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更新时间:2019-09-28 07:10:50

民国诡谈 连载中

民国诡谈

来源:小木匠吴半仙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分类:灵异主角:小木匠吴半仙

小木匠吴半仙小说叫《民国诡谈》,《民国诡谈》是由南无袈裟理科佛的灵异,主角分别是小木匠吴半仙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邀您一起阅读主角是小木匠吴半仙的小说,提供小木匠吴半仙小说阅读结局非常精彩荡气回肠,文章剧情出人意料,妙手丹青,故事情节新颖,强势推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为@破烂掌柜嘉庚)

凶脸汉子瞥了那圆脸后生一眼,没有理他,赶着马车出镇子,往着山林走去。

他赶着车,哼起了小调来:“雷公炉内去打铁,打成快箭四五根。盘古把箭拿在手,分别插中海水门。一箭射出消海水,二箭射出见山村……”

唱完了“盘古射箭”,他咳了咳嗓子,又用熟悉的语言,唱起了迁徙曲:“古时妖庭住在广阔边的水乡,古时妖众住在水乡边的地方,打从人间出现了魔鬼,妖众不得安居,受难的妖庭要从水乡迁走,受难的妖众要从水乡迁去;我们在黑夜里潜行,我们是黑暗的大王……”

这歌曲旋律简单,类似朗诵调,二声部旋律交替时衬腔起了主要作用,反复吟唱,话语里充满了说不出来的悲切和难过,仿佛在声声啼血。

熊脸汉子的情绪越唱越伤悲,不知不觉,却是流下了眼泪来。

他原本满身的凛然杀气,也消散了去,就如同一个受了天大委屈的孩子。

唱着歌,走过乡野小道,然后又上了山,下了坡,马车难以前行,凶脸汉子虎逼跳下了马车,将车上的柴火扒拉开,抱起了里面的那一卷草席,扛在肩头上,就跟扛着一根轻飘飘的打狗棍一样,开始朝着荆棘更深处走去。

他往老林子里走了一袋烟的功夫,终于来到了一处洼地。

这儿林深茂密,高大的树木林荫,将洼地处遮得阴森森的,一看就知道是个隐晦交聚的好地方。

他将捆着草席的绳索解开,小木匠立刻就从里面滚了出来。

一路颠簸,小木匠已经醒了过来,不过嘴里堵着一堆破布,叫不出声,而且先前被虎逼这汉子擂得快散了架,自然也没有什么反抗的力量。

虎逼是个猛人,瞧见小木匠醒了,也不在乎,反而伸手去将他嘴里的破布扯开,然后指着周围说道:“你瞧一眼,这儿的风水怎么样?要是行,自己选个地挖坑,回头我帮着给你埋了。”

他除了扛着小木匠,还带了根铁锹。

小木匠摇晃了一下脑壳,挥不去揪心的疼痛,他站起来,感觉世界都仿佛在旋转,很显然,刚才打斗时受到的伤害,在这会儿都还没有消减干净。

这个叫做虎逼的家伙,果然厉害,难怪他那师叔放心离开,留他在这儿看着。

小木匠已经感觉到了死亡的来临,深吸了一口气,能够闻到老林子里积腐落叶的气息,恐惧就像恶魔的爪子,攥住了他的心脏。

如果他有足够的反抗力量,绝对会奋起反击。

但他所有的雄心壮志,都给虎逼先前在草堂里面的那十几脚给踹得没有了踪影。

他沉下心来,立刻求饶:“虎哥,虎哥,给条活路。”

那虎逼笑了,说道:“哎哟,你这人倒是蛮有意思的嘛,活路?可以啊,但是你要跟我讲实话。”

小木匠点头,说好,你说嘛。

虎逼说我师父要找鲁班全书,上下两册,再加上前传后教的中篇,以及那个叫做啥“万法归宗”的,这些当时我那师公荷叶张可是传给你师父了的,你若是能够拿得出来,又或者能够背下来,我就不杀你,等我师父回头验证了,我还帮你求情,把你给放了。

小木匠听了,一脸苦笑,说道:“讲老实话,我要是有,就真的拿出来了,可问题是我这命格太薄了,根本学不了那个,真要学了,我估计活不过十八岁成年。”

虎逼一瞪眼,说那你跟我讲这么多?

他将那铁锹扔在了小木匠的脚边,催促道:“你到底选不选地方?不选的话,就随便挖――乖一点,我给你个痛快,不然临死前还要备受折磨,你估计会后悔的。”

小木匠苦苦哀求,那凶脸汉子都不为所动,而是从腰间摸出了一把明晃晃的苗刀来。

这苗刀铁木作鞘,刀把麻绳包裹,抽鞘出刀,刀口雪亮,往里走,却有些发黑,不过那并非是铁锈,而是一种说不出的油腻感。

认真一打量,小木匠感觉这黑色的部分,很有可能是血渍累积。

这刀下得有多少亡魂,才能够弄出这样的血垢来啊?

小木匠浑身发凉,在“立刻死”和“过会儿死”的两个选择中,选定了后者。

他开始拾起了铁锹来,找了个地方挖坑。

他挖得不算快,跟先前在刘家新宅工地里翻找厌媒时的干练劲儿完全没得比,因为他知道,每快一下,自己距离死亡也就更近一点。

给自己挖坑,这是一件多么让人崩溃的事情。

小木匠也不例外,而在挖坑的过程中,他的思绪万千,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短暂的一生来。

他遇见他师父的时候差不多有五岁了,五岁之前的记忆,对他而言,其实是很模糊的,他大概是三四岁的时候没了爹娘,被人赶出了门,随后有了大半年流浪的日子。

那段时间的记忆是模糊的,小木匠每每回想起来,都感觉自己仿佛一条野狗,到处乞讨。

他吃着残羹冷炙和野果,有时候甚至还会跟野狗抢吃的,脑子里除了饥饿就是饥饿。

以及寒冷……

现在回想起来,他能够活下来,并且碰到他师父,简直就是一场奇迹,他都不知道自己那个时候是怎么活下来的。

后来一身脓疮、奄奄一息的他遇到了鲁大,也就是他的师父,跟着学手艺,学本事,越是懂事,越知晓自己能够活下来,是多么的幸运――倘若他继续流浪下去,无外乎几个结果:要么饿死、冻死、病死,跟那时节无数的饿殍一般,要么被花子帮的人看中,搞残疾了,弄到大些的城里头去乞讨……

反正是没有什么活路。

至于被人家户收养,这简直就是一种奢望――那个时候一身脓疮、满是恶臭的甘十三,别说普通人家,就是人贩子,都是瞧不上的。

鲁大在小乞丐甘十三即将暴毙路边的时候,将他收留,帮着他治病,又传他一身本事。

倘若不是因为鲁班教一直背负的“诅咒”,而且甘十三的命格又太薄,说不定他就改了姓,叫做鲁十三了。

这是天大的恩情。

往事一幕一幕在眼前划过,即便是被连累到了今天这地步,回想起师父来,小木匠的心中都是充满感激,而没有任何的埋怨。

只可惜,这万恶的世道,让人活不下去啊。

他就要死了。

想起这事儿,那挖坑的铁锹都有些挥不动,而旁边的凶脸汉子虎逼也并不催促,他似乎很乐意瞧见别人在临死之时的表现,对于小木匠表现出来的恐惧、害怕、不舍和难过,他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享受,脸上甚至会露出残忍的微笑来。

不过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他的时间也很宝贵,瞧见小木匠的动作越来越慢,他却是收了刀,摸出了一个竹筒子来,递到了小木匠面前。

小木匠有些愣,说这是什么?

虎逼舒展了一下自己脸上的横肉,尽量让自己显得慈眉善目一些,然后咧嘴说道:“是酒,你喝一口,上路的时候不会太冷。”

小木匠接过来,犹豫了一下,硬着头皮拧开竹筒盖子,往嘴里灌了一口。

冰冷的液体入喉,顿时就如同火焰一般,从喉咙直接流到了胃里去,一股灼热的热意升腾而起,小木匠给呛到了,咳嗽了两声,满脸就变得通红起来。

他说:“好烈。”

虎逼问他:“上好的苞谷酒咧,当然烈啦――再喝两口?”

小木匠摇头,说不用了,不用了,烧得慌。

虎逼将竹筒接了过来,放到了一边,然后对他说道:“你去旁边歇歇吧,我来挖。”

他如同老朋友一般地接过了铁锹,让小木匠站在一旁,随后他开始挥舞起了铁锹,一边铲土,一边说道:“你在旁边乖乖待着,别让我难做,咱们不管怎么说,都算是同门,安安稳稳地去,总好过闹得一地狼藉,你说是不?”

这虎逼给小木匠的印象,就是个杀人越货、煞气凛然的狠角色,属于那种一言不合就开干的那种凶人,没曾想这会儿倒是客客气气,让人有些琢磨不透。

不过小木匠并不会异想天开地觉得,面前这汉子会放过他的性命。

他只是不想太麻烦,搞得自己难收拾而已。

经过先前与虎逼的拼斗,小木匠完全没有逃脱的想法,因为逃也是没有用的,只有麻木地看着那家伙一下一下的挥土,不多时,一个能够埋下人的土坑就弄好了。

虎逼用铁锹将坑底拍了个结实,随后跳了上来,对着小木匠说道:“你,躺到草席上面去。”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脸色冰冷,仿佛没有情感的铁块。

小木匠知道最后的时刻来临了。

他有些木然地走到了草席边儿上,看着这一卷草席,闭上了眼睛,身子开始忍不住地颤抖。

渐渐的,他的拳头最终还是握紧了起来。

虎逼瞧见了,皱起了眉头,说道:“你,到底还是不给面子啊……”

他将手往腰后的苗刀摸去,而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脚步声,紧接着,一个身穿蓝色短褂、头包帕子的瘦高汉子走了过来。

那人先说了一句苗话,瞧见两人听不懂,于是用西南官话说道:“两位,打扰一下,乾城县怎么走?”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