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更新时间:2019-08-27 09:10:21

帝姬传之红颜劫 连载中

帝姬传之红颜劫

来源:琼花赤须龙 作者:雨儿山分类:仙侠主角:琼花赤须龙

该小说妙手丹青,层次清晰 ,笔头生花,该小说叫做帝姬传之红颜劫,主要讲述了琼花赤须龙之间的爱情故事,琼花赤须龙小说的名字是《帝姬传之红颜劫》,雨儿山原创小说《帝姬传之红颜劫》,雨儿山为主角的小说叫《帝姬传之红颜劫》,小说独具匠心,层次清晰 ,落笔如有神,非常精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兀术带唐括穆哥回到府邸时,远远的看见府外张灯结彩,门楼上挂着两个大红灯笼,走入府内,只见院子里跪着一群女子,这些女子是太宗赐予兀术的妾婢,仪福帝姬等人。

穆哥笑道:“四太子,你瞧瞧,是谁这么大的火气,深更半夜的,不让人休息,反而让人跪着,真是太煞风景了。”

兀术愁眉不语,走入大厅,大厅里挤满了人,海莲精神抖擞的坐在金镶玉雕山水纹鎏金榻上,正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温酒,兀鲁坐在她旁边,望外面的月色发呆。大娘子耶律观音手拿佛珠,站在海莲身后。二娘子耶律拂奴,坐在椅子上擦拭银刀,白花趴在一张大圆桌子上打瞌睡。

桌子上排满了美味佳肴,野味果蔬,有汉人厨子做的燕窝熊掌,也有女真特色扁食混沌。

海莲一见到兀术,把手中的温酒递给身旁的侍女秋娘,忙迎上去,道:“兀术,怎么才会回来,皇上也真是的,有什么要紧的军国大事,要谈得这么晚,你饿了吧!我呀!为你摆了一桌庆功宴,快来尝尝。”

一旁的穆哥笑道:“姐姐,四太子吃过饭了,皇上赐的,你这饭四太子可是吃不了。”又故意瞄了几眼桌子,痛惜道:“哎呀!真是丰盛啊!不过倒是可惜了。”

海莲戒备似的看着穆哥,冷冷道:“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出去。”

穆哥笑道:“姐姐,以后不管你欢不欢迎,高不高兴,我都要在这住下了。我和四太子已经在皇上、皇后面前喝了合卺酒,我是四太子的妻子,姐姐,你说,我住哪好呢?”

海莲听了大怒,喝道:“兀术,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兀术温和劝道:“莲儿,这件事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你先回房去,我慢慢跟你说。”

海莲指着穆哥喝道:“有什么话,就在这说,你只需要告诉我她说的是真还是假。”

穆哥闻言冷笑道:“四太子,有什么话还是一次说清楚的好,珊瑚你来告诉海莲娘娘是怎么回事。”

那叫珊瑚的女子,上前道:“莲娘娘,穆娘娘说的是真的,皇上确实把穆娘娘赐予四太子为妻,娘娘与穆娘娘都是嫡娘娘。”

珊瑚话还没说完,只见一个有力的手掌,啪的一声打在珊瑚的脸上,那白净的小脸留下五个手指印,一边脸肿的老高,嘴角殷殷渗出血来。

那婢女喝道:“什么穆娘娘,莲娘娘,这里只有一位娘娘,就是莲妃娘娘,你这贱婢再敢胡说八道,小心我剥的皮。”

这侍婢是从小在海莲家做杂活的女真人,名叫阿蒲纯,年纪不大,力气可不小,心眼有些实诚,只要稍微对她好些,豁出命似的效忠,性情有些急躁。海莲出嫁时,她的嫂嫂乌古论氏特意让她带到四太子府的陪嫁女。

穆哥一看自己的婢女被打,那小丫头还敢出言不逊的侮辱自己,又气又怒,冷言道:“既然莲娘娘不相信,就四太子说个明白,若四太子也说不明白,那只能请皇后娘娘亲自说明白了。”

兀术嗔道:“莲儿,别闹了,以后你和穆妃和睦相处,今日天色晚了,都回去休息吧!”

海莲听了,突的扯住金兀术的衣襟怒喊道:“你喊她什么,穆妃,你忘了你答应我过什么,你说,以后不管有多少女人,妻子都只有我一个,完颜兀术,你说,你说话呀!”

兀鲁忙把海莲拉开,拉倒案几旁坐下,道:“海莲,你别这样,哥哥这样做肯定是有原因的。来,你先喝杯酒,静静气。”

海莲不耐烦的推开杯子,那酒恰好洒了兀鲁一袍子。海莲猛地站起来,喊道:“完颜兀术,你别走,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兀术止步,回头看了一眼怒气冲冲的海莲,叹了一口气,对站在一旁秋娘道:“你让人把绿水阁收拾一下,让穆妃住。”又对穆哥道:“以后需要什么,都找这个丫头,去休息吧!”

穆哥忙道:“谢四太子,臣妾暂时不需要什么。四太子,今晚不陪臣妾吗?”

兀术揉头道:“今晚吃多了酒,有点晕,恐怕不能陪你了。”

穆哥走向兀术,笑盈盈道:“臣妾和汉人学过几招推拿之法,专解疲劳的,不如让臣妾给太子揉几下,试试看行不行。这大晚上的,太子也无需让人收拾屋子了,臣妾在太子处迁就一晚上就行了。四太子,你说,可好吗?”

兀术尚未回答,海莲气的怒火沸腾,随手拿起桌上的酒壶,朝穆哥掷去,兀术急忙一把拉过穆哥,那酒壶砸到门上,嘭的一声,摔成碎片。

兀术喝道:“海莲,你真是越来越放肆了。”海莲愤恨恨的看着兀术、穆哥,猛地拿起案几上耶律拂奴的宝剑,兀鲁一把按下,道:“你做什么,别做傻事。”

海莲道:“你放手,别管我,”穆哥惊恐道:“四太子,莲姐姐要杀我,太子可得为我做主啊!”语气娇娇弱弱,可神情却无半分害怕,兀术叹气道:“以后,你不用理她,休息去吧!”

海莲、兀鲁两人你推我夺,厮打一番。再去瞧时,哪有兀术、穆哥的影子。

海莲望着桌子上的美味佳肴,都是精挑细选,花了一下午的心血制成的,顿时心感凄凉,手提宝剑,猛一下把桌子劈成两半,那些盘子、蝶儿,蔬果、鱼肉滚落一地。

白花惊呼,道:“嫂嫂,你这是干什么,你生四王兄的气,也不用这么着吧!”海莲冷冷一笑,嘭的一下把宝剑怒摔到地上,疯跑了出去。

兀术打发穆哥了,揉着昏沉的头正要回云鹰殿。

秋娘喊住兀术道:“四太子,皇上赏的三位娘子怎么安置呢?还在庭院里跪着呢?”

兀术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仪福等人,叹道:“你看着办吧!”

秋娘答应着,心里可犯难了,莲娘娘不希望别人靠近四太子,四太子殿宇附近是不能住了,东边是大娘子、二娘子住的屋子,这几位娘子虽说地位不高,也是宋朝的公主,不可当奴仆对待,心下略一谋划,拍手道:“有了,西南角一处小院子正空着,与他们住正合适。”

当下把仪福等人安排在最西南角的一座偏僻院子里。这座小院子,只是大四合院里的一个,大的四合院叫做什锦院,住着各族的奴仆。在这座大的四合院西面角落有个小四合院,原本是放杂物的地方,秋娘收拾出来,让仪福等人居住,仪福给这个四合院起了个名字,叫“醒心院”。

醒心院正中间是堆满灰尘的厅堂,两边一东一西两间耳房。因仪福他们住进来的时候是晚上,没有看到院子里的风光。其实院子里面长着斑叶竹子,斑叶竹子的枝干十分粗大,密密匝匝的叶子夹杂着不知名的野花把整个院子都给笼罩住了,猛一走进去甚为阴凉。众人在微弱的灯光下瞧瞧屋子,及其简陋,屋子里只有炕,破旧的凳子,桌子。

玉香埋怨道:这么简陋,这要怎么睡呢?”

秋娘道:“娘子不要怪罪,因娘娘没有吩咐,我也不敢擅自做主,这只是暂时的,过些日子,总会有好去处与各位娘子的。”

懿肃贵妃王氏忙把自己偷藏的玉簪,塞到秋娘手中,道:“听姑娘的口音,倒像是南朝人,以后烦请姑娘多加关照了。

秋娘笑道:“夫人说的是哪里话,我也只是太子府里的下人,哪里就能照料到你们了,以后有什么事能帮些就是了。”

王氏忙笑应了,把秋娘送出门。

王氏,夜合、路袅袅住在东屋,玉香、玉嫱、何羞香住在西屋,仪福、雨晴、金英涛住在后院的西间,玉儿、冯阿宝住后院东间。

仪福站在窗前,望月无眠,雨晴站在后面,轻轻道:“奴婢草草收拾一下,虽有些简陋,帝姬好歹将就着,早些休息吧!”

仪福转过身来,拉着雨晴的手,感激道:“跟你说了多少边了,以后不要再喊帝姬,世上没有帝姬了,有的只有我赵仪福,姐姐,你若不嫌弃,就喊我一声妹妹吧!”

雨晴哽咽道:“奴婢不敢,在奴婢心里,帝姬永远是帝姬。”仪福温和道:“雨晴,你如此生分,莫非你也不愿意任我这个亡国帝姬做姐姐吗?”

雨晴忙道:“不,不,奴婢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帝姬千万不要误会,奴婢没有福气做帝姬的姐姐,但是奴婢会永远陪着帝姬。仪福听了拉着雨晴的手,两人相对而泣。

秋娘刚走什锦院,只听见后面一个稚嫩的声音呼喊她。

秋娘回头一看,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穿的破破烂烂的,脸上也脏兮兮的,跑的气喘嘘嘘,猛的跪倒秋娘面前,哭泣道:“求姐姐,救救我。”

秋娘先是一惊,淡淡道:“我救你什么,你该庆幸,你被发配到这了,要是把你发配到浣衣院那不见天日的地方,你才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连哭你都找不到哭的地儿。”

又打量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可是宋人。”

那小姑娘忙道:“奴婢冯阿宝,扬州人士。求问姐姐,这里可是四太子府吗?刚才走过去的那人可是四太子。”

秋娘道:“可不就是四太子。”阿宝欣喜道:“若是四太子,就太好了。”

秋娘忙四处张望一下,把阿宝拉起,温和道:“这些话,跟我说说也就罢了,可不能再和别人说去。我可告诉你,莲娘娘可是最容不得太子身边有别的女人。你若是想打这个主意,我劝你早死了心吧!”

阿宝连连摆手,道:“不是,不是,我没有打四太子的主意,我知道自己的身份,我是想求求姐姐,能不能让我见见白花公主。”

秋娘疑惑道:“你见白花公主做什么,公主也是你能见的。”

阿宝激动道:“在汴梁刘家寺时,我伺候过白花公主,公主喜欢喝我煮的茶药汤,能不能求姐姐问问公主,还要不要喝茶药汤了。”说着,忙把一个小银锭塞给秋娘。

秋娘恍然大悟,笑道:“你这丫头鬼心思还不少,我去和公主说说,看她还要不要你。那银子你自己留着吧!都是贫苦人家的孩子,都不容易。”阿宝听了喜的连连道谢。

海莲策马狂奔,不知道要去哪,任由马随便跑,不知跑了多久,马乏了,人累了,坐在草地上呆呆的出神。

忽的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怎么一个人在这,”海莲也不回头,已明白来人是谁,道:“希尹哥哥,怎么来了。”

希尹坐在海莲旁边,道:“我知道,你心情不好,特来瞧瞧你。”海莲道:“你怎么知道我心情不好。”

希尹道:“皇后让四郎君娶了穆哥,我知道你心情肯定不好。”

海莲道:“你也知道了。来看我笑话是不是。”

希尹叹息道:“我看你什么笑话,我一直担心你,怕你接受不了,没想到你还是接受不了。”

海莲怒道:“我是接受不了,我为什么要接受,他完颜兀术凭什么,我一心一意对他,他也应该一心一意对我,希尹哥哥,好不公平啊!我恨他,恨死他了。”

希尹道:“你果真恨他吗?若恨他,为何不离开他,当初又为何嫁给他,莲儿,你可知道我对你的心意,你知道当我知道你要嫁给他的时候我有多痛苦吗?难道这些年来,你只把我当哥哥,可纵然你只是把我当哥哥,我依然把你当成最心爱,最心爱的人,这些你都明白吗?”

海莲道:“希尹哥哥,你不要说了,是我对不起你,希尹哥哥,你人这么好,又有才华,一定可以找到一个疼你,爱你的好姑娘的。我永远都是你的妹妹,最亲最亲的妹妹。就像小时候那样,我老喜欢缠着你,让你陪我玩,陪我打猎物,希尹哥哥,以后你还会这样陪着我吗?”

希尹认真的看着海莲,道:“莲儿,你还是喜欢兀术,是不是,你离不开他,对不对。你说实话。”

海莲语气坚决道:“是,我喜欢他,一直一直都很喜欢,我也离不开他,也不想离开他,可也忍受不了他身边有别的女人,希尹哥哥,我该怎么办哪!”

海莲说完忽然抱着希尹大哭起来,希尹任由她抱着,很久,很久,海莲止住了哭声,希尹的衣袍上湿了一大片。

海莲不好意思,红着脸道:“希尹哥哥,对不起,弄脏了你的衣服。”

希尹笑道:“衣服脏了,倒没什么,见海莲儿哭,可是稀奇的很。怎么样,哭出来,心里是不是舒服多了。”

海莲儿低头不语。希尹叹气道:“既然你离不开四郎君,那就得接受他,同时也得接受他身边的女人。”

海莲淡淡道:“难道就只能这么委屈求全吗?”

希尹道:“本来你不需要委屈的,你就像天上的雄鹰,地上的麋鹿,自由自在的,可你偏偏把翅膀锁起来,不飞也不跑,我真是怀念以前的那个莲儿,敢做敢当、无拘无束的莲儿,不会为了任何人烦恼,也不会为了任何人委屈。”

海莲自言自语道:“以前的莲儿已经不在了,虽然她以前过的很快乐,可她的心很空荡,自从遇见了一个人,他的影子就刻在了她的心上,从此她的心也就有了着落,满心是他,满眼是他,满脑子还是他。”

海莲突然抓住希尹的手,焦虑道:“希尹哥哥,我问你一件事,你一定得跟我说实话。皇后赐婚的时候,兀术他是怎样的神情,他高兴吗?他有拒绝过吗?希尹哥哥你快告诉我。”

希尹道:“这重要吗?”海莲点头道:“重要,重要,十分重要,希尹哥哥,求求你快告诉我。”

希尹背对海莲,望着天空的月亮,良久道:“四郎君是不乐意娶穆哥的,皇后好像铁了心一般,非得让四郎君娶穆哥。”

海莲听完,心里略有安慰,刚才的满腔怒火,平息不少,道:“希尹哥哥,谢谢你,我知道怎么做了,我先回去了。”

海莲骑上正在吃草的马,腿轻踢一下马肚子,那马仿佛也感受到主人的喜悦心情一般,一溜欢跑出好远。

希尹望着海莲渐渐消失的身影发呆,喃喃道:“你又何苦自己骗自己。”许久,骑马归去。

小说《帝姬传之红颜劫》 第018章 海莲大闹庆功宴,完颜希尹诉衷情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