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予你婚时心欢喜》夏时悠顾仲谦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夏时悠顾仲谦章节目录精彩章节

时间:2019-08-07 18:34:34编辑:潘智阳

小说文理通顺,荡气回肠,酣畅淋漓 ,剧情饱满,提供夏时悠顾仲谦小说阅读,主角分别是夏时悠顾仲谦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该小说叫做予你婚时心欢喜,该小说男女主是夏时悠顾仲谦,《予你婚时心欢喜》是言情小说的小说,在这里可以阅读夏时悠顾仲谦的小说,该小说叫做予你婚时心欢喜,...

《予你婚时心欢喜》 010不讲理的季家人 免费试读

“婚……婚房?”夏时悠傻眼了,她脑子有片刻空白,不敢相信,只觉得是在做梦。

婚房?他们的婚房?谁说了要跟他住在一起了?

“我不住在这里,我在学校宿舍住得好好的。”夏时悠一口拒绝,同时表情也几分严肃,总之她态度十分明确,她不想住在这里。

最重要的是,她不想跟他一起住在这里。

“这件事情,由不得你。”顾仲谦锁了车,牵起她软绵绵的小手道,“走吧,一起去我们的新家看看。”

“我不去!”夏时悠不肯,死死抱住旁边的大树,真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来。

顾仲谦侧眸看着她,脸也故意冷了几分下来,只微沉着俊脸问:“到底听不听话?”见她使劲摇头,小脑袋跟拨浪鼓似的,顾仲谦道,“夏小姐,我们在民政局领了证,现在是合法夫妻。丈夫和妻子住在一起,你觉得不正常?要是不想把事情闹大,麻溜下来,跟我上去。”

这些年过去了,她的性子真是一点都没有变,软得像一团棉花。

他跟以前一样,拿捏得准,知道她在乎什么。几句重话一说,果然,就见她乖乖妥协了。

顾仲谦牵着她手,把她拉到怀里来搂着,然后两人一道上楼去。

这里是高档住宅区,顾仲谦在这里早置有不少产业,刚好年前新装修了一套楼中楼,本来就算不领结婚证,他也是自己一个人要住进来的。临时找人把房间都重新布置了一下,床单换成了大红色,屋内也精心布置后,有那么些婚房的意思。夏时悠进来的时候,看见这样的装修摆设,险些哭了。

他这是什么意思?领证,不就是为了不让她跑路不还钱吗?现在这算是怎么回事?

“那个……我住哪个房间?”夏时悠手抖身子抖,心中隐隐有些猜到了这个变态会怎么说,不过她不死心,心里还存着侥幸,祈祷他有洁癖,不喜欢跟她同屋同床。

“夫妻要睡一张床。”顾仲谦淡漠开口,脱了西装,扔在沙发上。

夏时悠腿软,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连连退了两步。

“你……想……干什么?”夏时悠一双眼睛左右瞟,已经做好了跟他大打一架的准备了。

可是想想又觉得泄气,他人高马大的,自己哪里会是他的对手啊?万一他真怀了不轨之心,可怎么办才好?

夏时悠正胡思乱想中,包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连忙回了神,掏出手机来看。见是自己妈妈打来的电话,吓得手一抖,险些把手机掉在地上。

偷偷瞄了眼坐在一边捧着报纸看的男人,夏时悠走到一个角落去,按了接听键。

“现在在哪儿?马上给我回来!”夏时悠还没有来得及开口,那头便是一阵劈头盖脸怒骂,“夏时悠,你现在本事了,啊?季凡多好的孩子,他家有钱,对你温柔又体贴,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来?哎呦,我的老脸真是给你丢尽了!你个死丫头,书别念了,趁早麻溜给我滚回来!”

“妈……”夏时悠有气无力喊一声,后面想说的话还没有说出口,那头电话就挂断了。

“出了什么事情?”顾仲谦俊脸从报纸后面抬起,英挺的眉轻蹙,表情颇为严肃的样子。

夏时悠此刻已经再没有心情跟他闹了,心思早飞回了家去,想着妈妈刚刚说的话,她就晓得,妈妈肯定什么都知道了。可是她跟季凡分手,明明不是她的错,妈妈为什么要这样骂她呢?

“我家里有事,我妈让我回去一趟,我得先走了。”夏时悠有些慌张,匆匆把手机塞进包里,转身就要走。

“你住在哪儿?我开车送你。”见她表情不对劲,顾仲谦也收起了逗弄她的心思,将报纸搁下,站起身子来,够了搭在沙发上的西装套上,大跨步走到夏时悠身边,健硕手臂轻轻扼住她纤细的手腕。

整个动作,犹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等夏时悠反应过来,他已经走到了跟前,夏时悠坚决摇头拒绝:“不行!你不能出现,我不能让我妈知道你。”

顾仲谦明白她的意思,倒也不过分为难,只笑笑道:“告诉我住在哪儿,我就近把你丢下。”他抬腕,看了看时间,又道,“我刚好还有一个小时时间,送你回去后,公司还有事情。”见她还是站着没动,仿佛在犹豫一般,顾仲谦耐着性子说,“你没钱,要你打车回去就像是要你的命,挤公车,会不会耽误时间?别再想了,走吧。”

“那谢谢。”夏时悠没再犹豫,转身跟着他走了。

上车后,夏时悠把自己家里地址告诉他,然后一直安静坐着不动。

顾仲谦原也不是多话的性子,见夏时悠不说话,他也只沉默开车。过了会儿,夏时悠回了神,左右望了望,这里已经进入到老城区了,街道很破很旧,四处又脏又乱。

“不必开车把我送进去了,就随便找个地方把我丢下就好。”夏时悠既怕这里的脏乱会脏了他豪车,也怕会被熟人看见。

顾仲谦没说话,熟练地打了方向盘,车子在路边停下。

“谢谢你。”夏时悠礼貌道谢,想开车门下车,却发现车门锁着了。

顾仲谦把一串钥匙递给她,英俊的脸上依旧没有一丝笑意,黝黑眼眸轻轻扫过去,声音低沉浑厚:“钥匙拿着,就这几天,搬过来跟我一起住。夏小姐,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

他俊颜冷沉,表情严肃,的确不是在玩笑。

夏时悠看了他一眼,又垂了眼眸,目光落在那串耀眼的钥匙上。想了好一会儿,才缓缓伸出手去,把钥匙接过来。

“我也有一个条件。”接过钥匙后,夏时悠鼓足勇气,抬眸,严肃又认真地看着眼前男人,“我要一个人睡一间房。”

顾仲谦没有说话,只是开了副驾驶座的门,让她下车。

夏时悠呆了呆,摸不透他在想什么,只能先乖乖下车去。站在路边看了会儿,直到车子不见了,她才转身往家去。

“你个死丫头!你还晓得回来?”白凤站在门口,一手拿着扫帚,一手拎着搓衣板,见女儿回来了,大吼一声,就怒气冲冲朝她冲了过去。

“妈!你干什么?有话好好说。”夏蔷薇从屋里冲出来,一把抱住自己妈妈,然后给妹妹使眼色,“时悠,季凡妈妈在。”

夏时悠心中冷笑,她真的是高看季凡了,自己劈腿在先,现在竟然还恶人先告状?

“妈,我跟季凡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夏时悠有些无力,她现在身上背了一身的债,又招惹上了那么个阴晴不定的怪人,她跟人家领了证,往后还得搬过去跟他一起住,想起这些糟心的事,夏时悠便觉得,季凡劈腿那点事,真就不算什么了,“妈,是季凡背叛了我,他劈腿,跟别人好了。”

“时悠啊,做人得有良心,不能你自己做错了事情,却把脏水只往我家小凡身上泼。”说话的人是季凡妈妈,刚刚一直坐在屋里,此刻已经走到门口来了。

夏时悠懂礼貌,看到她,喊了一声季伯母。

沈红琴女士一头时髦的卷发,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衣着时尚得体,看夏家一家人,也是不拿正眼去看。

随意瞄了夏时悠一眼后,沈红琴轻蔑道:“你们的事情,我大概知道一些,时悠,你怎么恶人先告状呢?是你自己先做错了事情,我家小凡这才要跟你分手的。你们早就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了,他找别的女人,也正常。时悠啊,伯母是看着你长大的,你也是名牌大学的大学生,自己不检点,也别拖别人下水啊。”

“伯母,您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夏时悠虽然平时瞧着性子软,很好欺负的样子,不过真正被惹急了,她也不会任人宰割。

沈红琴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甚至让小儿子去攀林家千金,也是她的主意。不过,就算自己儿子有错,她也是不会承认的。自己儿子那么优秀,季家如今蒸蒸日上,又怎么能是夏家这样的穷酸人家攀得起的?

“时悠,今天伯母来呢,不想吵架,也不想闹得大家都难看。既然你跟小凡已经断了,那就断得干净些,以后别再纠缠不清。”沈红琴摆出一副瞧不起人的样子,摇摇头,“你也别再去小凡他大哥公司闹了,还有你大哥,你大哥我也给你带回来了,以后找什么工作,跟我们季家没有关系。”

夏时悠此刻算是看清楚了季家母子三人的真面目,她气得攥紧了拳头来。

“伯母,您儿子半年前就劈腿了林氏千金,前两天被我撞破,才分的手。这段感情中,季凡才是背叛者。这是其一,其二,分手后,被污蔑的人是我,不是您儿子。”夏时悠还算冷静,一字一句说完后,下了逐客令,“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您就请回吧。”

沈红琴冲夏时悠笑了笑,没有再说话,夹着小挎包就走了。

“时悠,真是季凡那小子劈腿了?”夏蔷薇一把扯住妹妹胳膊,便是脸上化着浓妆,也瞧得出她在生气。

夏时悠点了点头,又说:“季凡哥哥的公司想要上市,应该需要林氏集团资金上的协助,所以……”这些是早上在万辉科技的时候,她听林筱雅亲口说的,应该不会错。

“真是畜牲玩意儿!”夏蔷薇脾气火爆,攥紧拳头,“不行,我找他算账去。”

“姐!”夏时悠拉住她,“算了,别再闹了。我也想明白了,或许这是迟早的事。”她看向一直站在一边沉默不言的母亲,斟酌了一番,说,“妈,过两天校园招聘要开始了,我一定找份好工作。”

白凤没有说话,只是把扫帚跟搓衣板扔了,自己进屋去。

“姐,我一会儿有家教,先走了。”夏时悠说。

“等等我,我也是上着班被喊回来的。”夏蔷薇冲进屋里拿了包,然后挽着妹妹手一道出去。

小说《予你婚时心欢喜》 010不讲理的季家人 试读结束。

予你婚时心欢喜

予你婚时心欢喜

作者:林疏桐类型:言情状态:已完结

文笔超好!和别的小说不一样,这本书感觉很新颖!人物描写细腻,反正是我很喜欢的一本小说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