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

更新时间:2019-05-25 07:15:46

我当捞尸人的那几年 已完结

我当捞尸人的那几年

来源:曲海胡一仙 作者:流浪行柯分类:恐怖主角:曲海胡一仙

文章非常精彩,行云流水 ,妙趣横生 ,这里提供我当捞尸人的那几年小说,《我当捞尸人的那几年》小说是一本恐怖,主角分别是曲海胡一仙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提供曲海胡一仙小说阅读,风流缊藉,情节引人入胜,曲海胡一仙小说叫《我当捞尸人的那几年》,我当捞尸人的那几年小说笔头生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亮光虽然微弱,但在漆黑漆黑的水下,别提多醒目了。我看到亮光的一瞬间,竟然有了片刻的精神恍惚。

一阵哆嗦,我觉得这东西有些邪性,所以就刻意不去看它,向着更深的水底摸索。

又摸索了十几秒,我朦朦胧胧看到了下方的一团黑影,我猜八成就是马大胆,所以就摸了过去。

在黑黢黢的水里,所有的感官似乎只能依靠触觉了,我摸了摸黑影的头,确定无误就是马大胆那扎手的硬毛,心中一喜。

马大胆似乎早就知道是我,硬生生的推了我一下,意思似乎是让我赶紧滚蛋。

好家伙,生死关头你他妈倒是仗义,可我曲爷也不是孬种。我顺着马大胆的头向身子摸索了过去,向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把他拖了下来。

当我摸到脚腕子的时候,心中不由得骂了一声。因为我竟然摸到了一根足有手臂粗细的藤蔓,我用力掰了掰,这东西就像天生长死在马大胆身上似的,纹丝不动。

我心说这可他妈不是办法,估摸着没等我掰开这东西,马大胆就嗝屁了。

我灵机一动,既然这东西像植物藤蔓,那是不是也有根系?说不定它的弱点就在底部。

此时也顾不得害怕,革命友谊冲破了所有牛鬼蛇神的恐惧,我他妈还是战战兢兢的顺着藤蔓向下摸索了一会。

不过我越来越觉得不对劲,这他妈藤蔓怎么向着刚刚那亮光处延伸了过去,我心底里说要遭,可还是不想就这么放弃,机会我只有这么一次,要是我犯怂跑了,马大胆可就真***没救了。

我硬着头皮加快了速度。果不其然,这藤蔓果真是在那亮光附近扎下水底的泥地的。而且整个围绕那亮光附近,这种粗粗细细的藤蔓密密麻麻的,简直多到数不清,它们全部向水面延伸,我瞬间想起了那满江的浮尸。

心中顿时咯噔一下,感情那浮尸都是这触手一样的东西控制的?我不禁有些胆寒,因为怕自己也沦为那浮尸全家福中的一员,想想那场景都觉得恶心。

所有的藤蔓都是围绕着亮光生长的,而且越靠近亮光的地方,生长的越发粗大和密实,最粗的一根,竟然有老子的大腿粗细。

我心说要是这东西捆在自己身上,估计天王老子看着都没辙。

这时我突然感觉背后突然被什么戳了一下,我心中有种不详的预感,刚一回头,一根前头纤细,后面粗壮无比的藤蔓就向我飞快的射了过来。那速度和精准度可不像植物能达到的,更像蛇一样,我赶忙侧着身子,算是躲过了这一下。

我知道这下完了,老子非得九死一生了,索性心一横,直接向着那亮光快速游了过去。

这些藤蔓全部围绕着那亮光生长,却又不敢靠近亮光,其中的原因我虽然不知道,但这亮光处绝对不是什么等闲之物,兴许老子搏得一线生机的机会还只能靠它了。

我距离亮光越来越近,等靠近之时,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冰凉江水,因为一只巨大的眼睛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那眼睛足有脸盆大小,铁青色,眼睛当中的亮光闪闪烁烁,感情那亮光竟然是它的眼珠子。

那眼睛一动不动的,好像静谧之中在窥伺着整个世界。

我一时不知所错,不过后退是不可能了,因为慢一点都会被那藤蔓捉住,全身而退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我硬着头皮向那眼珠子游了过去,我看着那泛着橘黄色又有些散发暗淡绿色光芒的眼珠子,突然有种被洞穿的感觉,仿佛在它注视之下,自己像水一样透明。

不过很快我发现了问题,这他妈根本不是什么眼睛,而是不知什么人在这里雕的一石刻,眼睛栩栩如生,那个眼珠子一样的东西竟然是块发光的夜明珠一样的东西。

其实那东西不大,只有拳头大小,但在这水下诡异气氛下,显得有些惊悚。我心中不禁犯了嘀咕,这他妈是谁没事干当水底这么个东西吓唬人?

不过时间可不容我多想,心说就是你了,既然这些藤蔓既怕你又想依附你生存,那老子就把你抠下来,看看能不能借着你的能耐,逃出生天。

我伸手去抠那宝玉,谁知大腿此时竟然被什么缠住了,一阵刺骨的痛感瞬间传了过来,我知道自己显然被藤蔓逮住了。

不过最可怕的还在后头,那块放光的石头嵌得很牢,我用了半天力气也没能撼动一分,但此时我浑身早就被那粗粗细细的藤蔓缠满了,它们似乎对这发光石头有些畏惧,所以此时距离石头最近的手和脑袋还是暴露在外的,身体整个包裹得像个蚕茧。

这些东西有意想在拉扯我,力量奇大无比,我双手则死死抠住了那石头。

我浑身有种被撕裂的感觉,很快我觉得这种痛苦快达到临界点了。突然感觉手上一松,那放光石头竟然被我生生扯了出来。

一阵大喜,可不久我就发现就算我手握着石头,这些触手一样的藤蔓仍旧不放开我,甚至有些想直接勒死老子的意思。

我甚至能清楚感觉到自己的骨头在咔咔作响,内脏被积压得变了形状。我知道这下完了,看来这些怪物是真的发怒了,非要置我于死地不可。

很快窒息感淹没了疼痛,我感觉自己这下死定了。

绝望之时,我觉得一个黑影向我漂了过来,虽然我当时意识恍惚,但那黑影经过之处,那些藤蔓竟然犹犹豫豫得都退缩到了一旁。

直到黑影游到我面前,仿佛是打量了我一番,确定我是个人,不是这藤蔓精生出的什么怪胎后,仿佛挥动了什么东西敲打了一下包裹我的藤蔓。

接着那藤蔓竟然全部松开了,我当时震惊得不行,心说这世界上还有这么牛逼的人物?感情您祖上不是伐木的吧?这藤条子看到你就像看到阎王爷一样的害怕?

突然那黑影伸手抓住了我握着发光石头的手,我顿时觉得不好,感情这家伙是他妈奔着这东西来的?

我刚准备挣扎,黑影就拉着我向水面浮了上去。

刚一出水面,老子只想大叫一声活着真好。这时候马大胆竟然撑着船出现在了我眼前,感情那黑影是先救了这老小子。

马大胆伸手把我拉上了船,我才想起刚刚那黑影,回头扫了一眼江面,却半个人影都没有。

这时我身旁却突然传出说话声:“你们俩的胆子可真不下啊?百眼龙王的地盘都敢闯?”

我被说话声吓了一跳,一回神,就看到我身旁坐着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脸长而窄,山羊胡很是显眼。

我和马大胆对视了一眼,显然马大胆也被吓了一跳,心说这他妈是人是鬼?怎么上来的?

我看那男人倒是丝毫不见外,脱了外衣开始拧水。

“嘿嘿,多谢刚才爷们儿的仗义相救。”马大胆瞟了我一眼,意思是提防着点这家伙,“在下马大胆,敢问先生怎么称谓?”

接着马大胆向船后推了推我,我有些不知所云,就看到马大胆回头向我做了个鬼脸。

他是让我看向船甲板,我看了一眼刚才我站着的地方,顿时头皮一紧,心说马大胆你他妈也太不仗义了吧?

原来就在那人坐着的甲板上,马大胆不知什么时候用那捆尸绳做了个套,估计是防着那人用的,马大胆向里边推我,是怕到时候有意外连我一起套住。

我崇拜的看了一眼马大胆,不过一想也对,这人的确能耐不小,我们俩也着实得防着一些。

那人笑了笑,道:“古道月下走,人称我一仙!”

感情这老小子姓胡,叫胡一仙还是和跑江湖的。古道嘛,其实就是对跑江湖的一种简称,不过倒是真他妈能诌。

接着我们寒暄了几句,算是做了个认识。

期间我始终把那块发光石头握在手心里,那胡一仙倒是期间瞟了几眼,但我还没看出他有什么不轨的企图,所以警戒心自然而然就放下了。

何况刚刚人家可是救了我,大恩不言谢也就罢了,我要是再对人家有所怀疑,显然是有些不仗义。

接着胡一仙问我们两个是怎么来的,我们索性就实话实话了。听完我的话,胡一仙啧了啧嘴,问道:“你们俩知道这里是哪吗?”

我心说这他妈不是废话吗,江面呗,老子在这扑通了一晚上了,不就是为了赶紧上岸。

马大胆也很是疑惑,不过这家伙似乎更有预见性,问道:“胡先生的意思难不成……”

胡一仙笑了一笑:“你们还以为自己在罗子江的江面?”

他这话一处,我听得头皮发炸,心说老子不在罗子江还能在哪?我可是在这陪了一晚上的死倒儿了。

我没言语,只是表情错愕不已,胡一仙接着说道:“这里是卧龙湖!早就不是罗子江水域了!”

我和马大胆对视一眼,两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明明是在罗子江,怎么就变成卧龙湖了?

卧龙湖是在罗子江的下游,相隔几十里,是罗子江和附近的白胥河汇流的一处天然湖泊。

要说这卧龙湖可有的说了,在当地的民间传说里,总有它的影子,更奇怪的是,这湖面的水域虽然很是不小,但湖中却没有一个活物。

“卧龙湖和我们龙门镇相隔怎么也三十里开外,先生你这笑话说得可真有些冷了!”马大胆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问,“你怎么证明这里是卧龙湖?”

胡一仙起身看了眼满江的浮尸道“除了卧龙湖,哪里还能有这么壮观的场面?”

他接着说:“我就是从岸边来的,我那江漂子就停在几百米开外的地方,一路上行不了船,我是踩着尸体过来的。”

我脑海中想着那情景就觉得一阵恶心,不过马大胆却突然问了至关重要的一句:“你是干嘛来了?”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