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更新时间:2019-05-15 07:17:14

情深几许,共白首 已完结

情深几许,共白首

来源:凉安夏槿 作者:青柠分类:言情主角:凉安夏槿

《情深几许,共白首》是一部言情小说,《情深几许,共白首》小说主角是凉安夏槿,小说讲述凉安夏槿之间的故事,内容文从字顺,行云流水 ,实力推荐,凉安夏槿为主角的小说叫《情深几许,共白首》,在这里可以看凉安夏槿小说阅读,小说博学多才,文章雅致,内容精彩绝伦,非常精彩,.........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一大早就不见凉安,夏槿想要去找凉安却被程二嫂制止住。

出不去的夏槿就一直在屋里哭,哭到嗓子哑了也不停止。

又是一个黄昏,凉安才回来,并且全身都是泥土,尤其是脸也沾上了土,显得极为搞笑。

一看到凉安回来,夏槿就破涕而笑,朝凉安奔跑过去,一把抱住他,哭着说,“还以为哥哥不要我了!”

凉安轻轻推开夏槿,说,“我身上很脏呢,夏槿。别弄到你身上了。”随后,他伸手弹了一下夏槿的额头,有些生气的说,“我不在你又哭鼻子了吧?声音都哑了。”

夏槿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般低下头,轻声说,“哥哥,对不起。”

凉安笑了笑,然后跑到竹篮里面立马拿出了什么放在背后,然后跑到夏槿面前,轻声说,“猜猜我给你什么惊喜呢?”

“难道是兔子吗?”

“诶?你怎么知道?”

“哥哥,你真笨啊,我已经从你身后看到兔子的两只腿啦!”

凉安失望的垂下眼睑,从身后拿出一只白色的兔子玩偶。

他原想给夏槿一个惊喜的。

夏槿抱过兔子玩偶,高兴的围着凉安蹦蹦跳跳,银铃般的笑声久久回荡在这片土地上。

程二嫂看着他们,眼眶渐渐泛红,想到他们即将就要离开,心里就仿佛被无数只蚂蚁啃噬般疼痛,泪水无声的滑落在脸庞。

时间总是来的很快,一眨眼竟已经满三个月了。

一大早就听到驴的声音,不到一会儿就听到敲门的声音。

早就起来了的凉安走过去开门却立马被一个人所抱住。

凉安不用看都知道是谁,他无奈的说,“半岛,松开。”

半岛听到凉安的话,急忙松开,睁着一双挂着泪珠的眼睛望着凉安,“凉安,这三个月你受苦了!好想你!”

话刚说完,泪也随之流了o下来。

“喂,你这家伙还是没变,还是那么爱哭。”凉安替半岛擦拭掉泪水,微微无奈的笑了一下。

半岛仿佛发现新大陆般睁大了眼睛望着凉安,好半天才大叫着说,“凉安,你变了!”

“哪里变了?”凉安疑惑的问。

“变的温柔了!”

“难道我之前不温柔吗?”

“也不是这样啦……”

就在半岛和凉安你一句我一句的谈话中,行李都被搬上驴的背上。

因为道路崎岖,车也开不进来,当地人的交通工具便是驴。

夏槿跟程二嫂说了再见后被凉安之牵着朝一只驴走去。

程二嫂目送着被凉安之牵着的夏槿和被陈若星牵着的凉安慢慢走远,布满许些皱纹的脸一如既往的没有一丝表情,只是那双沧桑的眼睛增添了不曾有过的忧伤。

突然,走到一半的凉安转身朝程二嫂奋力奔跑过去,一把抱住了程二嫂,轻声的对她说了一句话后才转身朝凉安之又跑去。

看到那两个坐在驴身上的身影渐渐消失不见后,程二嫂眼眶中的泪水终于争先恐后的流淌出来。

她再也压抑不住的蹲xiashen,痛哭出声。

泪水模糊了双眼,隐隐约约她看到那绿油油的树苗……

耳畔仿佛回荡着那两个孩子银铃般的笑声。

她说不出心里什么感觉,只是感觉很痛苦,仿佛被无数只蚂蚁啃噬般疼痛。

凉安,夏槿,还有缘再见吗?

痛哭中的程二嫂突然想到凉安跑回来对她说的那句话,一想起那句话,痛哭中的她就忍不住的破涕而笑。

————喂,记得每天给自己一个微笑。

小鬼。你也是。

这一年夏槿七岁,凉安七岁。

……

……

一年后。

七月盛夏,瓦蓝瓦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火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学院里喷泉的水烫手,**辣的太阳撕开了大地的皮。

凉安替满头大汗的夏槿擦拭掉额头的汗水,递给她一瓶饮料。

“谢谢哥哥。”她“咯咯”地笑着,如银铃般清脆悦耳,又让人觉得软软糯糯的。

接过饮料,把冰冷的瓶子放在烫烫的脸上后,又急忙放在凉安的脸庞上。

“干嘛呢?”脸部一阵冰冷,舒心的感觉触到心底。

“哥哥,凉快吗?”她微微泛红的脸蛋像一朵盛开的小花,灿烂得令太阳都黯然失色,仿佛就是这世间最美的天使。

靠在树底下乘凉的凉安压低了头上的鸭舌帽,拿开瓶子,丢到夏槿面前,“啊……这天气真是要命了,竟然还上体育课,也不怕学生中暑,真是可怕的老师,嘁,真低能,要我是老师,早就带学生去小卖部吃冰了。”

“哥哥,等下就到我们跑步了。”夏槿扯了扯凉安的衣角,睁着小鹿般的眼睛望着他。

凉安扯过被她扯着的衣服,看了她一眼,说,“我知道,不用提醒我。”继而他又闭着眼睛,像在睡觉,“嘁,本来我四年级的,结果要留级陪你上三年级。”

“哥哥……”夏槿委屈的看着凉安。

凉安睁开眼睛,抬高鸭舌帽,“干嘛?”他顿了一下,又说,“夏槿,你想吃什么?”

“啊?”

“问你想吃什么啊,听不懂吗?”

“甜甜的冰激凌!”

凉安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草,又再次压低了鸭舌帽,“嘁,果然还是个小孩子。”双手插兜,朝树荫里走去。

夏槿急了,想跟上去,“哥哥……你去哪里啊?马上就到我们跑步啦!”

“别跟过来。”凉安没有回头。

一直很听凉安话的夏槿,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眼眶湿湿的,听到老师喊自己的名字和凉安的名字时,夏槿深深的望了一眼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凉安一眼,然后转身朝老师跑去。

见到才夏瑾一个人,老师皱眉,“夏槿,凉安呢?”

夏槿紧张的搓着小手,小鹿般的眼睛不敢看老师闪着金光的眼睛,“哥哥……哥哥去厕所了!”

“撒谎!”

老师的一声狂吼吓的夏槿全身一颤,眼睛瞬间湿湿的。

老师生气的后果便是,让夏槿也跑完凉安的那一份。

于是,红色的跑道上,那个穿着天蓝色连衣裙的小女孩跛着左脚一上一下的跑着步,透明无色的汗水顺着她白皙的脸颊流淌下来。

小小的她耳朵里所承载的是那一声又一声的嘲笑声。

她难过,可是当她微眯着双眸望着太阳的时候,她却笑了。

笑容如昙花一现。

她笑的那么开心。

哥哥!

可是阳光啊!

体育课下了之后,课间时间都没有见到凉安。

夏槿一直踌躇在走廊,时不时的看向楼梯口和楼下的场地。

直到上课了也没能见到凉安。

刚好这节课是班主任的课,得知凉安逃课,班主任从进教室就一直铁青着脸,声音冷的让夏天显得不那么热。

上课大约十分钟后,凉安回来了,夏槿紧绷着的小脸终于有了笑容。

凉安提着冷桶,没有打报告的直接走进教室,迎着无数只眼睛穿过走道,站在夏槿面前。

阳光透过薄薄的玻璃和薄薄的窗帘溜了进来,漏到他身上变成了淡淡的圆圆的轻轻摇曳的光晕。

他的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像是面上的一道涟漪,迅速划过脸部,然后又在眼睛里凝聚成两点火星,转瞬消失在眼波深处。

“凉!安!”班主任气愤的咬牙切齿,虽然凉安之说过按照普通学生一样教育,但毕竟他是凉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但如果自己这么放过他,凉安之得知了就不会放过自己了。

最后脑中的天使和恶魔大打了一架,班主任终于决定还是要略显责罚一下。

“上来!”班主任大喊。

凉安仿佛没听到似的,对夏槿说,“里面有各种冰激凌,不过我都买了你喜欢吃的蓝莓味。”然后,才微微一笑,朝讲台上走去。

于是,老师用了剩下的时间通通来批评凉安,又对他做了处分。

这是夏槿记忆中凉安第一次被老师批评。

这一年,夏槿八岁,凉安八岁,是夏日。

……

时光流逝。

阳光暖暖的透过树枝丫照在小小的女孩身上,小女孩咯咯咯的一直笑个不停。

牵着她手的男孩把一个冰激凌递到她手中,“笑什么?跟个傻子一样。”

夏槿扬起小小的脑袋,望着虽然跟她同龄却比她高一个脑袋的凉安,咧出缺了几颗牙的嘴嘻嘻笑着。

她说,“因为!阳光和哥哥都在我身边,而且我终于看到梦寐以求的游乐园了!最最最重要的是!我手中有着甜甜的冰激凌!”

凉安原本笑着的脸突然阴沉下来,“所以说,吃的比我还重要?”

夏槿一听,慌了神的直直摇晃着双手,“不是不是!当然不是了!哥哥最重要!”

听到夏槿的话,凉安满意的露出了笑容,可当听到夏槿说的下一句话后,脸比先前还阴沉。

“因为哥哥会给我买好多好吃的!所以当然是哥哥最重要了!”

“……”

摩天轮。

第一次坐摩天轮的夏槿兴奋的把脸贴在玻璃上,笑出声来,“哥哥!哥哥!好高啊!我们是不是在天堂啊?”

“……”

“哥哥!下面的人怎么越来越小啊?”

“……”

“哥哥!我们在飞啊!你看离地面越来越远啦!”

“……”

“哥哥!那群人又变大了!”

“……”

“哥哥!完了!我们要摔倒了!啊啊啊!离地越来越近啦!”

“……”

……

旋转杯子。

“哥哥!世界怎么在旋转!”

“……”

“哥哥!怎么回事?我看不清楚东西了!”

“……”

“哥哥!快救救我!我要晕倒了!”

“……”

……

海盗船。

“哥哥!别过来!会出车祸的!”

“……”

“哥哥!快救我!有人开车想撞我!”

“……”

“哥哥!你小心点!”

“……”

“啊啊啊!哥哥我出车祸了!快救救我!我要死了!诶?怎么不痛啊?啊!哥哥!我没有流血!”

…………

……

凉安躺在木椅上,疲倦的压低鸭舌帽,闭目养神。

“哥哥!……”

“饶了我吧!夏槿!”凉安猛的抬高鸭舌帽的同时,唇瓣突然感到湿湿的凉意。

他睁大眸子,看着脸上有着如同阳光般温暖的夏槿。

夏槿嘻嘻的笑着,那只把冰激凌放在凉安唇上的手依然没动。

“哥哥,我发现这种蓝莓味的冰激凌也好好吃!”

说着的同时,夏槿还顺手舔着另一只手上属于自己的冰激凌。

凉安愣了半会才接过冰激凌。

看到像只猫咪一样舔着冰激凌的夏槿,凉安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诶?哥哥?”

“夏槿,你准备留着这个当夜宵吗?”

说着,伸出修长的手指替她擦掉嘴边的冰激凌。

夏槿呆呆的看着凉安的笑容,小鹿般的眼睛清澈的倒影着他的面容,她笑的眯起了眼睛,笑的露出了缺了几颗牙的嘴。

阳光暖暖的,几朵浮云时不时的飘过,金色的光芒照在她的长发上,闪闪发光。

“嗯!有哥哥真好!”

…………

……

漆黑的夜空悬挂着亮灿灿的星星,就连月亮都仿佛笑了起来,月光穿过淡淡的薄纱投射进那漆黑的别墅。

窸窸窣窣的声音从一扇窗户外响起来。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轻微的敲玻璃声。

过了好久都没得到回应,一个黑色的脑袋才抬起头来,可瞬间被刺眼的灯光刺的连忙闭上眼。

“阿岛?”

拿着手电筒的保安震惊的望着半岛,然后仿佛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关掉手电筒。

半岛感觉到自己的脸烫的仿佛被烘烤了一样。

“哐当——”

背后响起开窗户的声音,半岛连忙回头,看到揉着眼睛一脸惺忪的凉安,她气的眼眶湿润起来。

被吵醒的凉安,原本柔顺的头发已有几根已经翘起来半弯着,今天陪着夏槿玩了许久的他此刻困的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凉安打了一个哈欠才看向半岛,“半岛,你怎么来了?”

半岛一听,气的眼泪流了下来,“凉安!你这个**!我们不是说好了今天晚上一起去海边看星星等着夕阳上升吗?!你说过你会陪我一起实现我这个心愿的!”

禁半岛一提醒凉安才想起来这件事,看着窗户外小小的她,凉安把身子探出窗外,笑着揉了揉她毛茸茸的脑袋,“好半岛,对不起,我错了。”

半岛拍掉他的手,双手交叉环抱,撇过头去,“凉安我又不是狗!你快点!”

“少爷,老爷吩咐过了晚上你不能出去。”保安着急的连忙说。

原本背对着保安的半岛突然转过身来,一脸可怜兮兮的模样望着他,“拜托拜托~就让我们去一次,下不为例了好不好?”

“不行……”

“求求你了!”她睁大了黑色的大眼睛,眼如星光灿烂,闪烁着星光的光芒,还有些湿润润的。

月亮柔软的光辉散在她小小的身上,显得恍如隔世。

“好……不过你们得赶快回来!”

“一定!”半岛终于笑了起来,深深的朝他鞠了一躬,浅浅的梨涡在脸颊闪现。

顺利逃出的两个人儿正准备骑着自行车驶向海边时,突然被一声轻微的却有些忧郁的声音暂停了动作。

“哥哥……”

长发静静地披在她的身上,穿着白色连衣裙睡衣的她光着脚站在大门边,一双手放在墙壁上,她呆呆的望着凉安。

月光静静地散在她身上,镀了一层淡淡的光辉。

半岛愣了一会儿,笑了起来,“诶?夏槿!你没睡着啊?那我们一起去海边吧?”

仿佛一个精灵般,她笑的眼睛仿佛在闭着,如往常那般露出了缺了几颗牙的嘴。

夏槿张开双手想向凉安冲过去,可是——

“不行——”

冷冷的月光散在突然停住奔跑而呆呆的站在原地的她,她睁大了黝黑的眼睛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呆呆望着凉安。

长长的头发被冷风刮起。

小脚丫踩在冰冷的地上。

半岛慌张的看向凉安,果然……

那双锐利的眼睛在此刻闪烁着灿烂的星光,如同此刻天上的星星般那样耀眼。

可是半岛看不懂凉安眼底深处的那一颗星星闪烁的光芒代表着什么意思。

温暖的小手突然被一只冰冷的手握住,半岛刚抬头就被凉安拉着离开。

乌黑的碎发遮住了他的一半脸。

“哥哥……”

“哥哥……”

“哥哥……”

背后传来小兽般带着哭腔的声音,以及轻微的脚步声。

“不要跟上了!回去!”凉安猛的回头,深如深海般的眼眸一眨也不眨的盯着惶恐着想跟过来的夏槿。

小小的她茫然的站在原地,小鹿般的眼睛渐渐湿润,小手在轻微颤抖,仿佛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凉安静静地看着她几秒后,垂下眼睑,额前的碎发遮住了他的一半脸。

身侧两旁的手紧紧的攥着。

良久。

凉安拉着呆住了的半岛朝海边的方向走去。

背后响起轻微的抽泣声。

半岛感受到从手上传来的冰冷温度,她抬起头迷茫的望着夜空,满天的繁星悬挂在漆黑的夜空。

夜晚的凉风吹在她的身上有些凉嗖嗖的,可是只要想到此时此刻凉安正牵着她的手,她就忍不住想要微笑。

是的,凉安正在牵着她的手呢。

她爱的人正在牵着她的手。

可是——

手无力的垂在身侧,半岛惊慌的看着那只手的离去,她惊慌失措的转身,看到的是他奔跑的身影。

朝夏槿奔跑过去的凉安的身影。

眼眶渐渐湿润,她张大了眼睛,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她看到凉安跑到夏槿面前,她看到凉安伸手抱住了在哭泣的夏槿!

累积在眼眶中的泪水终于从她苍白的脸庞滑落下来。

凉安?

………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