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

更新时间:2019-09-21 17:49:15

云肆飞 连载中

云肆飞

来源:肖云锋裘雨芳 作者:又一个三伏天分类:武侠主角:肖云锋裘雨芳

小说讲述肖云锋裘雨芳之间的故事,《云肆飞》是一部武侠小说,肖云锋裘雨芳小说名字叫做《云肆飞》,这里提供肖云锋裘雨芳小说阅读,小说字斟句酌,不蔓不枝,结局不俗套,值得一读,小说讲述肖云锋裘雨芳之间的故事,《云肆飞》小说是一本武侠小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茶馆座落在「升云鼎」前,位于伏云山西边山脚处,从四人相约见面的树林过去,不过半盏茶的脚程。

这是神兵肖一家的产业,用于给前来拜访的武侠人士吃饭、落脚。

四小每每练完武出了一身汗,就要来这里喝上两壶茶水,聊聊天、打打屁、逗逗丫头、解解乏。

“吴老头,快出来喽!你未来女婿又来帮你存嫁妆喽!”

一看到茶馆的身影,冯黑子隔着老远便朝着茶馆大声嚷嚷起来。

王虎的脸上本就红了一路,听了这话又蹭的一下烧了耳根。

“**,看爪!”

看似凶猛地一甩手,却是浑身破绽。

冯黑子脚尖一点,哈哈笑着轻松避开。

他已是入境期的武客,练的又是腿上功夫,以轻功见长。王虎功夫、境界均不如他,反应又天生迟钝,自然追不到他。

两人脸上嘻笑个不停。

几人来到茶馆前,不见吴老头和他闺女小玉儿,不免有些奇怪。

虽说现在太阳下了山,已经到了打烊的时候,但吴老头跟他们几个的关系可不是寻常店家与过客那般。

往日里隔着老远听到他们的招呼声,吴老头必会笑吟吟的拎着水壶前来迎接。

不为别的,就单单茶馆是神兵肖一家的财产这一点,他也得立马上前对肖云锋客套一番。

尚术似是缓过了劲,脸上不再沉闷。

径自往门口的方桌上一座,捞起茶壶开玩笑道:“这吴老头怕不是攒够嫁妆了,大热天的不出来卖茶,躲个屋子里数钱呢!”

他掂量着壶里有水,也不拿碗,昂头就要猛灌。

才喝了一口,忽然脸色大变,一把将水壶扔到地上:“水里有**!”

尚术从小混迹与赌坊小巷,干的是偷鸡摸狗的行当,暗地里跟人学了不少下三滥的把戏。

像一些不入流的低劣蒙汗药他自己也能配得,就连江湖上那些颇有名气的七步散、神仙倒之类的,他也侥幸见识过、以身试毒过。

眼前这茶壶里的药虽不比七步散、神仙倒之类,倒也能算得上是中上等的**。

就这一句话的功夫,尚术便觉得浑身冒汗、四肢发软,两眼沉沉地就要往地上倒去。

肖云锋连忙上前扶住他,手在腕上一搭心里便有了个大概。

他一把扯开尚术的衣襟,将他扔到桌上,随即运转起功法双掌飞快地在尚术背后游走起来。

“我在这里帮他用内力催出药性,你们快到茶馆里看看情况,务必小心!”

不容他多说,心念小玉儿的王虎已经冲进了屋里。

“喝!”

王虎大吼一声,借着心头这股莽劲,一怒之下竟吼得有些震人心魄!

他这算是被逼急了,潜力爆发。毕竟王虎直到如今也不过习得两年吼功,而这一次的表现已然有点内家弟子的模样,堪比入境期的实力。

另一边,肖云锋掌中内力分为两股,一股带着灼意,一股带着寒意。

以这两种较为**的属**替游走,可以极大力度冲击尚术的神经感受,让他快速回复状态。

若是这时有其他江湖高手看到这一幕,必然会直呼怪哉。

一个人怎么能同时施展两种内功,他体内的内力不会打岔吗?

这,便是肖云锋身上的秘密之一。

尚术一经他内力**,很快回过神来:“我没事,肖大哥你快去帮他们,他们俩功夫不到家!”

肖云锋又何尝不是这样想。

虽说冯黑子的实力已经达到入境期,在同龄人中是为佼佼,但那也只是武客六境界中的最低境界。

当下双掌连拍在尚术体内留下数道内力,脚步快速轻点,施展着小虚影步飞身而去。

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只能先委屈尚术了。

茶馆内。

王虎这一吼,没什么用。

茶馆一楼空荡荡的,地扫的干净,茶具也已收拾完毕,长凳如往常一样倒放在桌上,六张方桌摆放的整整齐齐。

要不是外面的一张桌子还摆放着未曾收拾,整个茶馆就是一副平时的打烊模样。

吱呀!

楼梯口突然传来动静,王虎二话不说便气势汹汹的朝着二楼奔去。

此时的太阳已经落了半边山,茶馆内的光线十分昏暗,王虎也是因为熟悉茶馆的布置,才能迅速的做出反应。

“小心!”

冯黑子话音刚落,楼梯口突然冒出一个人影。

只见那人一身夜行衣、蒙着脸,矮小的身材缩在阴影里,很难让人看清。

若不是他脚踩到那根老旧的木板,闹出了动静,两人还真不能发现他。

黑衣人见自己身形暴露,嘴里怪笑了两声对着王虎一甩手臂,又借着阴影潜伏起来。

王虎心里一惊暗叫不好,他身上并无铁具,轻功又不好,这么近的距离哪里躲得了数枚暗器。

关键时刻,冯黑子有意识的提前连跳两下,腿上隔空一扫正巧赶在暗器之前。

“哆哆哆!”

三枚形状古怪的暗器没入一旁。

冯黑子原本是要直接去进攻那黑衣人,凭他的脚力和对这茶馆的熟悉程度,在这狭窄的地方能占到很大优势。

但他又猜测对方会突然对王虎出手发难,若真是这样,王虎肯定对付不了。

仅仅在见到黑衣人的一瞬间,还没等黑衣人有所反应,他就做出了决断。

遂不太熟练的运转起肖云锋传他的功法,脚上内力加持,一腿迎了上去。

“王虎,没事吧?”冯黑子小心提防着四周,表情不自然地关心道。

此时的黑衣人已不知潜伏到哪里,整个茶馆里静静的,空气中只剩下两人惊疑不定的喘气声。

“没事,谢了!”

鬼门关走一遭,王虎的心情也逐渐冷静下来,要不是冯黑子来的及时将那暗器给踢开了,他还真是凶多吉少。

这时,肖云锋施展着小虚影步出现在二人身前:“你们俩没事吧。”

他刚好看到冯黑子腿接暗器那一幕,心里也是吓了一跳。

“没事,尚术呢?”冯黑子关心道。

“我在他体内留了内力,一会儿就该没事了。凶人呢?”

“在楼上,可能是进屋子躲起来了。”

冯黑子又补充道:“那人用的暗器,不太好对付。”

肖云锋抬头扫视,茶馆里没有点灯,只能借着夕阳看出大概轮廓。

他小声道:“这屋里光线太暗,不便纠缠。咱们等下连带着门一起拆了冲进去,到时候有门挡着,任他有百般暗器也能给他拦住了!”

他家的茶馆是母亲亲自监工,用的木料都是实打实的好料,除非遇到会借力发力的内家高手,寻常暗器根本穿透不了这木材。

肖云锋能够如此笃定,就是认为对方只是个寻常角色,不然换做其他本领高强的高人也不会干出这等欺占平民的恶事。

王虎点头应了一声。肖云锋这话说的明白,他一点儿也不用想,力气他有的是,拆个门而已小意思。

三人有了计划,行动起来就利索许多。

一转眼的功夫,三间厢房就被他们拆了两间。

等走到了第三间门前,三人的心也都提到嗓子眼。

肖云锋小声数着三二一,话音一落,王虎立马大吼一声冲进屋里。

屋里没那贼人。

地上鲜血流了一地,吴老头半跪着扒在窗前,嘴里不停喃喃着‘玉儿……玉儿……’

人已经奄奄一息。

冯黑子暗道不好,探身向窗外一看,正巧看到对方矮小的身躯背着吴玉儿钻进山里。那身影已经极尽模糊,几乎与昏暗天色融为一体。

王虎心里大急,冲冯黑子吼道:“还在这愣着干嘛?快去追啊!”

他只恨自己练的不是轻功,不然哪还用得着别人去做,自己直接翻出窗外追去了。

冯黑子看了看窗外没说话,暗自咬咬牙,手上往窗台一按就要向外跳去。

可他身子还未探出,脚上便忽得力气全无,紧接着整个人扑通一声歪倒在地,手上撑了几次都没能坐起身。

肖云锋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连忙把冯黑子裤脚一掀。

只见冯黑子小腿上,一枚拇指大小叶状暗器没入其中,伤口不大,半寸尖细,周围一大圈已经成了乌紫色,脚下到大腿的血管全部暴涨着紧绷起来,显然是中了不轻的毒。

又因为冯黑子强撑着伤口走动,导致伤口破裂,脚腕上满是毒淤黑血,可怖森森。

肖云锋先是点了冯黑子的穴道,减缓毒素流通,紧接着小心将暗器取出。

“是刚才那一下!”

王虎心里一颤,这肯定是之前帮他挡暗器时挨到的毒镖!

冯黑子挨了毒镖后不仅一句话没说,还继续帮着他找吴玉儿,找那个贼人……

可自己怎么对他的,自己竟然朝好朋友吼!

如果自己再有用一些,如果自己的本领再强大一些!

可恨,真是太可恨!

我怎么就这么没用!

“啊!!!”

王虎想的极端,忽然昂头怒吼,一时间血气爆发,似是有几分走火入魔前的癫狂之意。

他脑袋不太灵光,想事情总是一根筋,一连串受了不小的**,终究有些吃不消。

肖云锋正准备专心为冯黑子疗伤,不曾想到王虎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发性。

一筹莫展之际,一名长须带刀官客站在门前,青白官衣满是肃杀之气,虎躯之下霸气清明!

眼见王虎这番模样,带刀官客二话不说单手掐印。

随着口中传来一声厉素口诀,纯白色飞符凭空出现!

“白玉显象:震!”

白色飞符拖着长条尾巴临在王虎额前,幻作千万条丝线钻进他的脑中,如同变戏法般美轮美奂。

愤怒吼声噶然而止,王虎布满血丝的双眸猛地一睁便无力倒下。

带刀官客不再看他,鹰眸横扫四周,最终定格在地上那枚叶状暗器。

尚术站在他身旁,手撑着门边,脸色还有些苍白。

他一见到这名官客,就赶紧向对方求助,然后一路跟上了二楼,几乎用尽全身力气。

肖云锋一看来者是熟人,顾不上招呼,慌忙从衣服里掏出一个八卦坠饰。

轻轻一拧,八卦的一角便错开个口,吐出一粒丹药。

冯黑子见他掏出保命的东西,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肖云锋按住。

“别乱动。”

肖云锋喂他吃了解毒丹,又赶忙用内力助他消化。

这次的内力与之前帮助尚术时所使用的内力又不同,用的是一股木属性的暖意内力。

不多时,冯黑子腿上的伤口处喷射出一道恶臭血瘀,随着毒液被逼出,腿上乌紫色的毒印也渐渐淡了几分。

肖云锋把冯黑子交给已无大碍的尚术,看了一眼昏睡过去的王虎和窗下死不瞑目的吴老头,摇头叹了口气。

转身向长须带刀官客躬身作礼:“多谢白先生出手相助,若不是白先生神符显威,我朋友怕是要走火入魔,从此走入歧途。”

白先生朗声道:“无妨,肖小友还是尽快将小友们安排好,早些引我去见你父亲吧。”

说罢,便背过身去。

他堂堂「三品境——出尘期」带刀官客,还用不着给几个小辈避嫌,之所以转过身来,也只是一点为人的礼节罢了。

肖云锋从口袋里掏出二十两白银塞到尚术手中:“冯黑子服了药,再过一会儿就能活动了,这钱你拿去给他买点生血的补补。还有,你们两个看好王虎,安抚好他不要冲动,毕竟谁也料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让他不用太自责了。”

他顿了顿,又将手中的新刀放在桌上:“这把刀明天拿去当了,给吴老头换个好棺材,顺便请人做趟法事。这几年他待咱们也是诚心,让他一路走好吧。”

接着他又交代了一些小事,交代完了这一件,又想再说一件……突然生出这么多事,他自己也有些心烦意乱。

原本想要好好的吃个散伙饭,大家一起乐一乐,耍耍疯,谁知突然生了这样的变故,真是让人唏嘘不已。

回去的路上,白素生突然道:“这次来拜访你父亲,是想请他帮忙看一些凶器。”

小说《云肆飞》 第二章 茶馆、贼人、玉儿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