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更新时间:2019-04-29 07:10:04

皇尊 已完结

皇尊

来源:帝夏紫若 作者:青涩分类:仙侠主角:帝夏紫若

这里提供帝夏紫若是《皇尊》小说的解答,《皇尊》是仙侠的小说,《皇尊》主要讲述了帝夏紫若的爱情故事,作者:青涩,主要讲述了帝夏紫若之间的爱情故事,该小说叫做皇尊,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层次清晰 ,文笔娴熟,.........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没过多久,帝夏顺着感觉向着丛林深处走去,这时一道嘹亮的鸟鸣声,划破长空中,周围的树木都发出沙沙的树枝砰撞的声音。

帝夏闻声脸色一变,这种声音如此熟悉,只那只三十多丈的鸾鸟才能发出如此嘹亮的声音吧,他脚下猛然加速,快速地向后退去,他可不想与那鸾鸟相遇,上次幸运,鸾鸟没有理会,而这次,帝夏把握如此幸运。

正他离开的时候,他的前面扑棱棱一个怪头怪脑的动物已经拦住了他身后的退路。那怪鸟,混身黑色的羽毛,还泛着点点亮色。圆圆的鹅黄的眼珠,滚滚望着帝夏,长长的鸟喙,一张一合地吞吐着血红的舌头,那残留的血迹,正说明有一个鲜活的生物已经死在了它这口长长的鸟喙之下。

它那那两米多高的庞大身已经拦住帝夏的去路,它扑打着那两只坚硬如铁的翅膀,刮起了一阵狂风。

帝夏眉头一皱,心下骇然,这只怪鸟身上散的凶猛气息已经超出了一级蛮兽壮状态,看那只随时都会扑来的长喙,帝夏不敢小小觑。

帝夏紧紧了手中的一米五的长刀,刀刃斜倾,散发着阵阵寒光。

“让开!”

帝夏冷冷地说道。

他从古怪的大鸟那里已经察觉危险,他没有把握在没有伤势的情况战胜这个古怪的大鸟,在这个时时都充满危险的蛮荒丛林里,时刻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嘎——”

怪鸟发出尖锐的长鸣,扑打着翅膀,时刻都会朝着帝夏扑来来,让帝夏感受到沉重的压力。

帝夏越发警惕,运行的自己力量,像一个盯着怪兽的猎人,时刻警惕着怪兽的反扑。时间就在这种对恃中缓慢地消耗,一种无形地压力在两者中周围形成,寂静中都能听到,咚咚的地跳声。

时刻传来蛮兽吼叫的森林,此时也再也没有传来,那只怪鸟闪动着那鹅黄色的眼珠,死死地盯着对面手持长刀,傲然而立的帝夏,似乎是在打量着在帝夏的那一个地方,划开他的肉血,品尝着眼前这个鲜美的食物,它已经感觉到眼前血肉的异常,定是一种大补之物。

只是那食物身上散发的一种危险,让它拿不定主意。

此时,帝夏额主上已经见汗,只是他还没有找到克敌至胜的办法。他不知道这只怪鸟身上那层黑色泛着亮光的羽毛,能否阻挡自己长刀的峰利。

二者都陷入一种敌不动我不动状态下,谁也不愿意首先打破对恃。

正在这时,紧张的气氛中有一丝异动,那种古怪的大鸟发出一声刺天的长鸣,舞动那两扇如门一样的翅膀,向帝夏冲过来。

帝夏手中的长刀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向着冲来的大鸟欺身而上。

逃跑不是帝夏的风格,更不是此时所需要的举动,如果逃跑,那身子肯定会被那长长的鸟喙,洞穿而过。

“着!”

帝夏的长刀已经向怪鸟的头颅砍了过去,要刺进怪鸟的喉咙。这时,怪鸟门扇一般翅膀砰地一声,扇在宽大的刀面上,金戈交鸣,擦擦点点的火光,厚重的刀面,竟然被鸟翅弹飞而起。

帝夏手臂发麻,一股酸软之力,从长刀上传来过来。这一刻,这柄在帝夏手中灵活自如的长刀差一点脱手而去。

帝夏大骇,这怪鸟的翅膀是什么铸成,怎么会有铁一般的硬度和弹性,甚至有一种古怪的力量。这不是寻找的蛮兽,更是没有听说过,这种像鸟又像鸡,身体超过的怪鸟,肯定是某种变异的存在。

帝夏急忙侧身,青褐色的长喙嗤地一声,从帝夏身侧划过,把他本已经破烂的衣服,又划开一个长长的口子。

紧接着一道疾风吹来,怪鸟的又一只翅膀呼地一下,向帝夏扇区来,已经笼罩住帝夏的整个身体,又是如此近的距离,根本来不急躲闪,那坚硬如铁的翅膀已经狠狠地拍在了帝夏的身体上。

“砰!”

一声闷响,帝夏的身子如同沙包一般,被鸟翅一下子扇飞而去,砸在丛林中的枯枝败叶之中。

“嘎嘎——”

一阵兴奋的尖鸣,那只古怪的大鸟,拍打着翅膀向帝夏冲了过来,那长长的鸟喙不停向帝夏身上刺来,像手持锋利的长剑,放着黑色的剑芒。

帝夏挥舞着长剑,躲开那长长的鸟喙和那两只大门一般的翅膀,已属不易。

长喙在帝夏的身上,留下一条条血痕,一道道血液从帝夏的身上流出。帝夏的长刀避过那两扇翅膀,划在那只古怪的鸟毛,留过一道白色的痕迹,和几根鸟,帝夏脸色狰狞,身上的流下的血液一瞬间停止流出,淡淡的白芒从帝夏血色的皮肤上泛起。

“变身!”

一道低沉的怒吼从帝夏的口中吼出,那泛着淡淡白芒的莹白皮肤,顿时肌肉纵起,虬筋横生,血脉高涨,浑身通红,整个身体,大了一圈,再也不是那个英俊苗条的少年,而像徒然间生出的巨人,浑身上下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

徒然的异变,让那只古怪的大鸟一瞬间怔在了那里,它的内心深处涌出了浓浓的恐惧感,它似乎感受到刚开始那种让自己恐惧的情绪。它挥动着那黑色坚硬的翅膀,急忙向后退。

然而一道寒芒带着尖锐的破空声向向它的胸膛劈了过来,顿时,它的鸟心底涌出了浓浓的恐惧,似乎看到什么可怕的事情,它扬起那一双坚硬的翅膀拼命一挡,然而寒光所过,一声皮肉撕开的声音在场中响起,顿时血液飞溅,鸟毛满天。

帝夏手中的那化为寒芒的长刀,竟然只有一丝停顿,劈开挡在面前的坚硬翅膀,直接向怪鸟的凶膛上划了过去。

巨力冲击,那只怪鸟扑腾腾地摔出了十米的位置。

帝夏双眼通红,手持着血迹淋漓的长刀,迈着沉重的脚步,向那只怪鸟走去。

正在这时,一道箭影地嗖地一声,从远处飞了过来,直接射到怪鸟流着血液的伤口,深入肉里。

几个身影鱼习贯而入,出现在帝夏视野内,为首的高大青年,手持长弓,警惕地望着帝夏,冷声说道。

“这是我们猎虎小队追击的怪鸟,还是留给我们猎虎小队来处理吧。”

帝夏闻声,心头冷笑,理也不理,大步向怪鸟奔去。左手抄起,狠狠地向怪鸟正流血的胸膛一抓好,一颗淡黄如怪石一般,亮晶晶的晶块,血淋淋地被帝夏掏了出来。

“你!”

那个高大的青年,顿时脸色一变,手持长弓嗖地一箭向帝夏射来。

帝夏两眼一眯,不也让这泛着莹色的箭矢射在身上,虽然变身的状态,他还不确实,这看似强悍的肉身能否经起这飞来的一箭。

他反手一刀,只见寒光一闪,无比精准地劈在那飞来的箭矢之下,咔地一声,那箭矢,一分为二,无力地掉落在那地上。

然而这个小队平时配合默契,就在为首的高大青年,射出一箭的同时,身边的三人已经欺身而上。

一个身持大斧的黑脸汉子,迎着帝夏的脸袋就是一斧,那斧快如闪电,那斧浑后有力,那斧就要夺去帝夏的性命。

一刀劈落那飞来的一箭的帝夏,还没有来得急松上一口气,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疾风,瞳孔猛地一紧,觉得自己的性命就在这一瞬间交待这里。情急之下,他右手哗地一扬,横刀挡住迎来的斧。

“砰!”

一声闷响,那柄钢铁大斧一下子,砸在了刀背上。此时帝夏的变身之力作用在长刀,白芒泛起,那柄钢铁大斧,已经被帝下长刀反弹而出。

那人怎么受得起,帝夏的变身之力,虽然只是刀背的反弹之力,也不是谁都能承受得起的,帝夏的一刀之力都能破开怪鸟的坚硬防御,岂是这黑脸男子能够承受的。

嗖地一声,随着两件兵器的相撞,那个大斧飞了出去。那黑脸汉子,砰地一声也被反弹倒地。

帝夏受到反弹之力蹬蹬地倒退两步,发说他的运气还真是好,就在他刚退后的一瞬间,一道青光闪过,一把秀剑已经刺在了他刚才所在的位置,只是慢了一点,他的大腿处已经被那剑划了一条血口。

否则怕是自己的小腹都被这一剑刺穿。

帝夏心有余悸,然而还没有等他站住脚跟,一个青袍的少年已经欺身闪到帝夏的身边,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握着长刀的右手突然一紧,自己的身体已经凌空而起,再也没有一处着力。

人的力量往往来源于大地,当在悬浮在空中的时候,也是他力竭的时候,此时的帝夏就是这样,还没有等他,想到应对之法。只听耳边一阵低喝。

“八极摔!”

砰砰砰!连着三声闷响,帝夏还没有来得急眨眼,就已经被那个青衣少年摔了三次。

几乎只是一瞬间,阵阵尘烟飞起,又一次落下,帝夏被摔在当场,放倒在地,倒在地上喘着粗气。那烈虎小队四人已经把倒在地上的帝夏给围了起来。

“把怪鸟的蛮珠交出来,饶你不死!”

为首的高大青年,手持着棕色雕着花纹的长弓,冷冷地盯着帝夏。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