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

更新时间:2019-09-25 09:13:27

萨尔拉夫的狼群 已完结

萨尔拉夫的狼群

来源:盖洛普芙丝翠儿 作者:勤务小兵分类:奇幻主角:盖洛普芙丝翠儿

小说结局不俗套,十全十美,描写新颖,值得一读,主角是盖洛普芙丝翠儿的小说名字是《萨尔拉夫的狼群》,《萨尔拉夫的狼群》主要讲述了盖洛普芙丝翠儿的爱情故事,盖洛普芙丝翠儿小说叫《萨尔拉夫的狼群》,为你提供盖洛普芙丝翠儿小说阅读,作者:勤务小兵,小说铺陈细腻,简明扼要,层次清晰,非常精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得益于芙丝翠儿的生命魔法,盖洛普稍作休息便恢复了行动能力,唯一的后遗症是失血过多导致的晕眩感。按芙丝翠儿的说法以及他勘察足迹的情报,他们过会就要去奔赴杉木村,跟一群数量不明的敌人展开恶战。于是他第一时间去抢劫死掉的豺狼人,从尸体搜刮战利品,不仅是为了金钱财富,还有多找些能提升自己生存概率的装备,再不济也要扒一件衣服遮羞,毕竟他的伪装斗篷和上衣都变成了碎布片了,何况他两世为人却从未被除妈妈以外的异性看见过自己的裸体,一点都不想打着赤膊跟着芙丝翠儿她们去打仗。

豺狼人的尸体已经被女骑士们翻了个遍,藏在口袋小包之类重要地方的钱币和贵金属统统被捡走,武器装备反而留了下来。豺狼人的装备远不如伍芙尔骑士的武装精良,光看一地折断卷刃的砍刀战斧便一清二楚,这都是与尖刺锤交锋后造成的,所以她们很是看不上眼。

盖洛普捡了一把刃锋还算完整的砍刀,砍刀是将近七尺多高的豺狼人的标准打造的,拿在伍芙尔人手上就有点像双手剑那么大,无法佩带在腰间,只好拭去上面的血迹后,又找了只皮鞘收好就背到背后,随后拿了一把匕首,补充了十来根豺狼人的三角倒刺箭。至于尸体上的衣服和皮甲大部分想都不用想,被长枪刺死的,胸口都破了一个红色的大洞,死于尖刺锤的更糟糕,如同一滩滩没了骨头的烂肉,表面布满密密麻麻的刺孔,脑袋活像爆开的西瓜,脑容物流了一地都是,四肢则以诡异的角度扭曲成不同状态。那八只六腿豹的待遇也类似,毛皮剥下来也是残次品,卖不了多少钱。最后只找到一件没有缺口、只有领口处沾上大滩血迹的皮甲,用羊皮水袋的水清洗了一下,愣是捏着鼻子皱起眉头穿到身上——豺狼人不怎么爱洗澡,皮肤上积起厚厚的污垢不说,还有一股难闻的体味,活像一个小型垃圾堆,盖洛普甚至坏眼心地猜想,如果一个豺狼人能活上几十年,身上的污垢厚度没准能跟蓝星中世纪那些虔诚的基督徒有得一拼。另一个问题是,豺狼人的皮甲对于伍芙尔族来说就像一个宽大的长摆袍衣,穿到身上宽宽垮垮的,下摆快要盖到膝盖上,盖洛普不得不用缴获的砍刀裁去过长的下摆,又用腰带把皮甲套好以便紧贴身体。

“不用尖刺锤吗?这是我备用的,你可以先拿去用,等事情解决了,返回塔克镇时再还给我。”看着盖洛普换了一身古怪滑稽的行头,芙丝翠儿从旁边递来一柄尖刺锤。这是一种极其残忍的武器,兼合了钉头锤和破甲锥的优点,给予敌人大面积的钝击创伤后,再由尖刺施以局部强化的穿刺伤害,即便是身披全身板甲,挨上一记也是非死即残的下场。

盖洛普接过尖刺锤,甩几下试试手感,便返还给芙丝翠儿:“对我来说,它太沉重了,砍刀比较适合我的战斗风格。”

芙丝翠儿低头思索片刻,看着他扛在背后的砍刀说出了她的想法:“你认为砍刀更好就用砍刀吧。”

珍妮芙突然抢过话头:“喂,猎人,你没听说过我们伍芙尔族‘劈断斩开刺穿远不如一锤砸扁好’的谚语么。”

对于珍妮芙心直口快的嘲笑,灌进猎人的耳内却像是某个没水平的冷笑话。盖洛普的表情顿时错愕起来,不过这种情绪只维持了数秒,他就释然了,因为伍芙尔族是个强悍尚武的种族,这个特点反映到她们的战技武艺上的时候,就是以单纯强大的暴力去摧毁敌人。只是想像着这样娇小的身躯拿着根大锤子,然后一锤子把敌人砸成肉饼的场面,盖洛普觉得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这种充满违和感的事情。

为了弥补在打扫战场和休息花去的时间,在芙丝翠儿的命令下,所有人都把战狼背驮的辎重行装丢下,只带着武器盔甲和干粮饮水轻装上路。

一个小时后,盖洛普趴伏在一丛茂密的灌木中,像是雕像般一动不动,蔚蓝色的眸子目不转睛地观察着下方的战场。这归功于初春的气候,蚊子还没繁殖起来去骚扰猎人,不过他也不是没有尝试在夏季忍受着蚊子群起攻之,静等猎物走入陷阱。

就在十分钟前,他们看见杉木村方向升起的黑色烟柱时便知道情况汇不妙,在敌情不明时就随便冲进战场,那是找死的行为,盖洛普就建议所有人下狼,保持警戒地悄悄摸向杉木村,芙丝翠儿也同意了,十个人猫腰着蹑手蹑脚地潜行,九头战狼趴伏在地上缓缓挪动跟随着自己的主人。根据盖洛普对这片地形的了解,不难找到一个可以俯视杉木村全景的丘陵。他们的下方就是杉木村,就地取材建筑的杉木板屋彼此依靠,村民们豢养的火鸡会在草地上觅食走动,小孩们拿着木棍追逐打闹,若是侧耳聆听,能够听见远方的伐木场飘来的劳动口号和大树被砍伐倒地的轰然巨响,可是现在堵在耳边的尽是数不清的喧闹声音——小孩的尖叫哭泣,大人的怒吼呐喊,豺狼人的咆哮嚎叫以及铁器交击的脆响。

如今所有和平的田园风光不复存在,村庄外围玉米田内早已见不到去年秋天生长的硕果累累的庄稼,只有大量凌乱的脚印和长短不一样的羽箭,宛如吸收了死者鲜血而新长出来的可怕植物,许多尸体点缀其中,幸好全部是豺狼人的,身上或多或少插着伍芙尔乡村猎人粗制滥造的短羽箭,看来村民撤退的还是比较及时。被烈焰包裹其中的木屋宛如巨大的蜡烛,烧得劈啪作响,浓浓的黑烟一根根直冲云宵,在风的吹动下,仿佛是寡妇摇摆的丧服。

惨烈的战斗正在村落的围墙上进行着,和大部分村落一样,杉木村的围墙利用了就近获得的优良原木经过干燥处理后埋入地里,防范强盗和野生动物的侵扰。这种围墙可以有效抵御豺狼人射出的火箭,但围墙后方同样用木材修建的平房却是一个个易燃物,其中一些已经被越过围墙的火箭射中,随后像蜡烛一样燃起熊熊大火。可是面对疯狂进攻的豺狼人,几乎所有还能走动的村民们都不分男女老幼登上围墙作战,无法抽出空闲的人手去灭火,只能看着自己的财产和住所一起化为灰烬。

围墙外面的墙脚下,倒伏着许多烧得焦黑的尸体、沾满血迹的原木和一些尚未完全熄灭的余烬,从体积大小和外形来看,应该是属于豺狼人的尸体,估计是村民为了阻止敌人蚁附上攀墙,把起火的房屋推倒后,拆下着火的木板拿去当滚木了。

付出了一定伤亡之后,学乖了的豺狼人退到距离围墙十来丈的地方,排列成颇有古罗马风格的战阵——以有盾牌护身的刀盾手为前排,承受村民们射出的羽箭和飞石,掩护着他们身后的同伴,二十多个豺狼人弓箭手蹲在这些刀盾手后方,有条不紊地向围墙倾泄着火箭,压制着对面几张猎弓射出的稀疏羽箭。这样隔空对射的战斗方式很大程度上抵消了杉木村保卫者的地利优势,缺乏防护的他们一旦被射中往往就是倒地死去的结局,盖洛普看见一个村民被豺狼人的羽箭命中胸脯,巨大的冲击力使她不自觉地倒退几步,从围墙上直挺挺地摔了下去。而村民们射出的箭矢要么还没够着敌人就一头裁入,要么无害地挂在豺狼人的盾牌上。

战阵后面六丈开外的地方树着一面用大块兽皮制作的旗帜,上面白色的颜料涂画着一只不知是熊还是狗的动物,几个身穿铁甲的豺狼人聚拥在一个头戴羽毛冠、手里拄着一根法杖的家伙身旁,无须旁人指点,盖洛普都知道那家伙是个大人物,许多豺狼人和六腿豹坐在附近的地上休息,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刚从战阵上退了下来,随后又有一些恢复了体力的豺狼人操起武器回到战阵中间,这种通过轮流休息恢复战斗力的做法尽管没什么技术含量,但对付人数不占优势,又要守卫整个村庄而不停在围墙上奔走得不到休息的杉木村保卫者来说相当有效。

“豺狼人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聪明了?竟然懂得排列战阵和流轮休息,他们应该一拥而上然后乱打一通才对!”珍妮芙杏眉紧皱地评论道,仿佛看见某些只存在于幻想中的事物:“现在离鬼魂节还有几个月吧?”

鬼魂节是伍芙尔族的一个小节日,传说这一天会有很多逝去的人们返回人间来和他们的亲属开开玩笑,产生很多不可思议的趣事,虽然那和豺狼人学会排列战阵和流轮休息没有关系,不过盖洛普还是皱起眉。他其实并不知道以前的豺狼人究竟是怎么样的,但如果以前的豺狼人不是那么愚蠢,凭借他们的力量和数量优势,伍芙尔族也确实不可能经常在与他们的对抗中大占上风。

豺狼人发生改变的原因,看来真是一件值得思考的问题。

对豺狼人有着最多了解的芙丝翠儿还没想出个结果前,战场上出现了新的状况。几个豺狼人战士押解着三个赤身裸体的伍芙尔少女从战阵中走出,然后肆意用长矛的木杆和砍刀的刀背抽打她们,不时洋洋得意地冲围墙大喊大叫。

见此情形,不止是墙头上的村民愤怒非常,趴伏在山坡上的骑士们同样义愤填膺,可能只有被换了灵魂的盖洛普比较缺乏感触。

紧接着豹狼人把少女们踹倒在地上,揪起她们的尾巴,举起砍刀对准尾巴的根部狠狠劈下。少女撕心裂肺的惨叫瞬间压过了战场上所有的声音,那三具失去了尾巴的娇躯在草地上来回打滚,鲜血从断口处如涌泉般喷出,溅得到处都是。

杉木村围墙上顿时鸦雀无声,就连盖洛普也蒙了。

他记得以前妈妈曾经拿出一本《萨尔拉夫大陆智慧生物图鉴》的书,给他讲解过伍芙尔族的身体结构,书上面说伍芙尔族的尾巴聚集着大量的神经线。如果割下尾巴就会跟**男性的性器官一样令人痛不欲生,因此维希帝国最重的刑罚不是各种极富娱乐性和观赏性的死刑,而是“割尾”,失去尾巴的无尾者不仅会在身上落下永不消退的痛感,还会被同胞永远驱逐。

俘虏们的痛苦和敌人的惊骇让豺狼人们兴奋莫名,应和着惨叫声不住怪叫,而当尖利的惨叫声逐渐逐渐微弱下去,行刑的豺狼人将滴着血的尾巴高高举起,怪声怪气地高声喊道:“毛皮呐,肥厚,暖和,还热乎着的,谁想要?哈哈哈哈…………”

“我!给我!”“我想要!”一众豺狼人战士随即起哄地应和。

行刑者把尾巴抛进人群,引来一阵疯抢,接着他一脚踩上了一个俘虏少女的脊背上,手中的砍刀寒光一闪,少女已经身首分离,惨叫戛然而止。豺狼人扯着头颅上的长发用力一甩,在头顶抡上几圈后扔过围墙,而尸体则被一脚踢开,几只六腿豹随即在呼啸声中冲了过去大咬大嚼,将血浆和碎肉泼溅得到处都是。

盖洛普捏紧了手中的刀柄,指尖因为用力而发白,要是没有皮革手套的保护,或许指甲已经扎进肉里也说不准,愤怒充塞心胸,疼痛而灼热。自来到这个世界,他还从来没有如此愤怒。纵使被装进了伍芙尔族的躯体内,融合了原来主人的记忆,他也还是保留着那种异界人的心态,一直视自己为一个过客,不曾将这些狼耳狼尾的兽族视为自己的同胞亲人,但现在这凄惨的一幕却让他无法不激动,他深深地吸进一口气,仿佛心中被一股沸腾的钢水灌入,而大概只有豺狼人的鲜血和死亡,才有可能把心中这一股怒火浇灭。

“领主大人,请下令攻击吧,我们不能看着同胞像动物一样被那些杂碎宰杀!”趴在大树阴影下的海伦紧握着铁拳咬牙切齿地说着。

尽管怒不可遏,但盖洛普脑海里出奇地平静,他霍然回头,问:“海伦,你想骑着战狼直冲而下,杀向豺狼人?”

“当然,我们居高临下,没有什么比这更适合骑兵冲锋了,骑士应该直面敌人,连这样的勇气都没有的人不配当骑士。”海伦的语气理直气壮,音量亦不由提高了许多,令盖洛普连忙伸手捂着他的嘴,生怕他暴露了一行人的位置,白白浪费掉突袭的先机。

“海伦,我敬佩你的英勇,但我不敢苟同你的鲁莽。”盖洛普指着下方的战场,低声分析道:“看看下面,豺狼人少说也有六七十个,二十几个弓箭手;而我们只有九位骑士和一个弓箭手,就算我们全部冲下去也许能够给豺狼人制造出足够的混乱,可是我不得不提醒一点,我们很可能拼个干净也不见得能杀光这些强盗让村民们获救,更枉论他们当中有施法者存在!”

“难道我们就静静地趴在这里看着同胞们被杀光吗?骑士的战锤和骑枪应该为弱者而挥舞,牺牲是骑士的一种奉献方式。”

盖洛普无言以对,微微抽动的脸颊说明他也在强忍心中的怒火。可是两世为人的盖洛普清楚客观事物不一定能以主观意志的需要而改变,他何尝不想冲下去杀光那些异种族土匪,不过得想出一个确切可行的方案,不然只是徒劳地牺牲性命。他只好将视线投向拥有最终决定权的芙丝翠儿。假如这位大小姐真的决心不惜自我牺牲去履行领主的义务和骑士美德的话,他也会硬着头皮舍命陪一回,不过之后他恐怕得重新找另一位老板了。

芙丝翠儿回头看他一眼,随后重新注视着下面的杉木村:“呐,莱斯利,你是施法者吗?”

“是的,芙丝翠儿小姐,其实我无意隐瞒,我确实会一些元素魔法,是我妈妈教的。”突然被芙丝翠儿点出自己懂得施法的小秘密,盖洛普先是一阵惊慌,随后转念一想也豁然开朗了,既然早晚都会被知道,干脆自己坦白实情,“所以我感应到下面空气中因为施法所造成的元素紊乱,而且看看围墙外面那几个焦黑的大坑,还有一些被什么重物砸成折断的围墙原木,如果豺狼人没有带了投石车,就是魔法对决造成的痕迹。”

这个世界的元素能量就像地球上的电离子类似,蕴藏在森罗万物之中,一旦有施法者使用魔法,就会强制改变一定范围内的元素排列,造成元素紊乱,其他施法者能够在元素能量排列回复正常之前通过感应这种现象定位对方的位置。他推测杉木村村民中间至少有一位施法者,豺狼人也有,不然有魔法的帮助下,杉木村根本没办法拖到他们赶到。所以就算他这次不说出来,芙丝翠儿也能感应元素能量的紊乱。

“请问伯母是一位隐居的元素法师吗?”芙丝翠儿盯着下面的战场,脸上没有露出怀疑或者惊讶的表情,平静得反而令盖洛普有些担心。

“可能是吧。”盖洛普轻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和真诚,“我见过她的魔杖和研究笔记,但她从来没有承认过她是魔法师。”

“回答我,莱斯利,今天之内你能够施法多少法术?”芙丝翠儿的声音骤然转为严肃,盖洛普从芙丝翠儿表情冷峻的侧脸读出她究竟想干什么了。“我还没有正式接受你的效忠,现在你还不算是我的家臣,而且你还是男性,不是女人。假如你认为我们将参与一场必死的战斗,你完全可以退出,但在此之前,请你将所有能够施展的法术全部使用出来帮助我们。”

此言一出,盖洛普随即成为众人的目光焦点,在海伦和八个女孩子的注视下,他感到脸上发烫,感觉到自己的自尊受到侮辱,这些女孩子竟然怀疑他的勇敢和气魄。他握拳在地上捶了一下,低压着声音却语气凝重地开口道:“大人,请不要质疑我的忠诚与勇敢,我可是向您立下过誓言,而且就算您现在命令我离开,我也不会服从,下面那些强盗惹怒我了,为了不再让自己的生气,我要宰了他们!”他飞快的又望了正在燃烧的杉木村一眼,“我刚刚想到不太成熟的计划……”

盖洛普靠着上辈子写报告书积累的语言技巧,用简略而明快地将整个计划讲解清楚,趴在他四周的骑士们脸上都露出了截然不同的表情。有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仿佛不敢相信这样疯狂的计划会出自一个男性的头脑,有的杏眉上扬嘴角上翘,对他的大胆构想感到佩服。海伦眉头紧皱,满是担心的神色:“这样你的处境会非常危险的……不,根本就是自杀!”

“在战场上没有人是绝对安全的,何况刚才的遭遇战那么危险,我也没死掉。”盖洛普落落大方地微笑道,不过胸腔内猛跳不止的心脏却骗不了自己,真按照他的计划实施的话,就是拿自己的生命作赌注。“要是我不小心负伤了,有劳芙丝翠儿小姐用生命魔法再救我一次。”

“呵呵,我的眼光果然没错。”芙丝翠儿满意地点点头,还不忘称赞自己一番,“那么,就按你说的办,对了,别又把自己搞到浑身是伤了,这可是命令喔。”

“悉从尊愿,我的领主。”

于是骑士们和战狼保持着趴伏姿势缓缓退回树林,将盖洛普单独留下,临走前珍芙妮瞟了他一眼,那个神情好像是认同,又带有说不出的猜疑:“作为一个男性,你真的很勇敢,还很聪明。”

她今天哪根筋搭错线了?盖洛普在心中腹诽了一声。对于得到这样的肯定自然感到高兴,可是这份肯定来自从相识就对他横眉冷对的珍妮芙,就令他大感错愕。不过开口时却是一副揶揄的口气:“谢谢你的赏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请不必为我担心。”

珍妮芙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但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听着背后渐渐远去的植物摇晃的蔌蔌声,盖洛普深吸一口凉气,平伏紧张不已的内心,现在是时候要赌一把了。

小说《萨尔拉夫的狼群》 第11章 僵持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