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更新时间:2019-06-02 07:25:12

逆天魔宠:冷妃谋天下 已完结

逆天魔宠:冷妃谋天下

来源:南溪容颜 作者:风墨染分类:言情主角:南溪容颜

主角是南溪容颜,主角是南溪容颜的小说叫做《逆天魔宠:冷妃谋天下》,《逆天魔宠:冷妃谋天下》小说是一本言情小说,作者:风墨染,字字珠玉,人物真实生动,拍案叫绝 ,这里提供逆天魔宠:冷妃谋天下南溪容颜小说,《逆天魔宠:冷妃谋天下》是由风墨染的言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莫天此话一出,众魔皆惊,不过却并没有异议。

在魔界,莫天就是绝对的王,没有人会对王的决定有异议。

更何况,刚刚莫天的话虽是问句,不过语气却不容反驳,众魔是傻了才会出声反对。

不过,别人不反对不代表容颜自己就不反对。

如果容颜真的背叛了天界,那么现在她应该很开心。可她是假意投靠魔界,说白了就是来魔界做卧底的。

现在莫天竟封她为魔界少主……

那是魔界少主啊!

魔界的少主,不就是未来的魔界之王么?

这件事如果被天界知道了,天界会怎么想?南溪又会怎么看她?会不会认为她早就与魔界有勾结?

她想上前说些什么,只是想了想,最终却又咽了回去。

如果现在她提出异议,就等于当众打了莫天的脸。在魔界众魔面前打了魔王的脸,她……还能活过今天吗?

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容颜现在落到了进退两难的境地,她面色铁青的看向莫天,嘴唇嚅嗫半响,终是没说出什么。

“属下参见少主。”

台下,众魔齐声弯腰行礼道。

容颜看着台下的场景,呆愣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他们这是在向你行认主礼。如果你不应声,他们是不会起来的。”

莫天又恢复了之前慵懒的样子,提醒着容颜。

容颜面色难看的看着莫天,咬牙道:“你这是要做什么?”

莫天斜倚在椅子上,没有回答容颜的问题,而是略带戏谑的说道:“他们还在等你应声呢。”

听到这话,容颜更是面色一黑,她深吸一口气,咬牙道:“起来吧。”

“是。”

听到容颜应声,这是应承了他们的认主礼,众魔都起身答是。

看容颜接了众魔的礼,莫天似是很满意,他勾起唇角,优雅的挥了挥手,“都散了吧。你,跟我回去。”

说完,莫天起身牵住容颜的手,一个瞬身离开了。

而在他们离开后,台下的众魔就该走的走该留的留,而三巨头这边,妖倾却开始疑惑容颜的来历。

妖倾不解的问向银:“这位少主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利菲郦坦皱眉,提醒妖倾道:“噤声!倾,说话注意些,少主不是我们可以议论的。”

妖倾一愣,然后点点头表示明白,复又问道:“少主是怎么来到魔界的?”

利菲郦坦绝倒,这家伙是真的明白了吗?

龙掣皱眉,而后回答道:“少主原是天界的天使,不过已于半年前叛逃。今天魔王大人就是为了等少主才一早便进了大殿。不知道少主那半年是有怎样的奇遇,竟然遇到了大人,今天还让大人封为了魔界少主。”

龙掣说容颜有奇遇一点也不过分,他们这位魔王大人性子,着实是有些令人琢磨不透。

其实本来之前还好些,可自从这次魔王大人归来,性子更是奇怪到了极点。

所以说,容颜能对了魔王大人的胃口也着实是不容易,最后竟还成为了魔界的少主,这不是奇遇又是什么?

“叛逃的天使?”

利菲郦坦惊讶,这他倒是没想到。

妖倾也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向龙掣:“叛逃的天使,成为了我们的少主?”

利菲郦坦和妖倾的样子,令龙掣不禁摇头苦笑:“所以我才说是奇遇。就算是少主没离开天界之前,身份也只是长天使罢了。”

妖倾冷哼一声,不屑道:“咱们魔界少主之位,岂是天界区区一个天使位能比的!”

利菲郦坦似是听出了什么,连忙斥道:“倾,闭嘴!”

妖倾委屈的眨眨眼,不服气道:“我就是不服!咱们魔界少主之位是何等的尊贵!怎能让一个叛逃天使来坐!更何况,谁知道她是真叛逃还是假叛逃啊!”

听到妖倾的话,利菲郦坦被气的说不出话来,只能干瞪着眼呼哧呼哧的喘气。

龙掣也觉得妖倾的话不太像话,于是也赶忙呵斥道:“倾!怎么越说越不像话?少主是魔王大人选的,我等只要听从就够了。你这样说是在质疑大人吗?”

被龙掣这样一吼,妖倾更是觉得委屈,于是也梗着脖子瞪眼道:“我当然没有质疑魔王大人!只是怕大人被其蒙蔽!不行!我要去找大人!”

说着便一个瞬身,消失在了龙掣二人的眼前。

利菲郦坦看着妖倾消失的身影,气道:“这么多年了,他这说风就是雨的毛病怎么还是没改?!”

龙掣也是苦笑,接着道:“还是先把他追回来吧。不然魔王大人又要罚他两百年禁闭了。”

利菲郦坦眼睛一挑,冷笑道:“该!就该让他长长记性!看他下次还犯不犯了!”

听完利菲郦坦的话,龙掣笑的更苦了。

“可是到时他负责的公文都要我们来批啊……”

“…………”

利菲郦坦和龙掣对视一眼,接着连忙顺着妖倾消失的轨迹瞬移而去。

一定要抓住这臭小子!此乃二人心声。

再说容颜这边。

容颜跟着莫天回到了大殿,她挣开了莫天的手,一双桃花眼来回扫向莫天。

看容颜这一副样子,莫天失笑道:“怎么了?摆出这么一副谨慎的样子。”

容颜沉默片刻,略带试探的问道:“你……你为什么要封我为少主?”

莫天走回大殿之上的王位上,边坐下边无所谓道:“哪里有那么多为什么?想封便封咯。”

“想封便封?!”

本来还算平静的容颜不禁瞪大双眼,“你可知道魔界少主意味着什么?是魔界未来的魔王!你说封便封,你……你可知我是什么人?万一我对你对魔界有所图谋怎么办?”

说着说着,容颜便失了试探的口气,转而质问起莫天来,心中甚至有了一丝气愤。

听到容颜质问般的语气,莫天非但不生气,反而还笑了起来。

听到莫天的笑声,容颜这才冷静了发热的头脑,接着便恼怒了起来。

这份恼怒不是对着莫天,而是对着她自己。

真笨!他这样不是更有利于自己吗!怎么还把最后那句说出来了?

怎么一遇到他,她就不自觉的失去冷静了呢?

看着容颜有些小懊恼的样子,莫天忽然又笑了起来。这抹笑容并不似之前那样的似笑非笑,或是总带着复杂意味的笑,而是仿佛有一种春暖花开感觉的笑容。从眼睛开始慢慢扩散到脸颊,令人感到柔和温暖。

他伸出手,示意容颜到他身边。

当容颜看到莫天的这抹笑容时,当即便愣住了。

她呆呆的望向莫天,然后像是被蛊惑了一般,缓缓地走向了他。

等容颜走近了,莫天忽然伸手一把便把容颜按在了怀里。

容颜在莫天伸手拉她的时候就回过了神,她感觉到自己被莫天搂在了怀里,开始挣扎起来。

莫天并没有理会容颜的挣扎,他把头埋在了容颜的肩上,嘴里默默呢喃道:“你能这么说,我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他的声音里透露着欣喜,就像是终于找到了什么宝贝的孩子,欢喜、珍惜却又小心翼翼。

这样的莫天,令容颜忽然停下了挣扎。

她的心里忽然有些酸涩,他……他为什么要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话?

他是魔王啊!他不是应该在听到她质问他时便冷声呵斥她吗?

容颜深吸了一口气,低垂下眼睑,语气里透着一抹谁也没有察觉到的心疼:“为什么开心?”

莫天没作声,只是环着她的手紧了紧。

容颜心中更是酸涩,但她还是问道:“为什么?你……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开心?为什么要封我为少主?”

莫天抬头,缓缓叹了口气。

“你不记得了……”

这句话说的很轻很轻,几不可闻。

虽是如此,但容颜离莫天很近,她还是听到了。

于是她也叹了口气,说道:“你果然认识我……什么时候?为什么我不记得你?”

“大概是前世,我们就相识了吧……”

这句话莫天说的极尽飘忽,连离他那么近的容颜都没有听到。

于是容颜眨了眨眼,又问道:“你说什么?”

莫天没有回答容颜的问题,而是笑了笑,说道:“你猜吧,猜对了我就告诉你。”

容颜气的瞪眼,怎么会有如此赖皮之人?

看容颜瞪着眼睛,一副不问到誓不罢休的样子,莫天又笑了笑,开口说道:“如果你自己想不起来,那么我说什么都无用。有些事,要靠你自己去记起。”

容颜瘪了瘪嘴,不理莫天,而莫天也是良久没有出声。

片刻后,容颜想起他还没回答自己为什么要封她少主之位,于是又想继续问。

“那你到底为什么……”

还没说完,外面就忽然传来了一阵阵吵闹声,打断了容颜的话。

门外。

“你们两个干嘛?为什么不让我见大人?”

看着两个追上来的同伴,妖倾不解的问道。

利菲郦坦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说道:“还问我们干什么?你快跟我们回去!”

妖倾瞪大眼睛:“利菲郦坦!你、你什么意思?”

他只是想见大人而已啊,利菲郦坦干嘛不让他见?

龙掣看着妖倾一脸你们无理取闹的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倾,你忘了上次你是为什么被魔王大人罚禁闭了吗?还不就是因为你口无遮拦。”

妖倾想了想,记起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不过他无所谓的摆摆手,道:“怕什么?我这是怕大人被人蒙蔽,大人不会罚我的。就算罚我也就是关禁闭而已,没关系!”

看妖倾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利菲郦坦被气得冷哼一声,说道:“你是无所谓,但你的公文却是我和龙掣来批!”

妖倾睁大眼睛,恍然大悟道:“原来那时候我的公文是你们批的啊!”

敢情这熊孩子还不知道这事儿呢!

利菲郦坦和龙掣对视一眼,纷纷乐了,被气乐了。

接着龙掣深吸口气,无奈道:“行了,倾,回去吧。”

妖倾头一撇,说道:“不要!我要去提醒大人不要被骗了。”

这熊孩子!

利菲郦坦和龙掣纷纷摇头,他也不想想,他能想到的魔王大人会想不到吗?

不过,就算现在他们这么跟他说,估计这一根筋的熊孩子也听不进去。无奈,最终利菲郦坦和龙掣也只能拦着琉,坚持不让他进去。

不想,三人拉扯间,声音竟逐渐加大,就那么传进了门内。

“是想作死吗?还不滚进来!”

就在三人还不知道自己声音越来越大的时候,魔王大人的声音忽然就传了出来。

三人一愣,随即意识到,可能自己的声音太大吵到了魔王大人。

利菲郦坦和龙掣无奈,纷纷摇头叹息,看来帮妖倾批公文是跑不掉了,就是不知道这次要批多少年的。

不过,他们吵着了魔王大人,估计他们俩也跑不过被罚的命运吧。

这么想着,两人心中更是无奈。

利菲郦坦和龙掣是无奈,但妖倾却是高兴。

哼!这次你们是拦不了我了吧!

想着,妖倾便率先进了大殿,在他身后的龙掣和利菲郦坦又是一阵叹息,接着也跟了进去。不过,看他俩的背影怎么看怎么都有一股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

“属下参见魔王大人。”

三人进入大殿后,在大殿之下伏地行礼道。

良久,三人都没听见魔王大人叫他们起身。

这让三人很是疑惑,暗道魔王大人就算在不满也不会在这些小结上为难人啊。

最后还是龙掣想到了关键所在,他对着容颜又行礼道:“属下见过少主。”

他这礼行完,才听到魔王大人叫他起来,不过,也仅仅是叫他起来。看来魔王大人很重视少主啊。

这么想着,龙掣便对利菲郦坦使了个眼神。

于是,利菲郦坦也对容颜行礼道:“属下见过少主。”

之后,也被魔王大人叫了起来,现在三人之中只剩下妖倾了。

利菲郦坦对妖倾使眼色,让妖倾也赶紧对少主行礼。可妖倾不知道是没看见,还是真的不明白,只是依旧保持着行礼的姿势,动都不动,一个字也不说,最后利菲郦坦的眼睛都抽筋了,妖倾还是一字不说。

相识这么多年,妖倾怎么可能不明白利菲郦坦的意思,只是他不想对容颜行礼罢了。

在他看来,容颜不过是个身份不明的的外来人罢了,根本不值得他去行礼。

但其实妖倾忘记了,容颜的少主之位是莫天封的,不管他承不承认,容颜都是魔界的少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妖倾的额头上渐渐出现了汗水,不是因为伏跪在地有多么累,而是因为莫天对他施下的威压。

看着妖倾伏跪在地的样子,龙掣二人心里也不好受,但是他们也不能多说什么。在魔王大人面前,他们连传音给他提醒他都做不到。于是,利菲郦坦和龙掣也只能用眼神投向容颜,想让容颜把妖倾叫起来。

可是容颜会帮他们吗?

她当然不会!容颜自然知道妖倾伏地不起的原因是什么,但是她却什么都不会说。

别忘了,她下来魔界的目的是什么,就是要搅乱魔界的。

更何况,刚刚如果不是妖倾太大声,她已经把问题问了出来。所以就算是她没有别的目的,现在也不会帮他们。

原来她是个这么小肚鸡肠的人吗?真是不应该啊!不过,这感觉还不错!

容颜在心中暗暗吐自己的槽。

半响后,莫天神色莫辨的看向妖倾,缓缓说道:“看来,你没什么要说的了。”

妖倾微微抬头,说道:“属下有话要说。”

“哦?”

莫天懒懒的向下瞥了一眼。

“属下想说,请大人撤回册封容颜为魔界少主的封令。属下怀疑她不是真的叛逃天界,对魔界有不轨企图。”

妖倾抬起头看向莫天,坚定的说道。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