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更新时间:2019-09-02 07:17:51

天际 连载中

天际

来源:花音秋山月 作者:校长是亲妈分类:短篇主角:花音秋山月

该小说名字叫做《天际》,为您提供天际小说,该小说男女主是花音秋山月,校长是亲妈原创小说《天际》讲述了花音秋山月之间的故事,天际小说内容紧凑,为您提供天际小说,《天际》主要讲述了花音秋山月的爱情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花音醒来的时候,雪鹿在逆风处守着她,半边风雪尽数挡去。

花音不可置信地掐了掐自己,无法相信她竟然还活着的事实——然后她一抬头,就看到了冰雪森林中优雅伫立的身影,那浑身皮毛外笼罩的雪色光华如同世间最神圣的守护。

雪鹿,《天际奇兽事典》里记载的高等通灵生物,天生就拥有无与伦比的治愈能力,在盗猎者的捕杀下,几百年前就已绝种。

花音这是第一次见到活的雪鹿,比书上写的漂亮了无数倍,她满心欢喜地爬起来,抱着雪鹿蹭了又蹭亲了又亲,仿佛散架的身体都变得不那么疼了,书上说雪鹿都怕人,这家伙竟然毫无害怕之意,反而拿一双湿漉漉亮晶晶的眼睛望着她,眼中满是亲昵。

花音发现自己原本血肉模糊的双手竟然也受到了治疗,被璃铀腐蚀溃烂的地方正在长出新的皮肉,“是你救了我吗?”她问,说的是天际通用语,也不知道这类高等生物能不能听得懂——结果雪鹿好像听懂的样子,一颗热烘烘的脑袋低下来,轻轻拱着小姑娘的侧脸。

“这算是……天无绝我之路?”

花音平静了一下死里逃生后的激动,伸手抚上雪鹿柔软的皮毛,轻声道:“既然你能救我,是不是可以带我出去呢?我以后会回来报答你的。”

雪鹿蹭蹭花音,又往前走了几步,又回来蹭她。

花音大喜,连忙跟了上去,像是怕她体力吃不消,雪鹿走的很慢,在雪地上留下一串长长的脚印,不多时又被新雪覆盖。

一人一鹿走走歇歇,一路往北,竟没有遇上任何危险。

从黄昏到黎明,大雪不知在什么时候停了,毫无温度的太阳在云层间露出半个,白雪覆盖下的鹿歌森林被染上一层淡淡的鎏金色,如果忘掉在森林深处那无数个生死差错的瞬间,回头望去,整片原始森林竟也是十分漂亮。

这是一个祝福日的黎明。

穿过最后一片矮小的灌木丛,历时五天五夜,花音终于走出了鹿歌森林、得以逃出生天,巨大的喜悦冲散了她一路而来的所有委屈和伤痛,她激动得跪倒在地,颤抖着把脸埋进大捧大捧的积雪里。

荆棘雪地蜿蜒地浮现着她用热血燃烧的足迹,那里烙印着她胸中年少气盛的一腔孤勇所寄。

阔别多年的人间在晨曦光芒里向她张开双臂,那是梦回时她在瀚海青空下踏风起飞的欢喜。

她自由了。

一片豁然开朗的平原村落在花音的视野里徐徐展开如绘卷,金色晨曦下,炊烟袅袅,朝日初升,她被卖到天际省的三年,从未见过这般景致。

这才是人间啊。

雪鹿蹭蹭她,示意她往前走。

花音起身抱它:“你该回去了,森林才是你的家,再往前你就要被人捉走了,你知道你是价值连城的绝种生物吗?我现在的力量根本无法保护你,等我……等我以后变得强大了,我再来接你好吗?”

雪鹿只是不舍地蹭她,还用温热的舌头舔她,花音也不知一连串话它能不能理解。

“你有名字吗?”花音摸摸它的头,“干脆我给你取个名字吧,嗯,就叫旺财,怎么样?旺财啊,你乖,我们来个约定,等我将来足以能保护你了,我一定来接你好吗?那时候你还认得出我吗?”

雪鹿竟然点头了。

看来它对这个名字很满意!花音开心地拍拍它的**:“乖旺财,回去吧,你的救命之恩我一定不忘……”

雪白转身离去,轻盈的身影一会儿就不见了,除了一串梅花蹄印显示出它存在过的痕迹,一切都恍若梦境,梦境中,花音又听到了那阵空灵飘渺的歌声,如她浑浑噩噩昏迷中听到的一模一样。

雪鹿,真的会唱歌呢。

花音脱下身上被灌木刮得稀烂的斗篷,从包袱里取了一件新的换上,又将一头一脸的乱发和污泥仔细打理,一切收拾整齐,她仍然心有担忧,也不知道外面的人都穿什么样的衣服,会不会认出她是流民营地逃出来的人,会不会把她抓走……

花音一边往前走,一边掏出黑市里买的地图册翻看着,地图册是一百多年前的出版物,图上并没有这个村落的记载,事实也与她想的无二,花音走进村落,找了个早起干活的大婶一打听,得知这座小镇名叫日出小镇,是战争之后才建起来的,周边方圆几百里,还有很多类似的村镇,沿着鹿歌森林而建,住的都是些没有被判刑的战争遗孤,以及因为通婚而自愿沦为流民的人,和他们的后代。

由于邻近风雨城,也算受到风雨城里法师们的庇护,许多年来,森林里那些穷凶极恶的野兽从未袭击过这里,这里的治安环境也都和城里无异,在风雨城的清朗法制下,家家户户自食其力,相安无事,即使禁法令、废权令一样贯彻执行,但这里的人们却已过惯了百年来身为普通人的生活,一片自得其乐,安然祥和。

花音找了家饭店,点了一桌子菜,一边犒劳自己的肚子,一边跟着店里的顾客们一起观看墙上的电视节目——在流民营地的酒吧之类的地方也有电视节目,但常年都被地痞流氓们霸占着收看他们喜欢的赛事,和花音几乎无缘。

这算是她在天际省第一次认真观看的电视吧。

电视里正在实况直播风雨城主雨见以满票当选法师领袖的授位仪式。

在天际省,但凡大大小小的庆典仪式,人们都喜欢安排在祝福日进行,实况直播里是一座金碧辉煌的礼堂,礼堂台下聚满了有头有脸的人物,台上被无数的鲜花装饰所衬托,风雨城主雨见,一身白袍,银发及腰,此刻如万众拥戴般站在台上,一本正经地念着天际省法师领袖的即位致词。

演讲内容无非是感谢大家的信任,他将不负人民的期望,继续引领法师风骨,开创新的时代,并促进风雨城和幽暗城、贤者城、婆娑城等法术文化主城地区的永久友好合作关系等等。

花音上一次见到这位城主,是在塞在王尼玛嘴里的报纸上,雨见当选法师领袖……是指全天际省的法师里,最厉害的人吗?

电视里的这个人,隔着电子屏幕粗糙的分辨率,依旧能看出他的脸是那么年轻而沉敛,那么极美又极淡,那张脸上不带一丝一毫的人间烟火气息,也看不出任何关于年龄的痕迹,甚至没有任何情绪起伏,也没有任何即位的决心与喜悦——那稿子通篇念完,都是官话,一听就是别人帮他写好的,全程照本宣读走形式,花音听得有些想笑。

很快她的注意力被雨见手中握着的东西吸引了,那是一根外形奇特的水晶长杖,花音在周围几桌饭客的议论中得知,原来这根长杖全名叫做「威仪大世界法杖」,在天际省法杖排行中名列前五。

花音于是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根赫赫有名的法杖,看得直流口水。

又听了一会人群的议论,她听出来这位城主的群众基础十分庞大,从政绩到实力到长相,都是无可否认的超凡卓绝,周围的人说,天际省两大美男子,雨见占了半壁江山,这饭馆里和花音一样目不转睛盯着电视机的饭客不计其数,不过他们看的都是雨见的面孔,一些小姑娘甚至涨红了脸仿佛多看她们的城主一眼都是亵渎。

花音于是把一块蹄髈啃得咯咯响,从她在流民营地的三年遭遇来讲,她是看不起这个冠冕堂皇的城主的,要不是他的禁法令和废权令,流民何至于过得这么惨,她何至于差点就成了王尼玛的第三十七个老婆,她何至于在野兽嘴里命悬一线。即使过去的流民发动了战争,可更多后来的人都是无辜的,何必一棍子打死啊。

想起隆冬深雪中那些横尸街头的妇女老弱,再想到自己强行使用法术所付出的代价,花音在心中已给雨见判了四个字:万恶之源。

心里这么想着,电视里那道风景也变得难看起来,演讲结束后,台下的记者一窝蜂举起麦克风——

“请问这次选举是否有内幕?据我所知瀚海故土和江湖林都没有参与投票!”

“是啊,你们联盟看不起初空就算了,那南波万可是联盟常委、江湖林领袖,一战里威震天际的巨头,他没到场投票,你们都能作数的吗?”

“作为天际省唯一掌握了大时空术的七阶法师,您能分享一下您对超阶法术的研究心得吗?”

“您当选为法师领袖,是否意味着瀚海领主初空败在了您的手下?”

“初空早就是民间公认本纪元最伟大的法师了,您真的打败了他吗?”

“初空一百五十年前就登上了丰神塔之巅,您却迟迟不肯动身,不走丰神塔的法师领袖是否名不副实?”

“听说半年前您的首席弟子李众卿去十二夜海示好,却吃了个闭门羹,请问确有其事吗?”

“至今没有人能破解初空的本源力量,那您又是凭什么当选法师领袖呢?”

“前日风雨学院以悬殊比分落败于荆棘学院的新人队伍,这一届FTF校园联赛您风雨城的战队竟然在小组赛就出局了,这是联赛举办至今都没出现过的冷门,对此您有什么要说的吗?是否风雨城的正统元素法术文化正在受到历史以来最大的羞辱?法术起源地的冠名是否就要易主?”

“哈哈哈史上最差成绩啊,「Meet’U」上都炸翻天了,这奇耻大辱真和两位校长被谋杀有关吗?听说是花辞树越狱回来仇杀了风雨学院的两位校长?城主您不解释一下好像说不过去啊。”

……

无数尖锐犀利的问题围绕着这位刚刚上任的法师领袖,不过那些记者也只敢远远举着麦克风,并无一人敢挑战大世界杖的威仪,而雨见也不回答任何问题,只是从容淡定地站在那里,仿佛台下说些什么与他毫无关系,很快有一人从后台出来,挡在他面前,正是新闻部发言人、雨见的首席弟子李众卿,清了清嗓子,然后拿起话筒,替他老师恭恭敬敬地回答记者问。

这李众卿也是才思敏捷,口才了得,台下无数刻薄的提问竟都被他有条不紊地呛了回去,引起一阵掌声。

这时画面一转,节目不知被谁切成了星象预报,又一转,切成了比赛重播,再一转,切成了综艺节目。

对比在聚光灯下搔首弄姿的白脸小生,据说是现下最受欢迎的明星朴梓言——天际两大美男子的另外半壁江山,花音不得不承认还是雨见长的比较耐看一点。

一顿吃喝,酒足饭饱,花音摸摸小肚皮,开始盘算着今后的日子,饭店的招工告示就贴在她的头顶,厨师的月薪是两个金币,洗碗工的月薪是一个金币,包吃包住还包找对象,不知比流民营地的生活富足了多少倍。

如果不是对法术的向往,不是对命运的不服,花音倒也宁愿在这个日出小镇里安安心心过日子了。

可她终究是不甘心。

在旅馆中舒舒服服地睡了一天一夜,天明时分,花音买好补给,离开日出镇,继续一路往北。

大概时常有风雨城的法师路过,在日出镇的药店里,花音生平第一次见到了补充精神力的药物,蓝幽幽的很小一瓶,售价100金币,还写着「联盟食品药物管理局监制:标准小瓶装,可以瞬间回复100点精神力」。

药店老板是个好脾气的人,在花音的疑问下,很耐心的向她解释了精神力的计数概念,以及天际省通用的「杜弥生五大基数」定义,这都是生活手册上没有的东西,当时的花音哪里听得懂,摇摇头,记在心里,道谢离开。

积雪下的平原风光极是瑰丽,花音一路走去,没动用一次风行术,饿了就啃点干粮,困了就倒头睡觉,累了就席地而坐,心情好时还架火来个烧烤,手掌的伤口好了七七八八,雪鹿的治愈能力比她想象的还要强大,甚至让她有点受益无穷,她现在用双手施法起来,副作用比以前小了很多,似乎雪鹿的唾液把璃铀的毒性都中和了。

花音一边吃吃喝喝一边翻看那几本她买来的旧书,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她心里这么想,从今往后一定要好好活着,她这些日子以来从书里了解到的天际省,更是浩瀚壮阔到超出了她的想象,生命可以如此灿烂,她又怎么就甘心一头埋在泥土里呢?

又走了七日,花音到了一处划分地界的关口。

——救赎之门。

四个大字刻在银色的关口大门顶端,说是银色,细看了那又不是单纯的银色,花音只知道天际省的颜色有千万种称谓,更有普通、高级、稀有、传世之别,眼前这颜色,在银色中又流淌着点点星芒,星芒还与天象对应,竟能自行运转,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过去都是一个方向,仿佛人已站在星河宇宙之间。

书上说这是天河银,非常高贵的一种颜色,通常只有政府级别的建筑才用的起,千百年来天际各地城池政府为了彰显自己的财力,都会在标志建筑上采用天河银来着色,多年来,也就逐渐成为了政府建筑的代表色。

花音边走边翻书看,没走几步,就被两个守卫拦住了去路,她的小心脏顿时咯噔一下。

抢劫、逃跑、对流民使用法术……自己可是犯了好多事儿,不知道王尼玛报警报到哪儿了?

花音只能赌抢了三十六个老婆的王尼玛不敢报警。

装作一个良民的样子,花音照着先前在日出小镇打听来的关口收费,摸出两个金币小心翼翼递过去,多看两眼都不敢。

结果守卫抛还给她一个金币,原因是庆祝城主当选法师领袖,新年期间入城费用减半。

花音这才想起,徒步走了半个月的路,竟已到岁末最后一天。

又是一年要过去了。

过了关口,人烟渐渐多起来,也出现了各色各样的车驾,有一些在地上由奇珍异兽拉着招摇过市,有一些在天空中飞速赶路,还有一些甚至直接使用空间法术来行驶,还有更多的法师装束的人则展开身后的斗篷驾风飞行,怎么潇洒怎么来,真可谓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也让花音无限神往——这些法师们的装束,也是各色各异的长袍、斗篷、法冠、装饰,手拿奇形怪状的长杖、短杖、还有五花八门的法器、卷轴,他们身边还带着各类宠物,有毛茸茸的可爱小动物,也有蜥蜴、蛇、蝎子等冷血爬行宠物,还有更多花音在书上都没见过的生物……小姑娘如刘姥姥初进大观园,看的那叫一个眼花缭乱,头晕目眩。

而路上走的,是形形**的人群,他们多是城里居住的普通的公民,或是天际各地的外来职业者,风雨城作为法术文化起源地之一,也是天际省首屈一指的文化交流地,每日往来人口流动以百万计,花音看了半天,发现除了装束特征明显的法师以外,其他几十种外来职业,她几乎一个都认不出来,摇了摇头,感觉自己如同一只井底青蛙一样。

她只见人群老老小小,成群结伴,有举家出游的,有赶路办事的,有回城过年的,穿的都是上好材质的衣服,用的都是鲜艳亮丽的高级颜色,这一对比,她在流民营地过的简直是乞丐一样的日子——自尊心作祟的小姑娘于是努力地避开人群,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寒酸。

又走了半日,越靠近风雨城,越与书中所画的不一样,战争真的改变了许多东西,花音来到天际省三年,第一次走那么远的路,冒那么大的险,押上了她所有的希望和热血。

半日之后,那座无数历史记载中的巨大古老的城市终于出现在了她的视野里,花音对照着地图,认出那象征着火焰的南方太阳门,正壮丽巍峨地屹立在前方。

按着心头激荡,小姑娘大步向城门走去。

小说《天际》 第六章 人间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