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更新时间:2019-05-19 07:22:50

浓情如烈酒封喉 连载中

浓情如烈酒封喉

来源:齐天耀白诗妍 作者:拼命的鸡分类:言情主角:齐天耀白诗妍

拼命的鸡原创小说《浓情如烈酒封喉》,在这里可以阅读齐天耀白诗妍的小说,在这里提供浓情如烈酒封喉拼命的鸡小说阅读,内容风流缊藉,层次清晰,肠回气荡,提供齐天耀白诗妍小说阅读,文风细腻,无可挑剔,《浓情如烈酒封喉》小说主角是齐天耀白诗妍,为您提供齐天耀白诗妍小说阅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诗妍注意到一旁椅子上坐着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浑身脏兮兮的,脸上写满后悔。

她也正看着白诗妍,那个女人叫白云染,是白诗妍同父异母的妹妹。

白云染盯着白诗妍看了一会,起身来到白诗妍身前,“噗通”跪了下来,声泪俱下地拉着白诗妍,道:“姐姐,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你不要怪我好不好?”

看着她白诗妍心底一阵寒凉,她冷眼静待着白云染的反应,没有说话,眼里也是一片淡漠,心里更没有丝毫动容。

“我知道是我不好,可是姐姐,这是我的梦,我真的很想出名,想变成一个巨星,唐总他说,他可以帮我,帮我拿到比赛第一名。

可是他有条件的,他的条件是一定要得到你,我也没有办法,一时间被他给的条件诱惑到了才会这么做的,你原谅我吧?要不我让你发泄,你想干什么都可以,原谅我好不好?”

“你还有其他话吗?”白诗妍等着白云染停住话语,然后冷漠开口。

白诗妍愣了一下,伸手擦去了眼角的泪,然后看向白诗妍,脸上露出悔恨的表情。

白诗妍往后缩了缩,躲开白云染想要触碰她的手,语气平静地道:“你起来吧,我当不起你如此大礼。”

“姐姐……”白云染抬起头,人依旧跪在原地,心中涌起希望,“你是不是我怪我了?”

不怪她?

白诗妍轻笑出声,“那个男人我根本就不认识,他好端端的提出要**什么?你想要成为大明星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以为你犯了错,假惺惺地下个跪就可以没事了吗?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你和我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白云染一听,立马慌了神,迫不及待开口:“姐姐,我没有骗你,真的是唐总开口点名要你,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做,也不知道他从哪里知道你的,但是他把照片给了很多模特,说谁能帮他得到你,就保证捧谁,所以我……”

“你说的唐总是什么身份?”白诗妍心中忽然觉得有些惶恐,她强迫自己稳定下来,问道。

“他是一个影视公司的总监,叫唐明德,是家分公司,总公司叫齐氏集团。”

她继父的企业好像就叫齐氏集团,应该不会有另外的齐氏集团了。

怎么会这样?

她和她继父的企业根本没有交集,更别说认识齐氏集团的总监了,唐明德怎么会认识她?

而且,这是一艘私人游艇,举行派对的人没有理由跨越这么远来到公海,冒着巨大的危险对她动手。

除非他们是想杀了她,公海杀人抛尸是没有国家可以管的,因为公海不隶属于任何国家。

她来之前听人说齐家当家人身体已经不怎么好,其家人都在忙着争夺权力,她妈妈也被人诬陷了,现在还在监狱,如今齐家公司的总监又想打主意,事情恐怕复杂了。

白诗妍坐在原地想了很多,然后起身走到大门处,白云染扑过来,拉着她不肯放手,哭喊着道:“姐姐,你原谅我吧,替我求求情。我听说是齐天耀抓了我们,他是齐家人,应该也算是你哥哥了吧?你帮我和他解释一下,我什么也没有做,我是无辜的,我不想进监狱,我……”

白诗妍冷冷地瞥了她一下,悲哀地道:“我去求齐天耀,你还不如自己去呢,我和他的关系,并没有那么好……”

何止是不好,简直算是非常恶劣。

听到这话,白云染脸色骤然大变,神情也带着不屑,愤怒地松开白诗妍,重新站立起来,拍打着身上的尘灰,嘲讽地道:“我还以为你很有本事了,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早说,害得我平白无故跟你下跪!”

“求你们让我出去一下吧,我有事情找齐天耀,很重要……”白诗妍无事白云染,转身走到门口,想开门,却发现门从外面上了锁,她只能奋力朝外面道。

身后,白云染轻蔑地开口:“也对,你和齐家人关系不好也正常,毕竟你妈就是个小三,她挤走原配登堂入室,你又是她的女儿,齐家的儿子肯定讨厌死你了。”

白诗妍咬紧牙关,勃然大怒,努力克制方才没有发作。

白云染却插着腰,气焰更加嚣张:“不过啊,老天爷是公平的,像你妈妈伪装的再好,还不是露出了马脚,居然杀人。这是报应,你居然妄想齐家人救她,你不觉得这是痴人说梦吗,还……”

“啪!”白云染的话还没说完,白诗妍直接回头,利落地将一个巴掌甩在她的脸上。

其他人听到这巨大的声响,都清醒过来,纷纷抬头望向门口,一脸惊讶的表情。

白云染气恼不已,伸手碰了一下脸颊,疼得她立马抽泣,她瞪着白诗妍,怒道:“你这个**,你竟然……”

白云染气极,抬手想要回打,白诗妍冷笑一声,拦住她的手,抬手又是清脆的一下,落在白云染另一边脸上。

“嘶——”别说白云染,就是其他人都忍不住替她担忧,一看就知道这一巴掌肯定不轻。

白云染还想还手,可是连白诗妍的发丝都碰不着,她脸颊疼痛不已,双眼变得通红,死死瞪着白诗妍。

白诗妍挑起眉,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冷声道:“疼吗?疼就记清楚,首先,我妈妈和齐叔叔是在齐叔叔离婚后才相爱,然后结婚的,其次,她没有杀人,是有人想冤枉她;最后,我和三哥的关系,以前……”

她说着,停了下来,原本已经淡定如水的心再次被激起波澜,她干嘛跟白诗妍说这么多,反正她也不会理解。

白云染明白她根本没有那个力气和白诗妍对抗,她烦躁地走回去,再次找地方坐下,狠狠地盯着白诗妍,嘴里不停地低声咒骂着。

白诗妍呆呆地看着白云染的动作,她已经没有力气计较,心中觉得怅然若失。

以前,齐天耀和她的关系也还算不错。

可是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的关系就变了,裂痕不断被扩大,最终变成了现在这样。

深夜来临,所有人都进入了梦乡。

白诗妍独自站在窗子边,窗户是透明的,淡淡的月光洒在她的身上,将她的影子拉的修长,而又单薄。

她一抬头,便可以看见天上繁星点点,海面色沉如墨,海风海浪的声音穿透玻璃传入她的耳中,孤独寂寥。

她和妈妈一起进齐家那年,她才三岁。

她记得,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她就很喜欢和她的三哥,也就是她继父的第三个儿子齐天耀,齐天耀带人孤傲,一般人很难接近。

可是齐天耀越是难靠近,她就越是不想放弃。

齐天耀为人孤僻是因为齐父齐母早早离婚的缘故,他不喜欢别人靠近。但是白诗妍记得,他曾经允许过她的靠近,那时候,她十分顽强,齐天耀怎么打压,她都不曾放弃。

一见到齐天耀,就各种讨好他,和他亲密接触。

他吃什么她便跟着吃,用的东西也跟他一样,甚至衣服都直接穿他的,所有他常做的事情,她都做过,其实她早就已经喜欢上齐天耀。

她总喜欢在齐天耀睡着后去他的房间,然后爬上他的床,和他一起睡,死死抱着他,醒来被齐天耀责骂,也依旧我行我素。

她在他面前总是死皮赖脸的,连脸面也不顾,百折不挠。

齐天耀没有拒绝她的行为,虽然依旧冷漠,没有表示欢迎,但是跟其他人对比,她也可以算是特例。

不懂事的年纪,她也曾经为了跟齐天耀更加靠近,吵着要跟齐天耀一样姓齐。

甚至还说,以后一定要嫁给齐天耀,不过她妈妈严厉地教训了她,她也就不敢再跟被人说这话。

那段时间,她觉得过得特别开心,她以为齐天耀对她也是有些感觉的,就算与爱无关。

可是,她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她的三哥开始讨厌她,疏远她,对她冷漠到无情的地步。

他当了十年军人,而她也在他参军后回到了白家,两个人很少见面。

他变了,不会在无视她的靠近,而她,也长大了,不会再那么死乞白赖地接近他了。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