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更新时间:2019-07-09 07:06:56

鬼夫阴缘 已完结

鬼夫阴缘

来源:冉曦零 作者:十里分类:灵异主角:冉曦零

该小说独具匠心,情节曲折,铺陈细腻,非常推荐,带您一起赏读小说《鬼夫阴缘》,主角是冉曦零的小说叫做《鬼夫阴缘》,《鬼夫阴缘》是一部灵异小说,结局形象丰满,作者文笔极佳,哀梨并剪,荡气回肠,邀您一起阅读主角是冉曦零的小说,为您提供冉曦零小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我?我心里一颤,叶叔叔一脸惋惜的点了点头:“是啊,你也是女人,而且之前参合了那个‘好兄弟’的破事儿,被弄的阴气极盛而阳火熹微,所以被她盯上了。

不过,我怎么觉得,你身上不止是有一种阴气?”

叶叔叔话音刚落,我就立即说道:“啊,之前那个阮海曾经附过我的身,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吧。”我可不想身体里还住了个零的事情被叶叔叔发现,所以也只好编谎话暂时骗骗他了。

“这样啊,那过段日子应该就没事儿了。”听到我的解释之后叶叔叔也没再追问:“不过丫头,你最近可得小心了。虽然说那个小鬼的尸体在医院里,她也就作为地缚灵被束缚在了医院之中不能离开,但是你还是得小心,毕竟你现在的体质,可是容易吸引各种‘好兄弟’的哦。”

叶叔叔说罢,从怀里掏出两张符来给我,我看得出这两张和之前叶叔给阿广的不一样,这两张明显画的更加仔细精致,符文也复杂的多。

“这可这的是我师傅画的,要不是看在你舅舅当年救过我的命,而在这个世界上他最疼爱的人就是你的份儿上,我才不会把符给你呢。”叶叔说着将其中一张符递到我面前:“丫头,收好了。这回我可没有扯谎骗你,这真的是绝世的好东西。

要不是那鬼太凶了,你和我关系有那么近,我才不会把保命的东西给人呢。我也不能全给你,这两张算是我的命根子了,我要留下一张当做压箱底儿的。

这几天儿,你就老老实实的呆在警察局里,我已经托人送过信儿了,你舅舅三天内应该就会来找你的。”叶叔说罢,又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他的保命符,看起来那符的确是他的宝贝。

“哦,好的叶叔我知道了。”我乖乖的回答。叶叔叔在我心里一直是个奸商的形象,没想到他会把这样重要的符分给我一张,他在我心中的形象瞬间高大了起来。

“行啦,丫头我要回去了,铺子里没人可不成。”叶叔一边说一边起身欲走,我急忙拉住他,问道:“叔,那个小鬼在医院里会继续害人吧,我们总不能就这样放着它不管啊。”

“管?你想怎么管,你是想告诉那个医院的人它们院里有个鬼娃娃啊,还是想亲自上阵冲将过去除了那个鬼啊?你觉得那一条你能做得到?”

我被叶叔叔说的哑口无言,就在我愣神儿的时候叶叔又道:“所以说丫头你还小哇,这世上不是所有事儿都是能被我们左右的,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叶叔说罢就离开了,我呆在办公室里愣了一会神儿,傍晚时分,路远进到办公室里,他的脸色不是很好,一进来就坐在一边叹了口气。不一会儿,阿广也进来了,他本打算对路远说些什么,但是看到我之后又欲言又止。

“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我问。

“没什么,就是因为请假的事儿被领导批了一顿,小事而已。”路远勉强笑了笑。

“哪儿啊,还不是因为刘队的事儿……”阿广快人快嘴,说了出来,他话音刚落路远就白了他一眼,阻止了阿广继续说下去,但还是被我听到了。

阿广口中的刘队是路远的上司,也是这片派出所的总队长,他为人刚正不阿又侠肝义胆,担任总队长一职二十几年了从来没有冤枉一个好人,也没有漏下一个坏人,念书的时候路远就很崇拜他,现在在他手下干活儿,对他的崇拜更是无以复加。

“刘队怎么了?”我问道。

路远叹了口气显然不愿意提起,还是阿广一点点跟我说,因为那个输液猝死的人家里还有些势力,这几天不断的闹事儿,加上阿广和路远昨天今天都请了假,所里人手不足,所以大队长只有亲自出马。

他在拦截闹事者的时候,不幸被一个手执酒瓶闹事儿的人失手划伤了大腿动脉,流了非常多的血,眼看着人命危在旦夕。

不过好在出事地点是在医院里,所以刘队并没有因为缺血死亡,而是已经住院了。这在一般人眼中已经算是安全了,但路远和阿广却明白那个医院有多危险。

“他是替我挡了这一劫,本来早上去维护的人应该是我才对。”路远很是自责的说道。我看着路远难受的样子心里也替他难过,像路远这样重情义的人发生了这种事情肯定会把所有后果揽到自己身上,会比普通人更难过悲痛的。

“冉曦,怎么办啊,那个医院那么的邪门儿,眼看现在都晚上了,要是刘队出了什么事儿……”阿广瘪了瘪嘴不想继续说下去,但我们都清楚,说与不说,都是那个结局。

昨夜在有铜镜和警服镇守的情况下,都发生了那么可怕的事,今晚重伤昏迷的刘队自己呆在那间屋里,那个女孩儿肯定不会放过刘队的。

就在此时,路远突然低声骂了一句,紧接着猛的站起身来,说:“不行,我要去陪着刘队!不就是个女孩儿么,她敢来,我就再让她死一次!”

路远红着眼睛说完立即打算冲出去,我连忙拦住了他:“你自己去可不行,我也要和你一起去!”

“胡闹!你在这儿带着哪儿都不许去。”路远一把把我按回椅子上,眼看他就要走,我急忙拉住他说道:“就算我不去,你也不能这样空着手去。你带我回家,我拿一样法器给你。那东西很管用的!”

路远答应了,他带我回家拿了舅舅给我的风铃。零曾经说过这风铃是收过高人加持的法器,阮海当时都被这风铃拒之门外,无法踏进我家,那么那小鬼应该也会忌惮这风铃三分。

路远执意要我留在警察局,而且他无论如何都要阿广陪我一起,我也没法再坚持,只好默默的祈祷路远和刘队好运。送他去医院的过程中我再三叮嘱他千万不能出医院的门,而且在医院里最好想些愤怒的事,让自己处于愤怒之中。

俗话说,鬼怕恶人,人生气的时候身上的阳气也重,愤怒在一定程度上也能够压过恐惧,让人的胆子变的大起来。叶叔叔也说过路远是能够逢凶化吉的人,只要他按我说的去做,应该就没事儿了。

尽管对路远做了完全的安排,但我还是担心了一夜,阿广也是提心吊胆的,时不时看看手机上路远有没有每隔一小时来报一次平安。就这样,终于熬到了天亮,路远和刘队都很安全。

“呼,看来你那风铃也很管用嘛。”阿广长长的舒了口气,笑着对我说道。我应了一声,笑道:“那可是我舅舅给我的,他可厉害了。”

我和阿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会儿,没过多久路远就回来了。因为白天他还要上班,所以七点半的时候他就离开了医院,直接赶回警察局。

回来之后路远说了昨夜的事,昨天晚上他把所有能让他生气的事儿想了一个遍,最终平平安安的渡过了一个波澜不惊的夜晚。不过今天他出门的时候看到那个风铃上蒙了一层厚厚的黑灰,看来昨天晚上那小孩儿在门外徘徊了一宿。

“啧啧,死小孩儿,我们刘队都敢害!刘队那么好的人,做了那么多的好事儿,自然是有满天神佛保佑,岂是它一个小死鬼害的了的!”阿广啐了一句,骂道。

“哈哈,但愿如此,我问了医生,刘队最少还得再过一个月才能出院呢。”路远说道:“但愿他平安无事的度过这一个月。”

“会的,肯定没问题。”我说着。过了一会儿阿广和路远就都去上班儿去了,我在办公室的椅子上眯了一觉,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晚上,换阿广去了医院陪刘队,路远则回来陪我一起休息。或许是有风铃在,阿广也平平安安的,并没有出什么事儿。

这两天一直平安无事,好像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但是当第三个夜晚降临的时候,平静终于被打破——医院又多了一个死者。

此时医院里基本上一个病人都没有了,之前的病患早已经死的死,跑的跑,毕竟这可是连打吊瓶都能死人的医院,试问有谁敢在这里治疗?所以这一次死的是一个体型肥硕的护士。

这个护士是在卫生间里被发现的,死的时候整个脸泡在洗手池里面,洗手池里还有不少水,基本上把她的脸泡肿了一圈儿。当天夜里这一层楼里只有两个人和这个护士一起值班,护士说去洗手间之后再也没有回来,剩下的两个人也因为害怕迟迟不敢去洗手间找她,直到天亮了才发现,她已经死了。

护士的死讯终于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医院的恐怖传言再也瞒不住了,一天之内,几乎所有医生护士都离开了医院,辞职的辞职请假的请假,说什么都不再医院里呆着了。

小说《鬼夫阴缘》 用活人炼小鬼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