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情痕难断》(孟初夏盛寒深)小说阅读单一 孟初夏盛寒深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时间:2019-08-10 07:14:56编辑:苏菡卿

提供孟初夏盛寒深小说阅读,无可挑剔,内容扣人心弦,孟初夏盛寒深为主角的小说叫《情痕难断》,这里提供情痕难断小说阅读,名字叫做《情痕难断》的小说,单一原创小说《情痕难断》讲述了孟初夏盛寒深之间的故事,结局文风细腻,内容扣人心弦,笔底烟花,荡气回肠,...

情痕难断

推荐指数:10分

《情痕难断》在线阅读

《情痕难断》 第十一章:最残忍的方式 免费试读

孟初夏的脑海里面不停的闪现着曾经盛寒深那一声一声深情的呼唤。

她还记得第一次盛寒深这么叫自己,是那一年夏天他们初识的那个晚上。

她在大一的时候就知道了盛寒深,记事本里面满满的都是关于盛寒深的照片。那一天晚上,她大四,那是她如此那么近距离见到盛寒深的第一天。

昏黄的路灯下,没有了白天的炎热,一阵一阵的凉风吹过。盛寒深站在黑色宾利的车边抽着雪茄,眉头紧触,似乎是有什么烦心事。

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迈着自己有些颤抖的步子走近了盛寒深,她伸出自己的双手一点一点的抚平了盛寒深紧皱的眉头。

那一刻,她的心几乎都快要跳出来了。直到放下自己的手,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冲动。

但是转身想要逃离的那一刻,盛寒深一把就拉住了她的手,“你叫什么名字。”

直到此时此刻,孟初夏都依然记得清清楚楚。那是盛寒深和她说的第一句话。那一刻,盛寒深手上温热的触感,仿佛一下子就让孟初夏的心温暖到了心底。

她不知所措,有些紧张,语气都跟着发颤,小心翼翼的开口,“我叫孟初夏。”

“初夏,好名字。”盛寒深眸子微微流转,眼底划过一丝令孟初夏捉摸不透的情绪。

那是盛寒深第一次叫她的名字,好听又充满了磁性。“初夏”那两个字从盛寒深的唇瓣溢出,像是一支动听悦耳的曲子。第一次她觉得自己的名字是那么的美好。

也是那一晚,她跟着盛寒深回了盛家大宅。她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鬼使神差的上了盛寒深的车,也不知道后来怎么鬼使神差的**着身子躺在了盛寒深的身下。

只记得仿佛是死后重生一般的疼痛,她才回过神来,挣扎着想要拒绝。

可是后来就是盛寒深那一声一声的初夏,像是对自己施了催眠术,施了迷幻剂一般,让自己忘记了疼痛。让自己彻彻底底的成为了盛寒深的女人。

那一晚,盛寒深略带薄茧的双手抚过自己的身体,那一下一下让自己颤栗的触感,直到此时孟初夏都经久不忘。

如果可以,孟初夏多么多希望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停留在回忆中。

直到盛寒深一步一步的向自己逼近,她才恍然回过神来。

刚刚回过神来,孟初夏顿时就被盛寒深腾空抱起去了主卧。

盛寒深的眼底划过一抹心疼,还有深情,但是转瞬即逝。孟初夏再一次对上盛寒深的眸子的时候,依然是一片冰冷。

怎么可能?这个男人如果对自己还有深情,又怎么会去娶别的女人。

直到孟初夏被盛寒深压入身下的那一刻,身子上方沉沉的重量压下来,孟初夏才挣扎着反抗,“盛寒深,你已经和林馨然结婚了。我跟你现在没有任何的关系,你放开我。”

盛寒深手上的动作一顿,没有说话,转而粗鲁了起来。丝毫没有放过孟初夏的意思。

孟初夏不断的挣扎着,却无奈双手被盛寒深禁锢在头顶,只能任由盛寒深一件一件褪去自己的衣服,直至最后的遮挡,**。

那双略带薄茧的双手,几下撩拨,轻而易举的就将孟初夏弄得气喘吁吁,脸色绯红。似乎盛寒深是故意,带着惩罚一般折磨着孟初夏。

唇落在孟初夏的肌肤上都是一阵疼痛,一个一个血红的印记不一会就遍布了孟初夏的全身。

孟初夏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挣扎,可是最终也没有挣扎开来,

最后孟初夏停止了所有的反抗和挣扎。

盛寒深放下了自己禁锢着孟初夏的手,对于孟初夏忽然停下的反抗,有些诧异,他抬头看向孟初夏,只见孟初夏的眸子里面一片绝望,仿佛此时在受着非人的折磨和侮辱。

盛寒深刚准备站起身,忽然,电话响起,是林馨然打来的。

电话持续的响着,盛寒深还是接了。

“寒深,你在哪里呢?什么时候回来。”电话那端林馨然娇柔的声音清晰的传入孟初夏的耳朵。

“我马上回去。”

盛寒深接通电话只说了一句话,就挂了电话。然后从孟初夏的身上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和衬衫,转身离去。

孟初夏就那么静静的**着身子躺在床上,狼狈不堪的自己与面前那个衣着光鲜亮丽,干净整齐的盛寒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和莫大的讽刺。

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孟初夏才缓缓的侧过身子,紧紧的抱着自己,像是一个熟睡时不安的婴儿。泪一滴一滴的滴落在枕头上,这一夜,似乎比那一晚听到盛寒深要和林馨然结婚还要难熬。

她控制不住的想着盛寒深回去之后会和林馨然种种的甜蜜,和如胶似漆。似乎觉得周围的空气都是那么的压抑,仿佛自己身处氧气稀薄的高原。一不小心就会窒息而死。

第二天早上醒来,孟初夏整个人精神状态都不是很好。她走进洗漱间,看着镜子里面那个面容憔悴的自己。双手抚上了自己的肚子,这个孩子如果真的生下来,是不是才是对这个孩子最残忍的方式。

孟初夏回过神来,匆匆上了妆。下了楼,随便吃了几口早餐,就去门口换鞋准备离开。走到门口鞋柜的那一刻,看到那双王妈早已经准备好的平底鞋,心里面还是一抽一抽的疼。

只是现在她今天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给自己心疼了,今天周五,上午是自己所剩下的最后的时间了。如果今天上午稿子出不来,那么下午就没有办法开会。而周一上午,华宇集团的人就会来了。

走出客厅,管家老陈早已经将小Polo开了出来,孟初夏上了车朝着公司疾驰而去。

孟初夏到公司的时候才早上七点半,整个设计部的人几乎都还没有来。

孟初夏走进自己的办公室,看到昨天那寥寥几笔的手稿,开始聚精会神的创作。

其实这个设计稿,她原本早就已经有了灵感,并且早就已经进行的差不多了,就剩下这最后一张的主稿,只不过昨天自己因为受了林馨然的影响。

不得不承认,孟初夏的设计天分真的是很高。轻轻几笔跃然纸上,整个设计的主线都出来了。

只是孟初夏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刚刚将手稿赶制出来,正准备整理到电脑上的时候。忽然林馨然闯了进来,“孟副总监,今天下午华宇集团的人会提前来。”

小说《情痕难断》 第十一章:最残忍的方式 试读结束。

情痕难断

情痕难断

作者:单一类型:言情状态:已完结

比较客观,分析到位,目前没有重大bug。文笔情节自然流畅。值得一看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