻势说到:“徐壮士这般骁勇,何故屈居草莽?何不随我家主公?”,听罢徐晃的动作显然放缓了,但没过多久就又将力道加了上来说到:“吾虽有心报效朝廷,然杨公对吾有知遇之恩,君勿复语。”

徐晃都已经如此说了,庞德自然不会死缠烂打。又是许久的刀光剑影,双方都未曾想过死斗伤口倒也不多。只是庞德一直占据优势,徐晃疲于防守体力已经渐渐透支。

而太阳也已然西下……逐渐昏沉的天,令满脑子想着救人的庞德心浮气躁,这自然逃不过徐晃的眼睛。为了趁早救回敬智,庞德急于求成抓住徐晃的一个空挡便积聚浑身气力截腰横劈向徐晃。

但那所谓的空挡,似是徐晃有意卖的,只见徐晃竟然放松下来任凭无力的大斧撞上庞德重击而来的刀……接触的一瞬间,徐晃嘴角和虎口处的溢出了鲜血,但随着“砰!”的一声巨响。

徐晃的斧头借着庞德的劲力倒转而来,再反转时徐晃亦然积聚浑身力量顺势劈向庞德。庞德也不慌张,再次发力挡住了这一击,随着虎口和嘴角处溢出的鲜血中庞德才恍然明白,“其中有半数的力量全来自于自己。”

而思虑间大斧又来了,徐晃这时说到:“庞将军,你大意了!”,庞德吃了前一斧的亏,不敢硬接,于是以刀支地后仰躲了过去。庞德其实已经意识模糊,后仰之后再难以坚持倒了下去,在倒下的前一刻却看见徐晃也已然倒了下来。

双方的部队,正欲上前急救一下主将,但两人却都拒绝了,正互相挣扎的爬了起来。庞德先行爬起来后,恍恍惚惚的站着步伐。

不过数秒,徐晃也站了起来却不急于拉开正阵势,说到:“如今吾等二人欲杀死对方难上加难,不若各退一步。你带走俘虏,我们继续过我们的日子不要来叨扰我。”虽然庞德于徐晃都已经精疲力尽,然而士兵们依旧畏惧他们的实力不敢阻拦,而高处的杨奉铁青着一张脸,眼眶红肿的死盯着徐晃看。

一翻探查发现俘虏里并没有敬智,不久后,传令兵才将敬智在村落的消息传来。带着士卒急匆匆的走了,卷起阵飞尘。

乱世殇雄

乱世殇雄

作者:罔生类型:武侠状态:连载中

不错不错,本书非常好看,文笔极佳,情节有序,故事跌宕起伏,没有主角光环,感情线细腻,对每个人物的刻画都很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