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更新时间:2019-06-02 07:25:44

大汉宫阙:盛世长公主 已完结

大汉宫阙:盛世长公主

来源:刘妍霍光 作者:苏小沫分类:言情主角:刘妍霍光

小说简明扼要,观念明确,十全十美,值得一读,刘妍霍光小说《大汉宫阙:盛世长公主》,为您提供刘妍霍光小说阅读,《大汉宫阙:盛世长公主》是由苏小沫的言情,小说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精彩,淋漓尽致,值得一读,带您一起赏读小说《大汉宫阙:盛世长公主》,在这里可以看刘妍霍光小说阅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陈娇走到刘彻身边看着刘彻故作苦心的说:“陛下的公主,妾身一定会好好照料,为陛下分忧。妾身也想开了,陛下喜欢卫夫人,妾身也要试着去喜欢卫夫人。卫夫人身子虚弱,妾身就想帮卫夫人照顾卫长公主,只为让陛下开心,不为后宫之事烦心。妾身错了吗,只望陛下能够对妾身改观。娇儿已经不再是从前的娇儿了,陛下也重新来看待娇儿,好吗?”

陈娇说着便潸然泪下,让刘彻顿时也是一阵心疼。刘彻为陈娇拭去泪水时心软了:“皇后,都是我不好,误解了你。好了,别哭了。”

“身为妻子,该成全夫君所想,爱夫君所爱,对不对?妾身只要陛下知道,妾身深爱着陛下,至死不渝。”陈娇笑中带泪。

刘彻抱着陈娇在怀里安慰:“此次都是朕错了,不过你想照顾卫长公主一事,我还得去问问卫夫人是否同意。”

刘彻想起了刘妍的另一句话,向陈娇问道:“皇后,你和姑姑当年帮我当太子一事,我都记在心里。此事,不必时时挂在嘴上四处张扬。”

陈娇默不作声,不敢说话。刘彻看向陈娇说:“况且卫长公主才不过一个五岁的孩子,这些事,不该让她知道。”

“可是陛下,这是事实。若是陛下对妾身好,妾身又何苦以此来提醒陛下?”陈娇义正言辞的说。

刘彻对陈娇的示好感到质疑:“我真不知道你是否真心为我好,难道你我之间,就只有你们母女扶持我的恩情吗?”

“你们帮过我不假,可也不必整天以此为傲。为妻者,襄助夫君,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刘彻的脸色再不如方才温和。

陈娇苦涩的说:“原是我太天真,以为只要我潜心改过,陛下就能多爱惜我一番。只可惜,陛下从来都不会用心来感受我的心,从前不会,现在不会,以后更不会。”

“你记住,你我之间,乃是互利,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只有我守住了这大汉天下,当好了这个皇帝,你才会是皇后。从今尔后,你这个皇后若是做好便罢,若做不好,亦或是不能够安分守己,我随时可以换个人来做。”刘彻言语间的意思,陈娇再明白不过了。

刘彻离开椒房殿时很是气愤,任陈娇怎样呼喊,都没能让刘彻回头去看陈娇一眼。

陈娇在椒房殿独自哭了一夜,由对刘彻的深爱,变作了对刘彻的怨恨。

卫青到昭阳殿看望卫子夫:“恭喜阿姊,又有了身孕。”

“先不说这个,你与平阳公主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卫子夫严肃的问。

在卫青看来,卫子夫这个三姊向来最是温婉,少有如此严肃的时候:“阿姊都听说了?”

“究竟是如何一回事?你快与我细细道来。”卫子夫追问。

“阿姊,其实我早对平阳公主心生爱慕,只是身份低贱,不敢表示心意,不能与公主过分亲厚。如今平阳夷侯已逝,平阳公主移情于我,我也知道尊卑有别,怎敢妄想。只是平阳公主知我心意,断不肯放手,决意要求陛下赐婚。”卫青解释道。

卫子夫头一次对指责卫青:“卫青,平阳公主情之所至,一时分辨不清,莫非你也糊涂吗?就算是陛下与太后不计较公主夫婿的出身,无论如何,陛下和太后也不会让公主嫁给她曾经的马奴。与其等陛下或太后来阻止,倒不如你先退却。”

卫青心知此事道阻且长,心底燃起的那一丝希望,现在又都被卫子夫所说的事实全数浇灭:“阿姊的意思,我明白了。我不会让公主为难,也就只能让公主伤心了。”

“普天之下,好女子多的是,或许你将来会有一个更好的妻子。平阳公主对卫家恩重如山,公主随性,你不能随心。阿姊知道你心痛,痛过了,也就麻木了。”卫子夫看卫青表面谦和,内心隐忍的样子,着实是不忍心眼看着卫青这样难受。

与此同时,宣室殿中,平阳公主应刘彻宣召而来。

“皇姊,除了卫青,天下男女,无论贫富贵贱,都随皇姊心意。”刘彻再三犹豫道。

平阳公主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为何偏卫青不可以,卫青之才,陛下最是知道。就算是平阳此生所托非人,平阳也无怨无悔,还望陛下成全平阳心意。”

刘彻心里也不好受,并不是刘彻不愿成全,只是大汉以孝治国,皇太后的话,刘彻纵是皇帝也不得不遵从。

“其中缘由,我早已向皇姊言明,皇姊心里该是比我清楚。身为弟弟,我也不愿皇姊伤心,只是,我始终要以大局为重。”刘彻硬下心肠说。

平阳公主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刘彻看平阳公主伤心的样子,心里也很是不忍心,只是没有办法,皇太后的意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刘彻宁愿平阳公主恨的是自己:“平阳皇姊,你要恨,就恨我吧!”

刘彻是天下之主,平阳公主一生的荣华富贵,地位权势,都要靠着刘彻,平阳公主就是想恨刘彻,也不能不顾及曹襄的将来,自己的将来:“陛下,你也是为了我好,我怎能恨你?你是我弟弟,我所做的一切,都不能不为你着想一番。当初嫁给平阳侯是为你,如今不嫁卫青,也是为了你。”

平阳公主要让刘彻明白,自己的对刘彻放弃的太多太多,几近搭进了此生的幸福。

清晨,长秋殿里,陈娇向皇太后请安时说:“母后,妾身听宫人来报,卫夫人又有喜了。妾身想着,卫夫人现在需要调理身子,又要照顾卫长公主和阳石公主,实在是太过劳累。不若让卫长公主住到椒房殿来,由妾身亲自照料卫长公主。”

皇太后心里估摸着,到底陈娇还是开了这个口,理由也是恰到好处:“你若是不嫌辛苦,让卫长公主在椒房殿住些日子也好。不过卫长公主虽在椒房殿住,但卫长公主若是想回昭阳殿看看母亲,又或是去别处,皇后也莫要阻拦。”

“谢母后信任,妾身一定会尽力照顾好卫长公主,不让母后劳心。”陈娇松了口气,高兴的笑道。

刘妍听皇太后这样爽快,立即拉着皇太后撒娇道:“皇祖母,卫长还想住在皇祖母这里,不要去椒房殿住。”

“卫长到椒房殿住,皇后不会亏待了卫长的,卫长也好与皇后亲近些。若是卫长想皇祖母了,还可以来长秋殿陪陪皇祖母。”皇太后耐心的劝刘妍。

刘妍不高兴的低着头,皇太后对陈娇说:“皇后先回椒房殿吧,我来劝劝卫长公主,晚些再送卫长公主到椒房殿去。”

陈娇颔首道:“如此,妾身便先回椒房殿,去让人打点好卫长公主的寝殿,再去准备几样卫长公主喜欢的吃食,让卫长公主住得开心。”

陈娇离开后,皇太后禀退了殿内的宫人,对刘妍说:“卫长,你想不想你母亲成为皇后?”

“皇祖母,母亲说了,事事皆有机缘,是自己的,总是自己的,不是自己的,莫要强求。母亲只望一家和乐,皇后之位亦是从来不曾想过。”刘妍答得得体,可这样的答案不是皇太后要的。

皇太后笑着说:“我知道你母亲蕙质兰心,可是在宫里,不争便会任人践踏,任人欺凌。皇祖母跟你说,你母亲不会与人争斗,你这身为女儿的,是不是该帮她一把?”

刘妍思索着,不知道应该怎么做。皇太后向刘妍问道:“那日在椒房殿,你也看到了,皇后是如何对你母亲的。只要你母亲成为皇后,就再没有人敢欺负她。卫长,你是个懂事机灵的孩子,你可希望你母亲不被皇后欺负?”

刘妍点了点头说:“卫长想保护母亲。”

“那你就听皇祖母的话,我们一起帮你母亲,好不好?”皇太后和善的说。

刘妍向皇太后问道:“那卫长要怎么做?”

“你先住到椒房殿去,给皇后添乱,让皇后应接不暇。最好,是要让皇后厌烦,生气,激怒皇后打你,再去告诉你父皇。卫长这么聪明,其他的,就不用皇祖母再教你了吧!”皇太后凑近轻声刘妍说。

刘妍能够感受得到,皇太后是一心在为卫子夫算计。只有除了陈娇,皇太后才会心安,这整个后宫,也只有卫子夫能够对陈娇产生威胁。

皇太后让人收拾了刘妍的东西,要送刘妍去椒房殿,刘妍拉住了皇太后的手说:“皇祖母,卫长自己去椒房殿。”

皇太后笑着点了点头,看着刘妍小小的身影渐行渐远,口中喃喃道:“你还这么小,就要让你背负这么多。”

刘妍走向椒房殿,向陈娇行礼道:“卫长拜见皇后,愿皇后长生无极。”

陈娇扶起刘妍笑着说:“不必多礼,按宫里的规矩,你得称我一声‘母后’的。”

刘妍犹豫了一会儿,对陈娇,‘母后’两个字,刘妍实在是叫不出口。可是,刘妍到底还是逼着自己,唤了陈娇一声:“母后,卫长有劳母后照顾了。”

陈娇开心的笑道:“乖孩子,母后照顾你是应该的。”陈娇想伸手去摸摸刘妍的小脸,刘妍却害怕得往后躲。

“卫长,你躲什么?别害怕,母后只是想与你亲近,不会伤害你的。”陈娇热情的说。

刘妍想着,若是日后要作弄陈娇,刚开始,怎么也得与陈娇处好关系,让她尝尝甜头。刘妍甜甜的笑道:“母后,我想吃枣泥糕。”

陈娇见刘妍笑了,向一旁的宫人吩咐:“去准备枣泥糕给卫长公主吃。”转脸牵着刘妍软软的小手说:“卫长,母后带你一起去看看你的寝殿可好?”

刘妍点了点头,跟着陈娇去了配殿。寝殿里的布置,倒是让人看着舒服。

刘彻到椒房殿看刘妍,才进椒房殿便大声叫道:“妍儿,父皇来看你了。”

刘妍听到刘彻的声音,立即跑去扑向刘彻怀里:“父皇,父皇。”

刘妍稚嫩的声音,叫得刘彻的心都化了。刘彻抱着刘妍问:“椒房殿还好吗?皇后对你如何?”

“妾身拜见陛下。”陈娇向刘彻行礼道。

刘彻点头道:“皇后免礼。”

“我的寝殿很舒服,母后对我也很好,若是父皇再常来陪我,就更好了。”刘妍对刘彻撒娇,那小模样灵气十足,让陈娇看了心里更是想要个自己的孩子了。

刘彻高兴道:“真的吗?那父皇每天都来陪你可好?”

刘妍四处跑着,对刘彻喊道:“父皇快来追我,追到我我就给父皇一份大礼。”

刘彻也兴致勃勃的跟刘妍玩起来,像个孩子一般四处追着刘妍。刘妍跑着跑着就跑到陈娇身后,拉着陈娇的衣裙。

陈娇也高兴刘妍在自己身边玩耍,不过陈娇也是个没有耐心的人,刘妍拉着陈娇有衣袖越久,就越是让陈娇有些烦了:“卫长,去那边跟父皇玩可好?”

“不要,母后挡住我,我才不会被父皇抓到。”刘妍开心的说。

陈娇拉扯着自己的衣袖,刘妍适时的放开手,自己摔倒在了地上。刘彻紧张的去抱起刘妍,质问陈娇:“皇后,卫长不过不个孩子,你竟要与一个孩子计较。”

“陛下,妾身不是有心,卫长公主没摔到哪里吧?”陈娇异常紧张的说。

刘妍见刘彻误解陈娇,心里高兴得很,但还是在刘彻面前为陈娇求情:“父皇,既然母后不是有意的,儿臣也无大碍,就不要责怪母后了。”

“你看看,就连妍儿一个孩子都能如此大度,此刻还能为你向我求情。”刘彻的好心情顿时就去了大半,陈娇因无辜被刘彻责怪而伤心。

椒房殿的一举一动,皇太后都能够及时知道。让皇太后意想不到的是,刘妍是个聪明的孩子,知道如何掌握好分寸,做的不漏痕迹。

“卫长公主真是灵巧,竟能让陛下都没能察觉。”平阳公主听了皇太后说椒房殿里的事情后,轻笑道。

皇太后淡笑道:“你们如卫长公主这般大时,不也是如此有心机。”

平阳公主无奈道:“母后,这怎么一样呢?我们儿时,父皇儿女众多,我们姐弟又不得父皇宠爱,都是在勾心斗角里长大的,与卫长公主又如何一样?卫长公主自打出生就万千集于一身,哪里知道那些宫里明争暗斗的事情。”

“你说得也是,真是不愧是彻儿的女儿,真是像极了彻儿。”皇太后高兴道。

“母后,我这便去椒房殿,带卫长公主去看看卫夫人。”平阳公主这便要离开长秋殿了。

皇太后允自点了点头,平阳公主便离开了长秋殿。

椒房殿里,刘妍站在陈娇跟前,陈娇面对刘妍,是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有脾气也只能允自忍着,这般闷气在胸不能宣泄的滋味,让陈娇甚是苦恼。

“母后,我们一起去昭阳殿看阿母可好?”刘妍看准了陈娇此时因受了刘彻的责骂而怒气正盛,最好陈娇动手打自己才好。

陈娇叫来侍女吩咐道:“来人,带卫长公主去昭阳殿。”

刘妍上前拉着陈娇的手撒娇:“母后陪卫长去好不好?”

“我不想去,只想自己静静,你自己去吧!”陈娇压制着自己的脾气说。

刘妍站在陈娇身边不动声色,也不闹着要去昭阳殿了。陈娇看着刘妍心烦,怒吼道:“你看着我做什么,不是要去昭阳殿吗?还不快去。”

刘妍吓得哭了起来,平阳公主这时适时的到了椒房殿,还未走进椒房殿便听到了刘妍的哭声。

平阳公主走入椒房殿向陈娇行礼:“平阳拜见皇后,皇后长生无极。”

“免礼,是平阳皇姊来了。”陈娇看向平阳公主说。

平阳公主勾了勾嘴角对陈娇笑了笑说:“平阳不到椒房殿,还不知道皇后会这般对陛下的公主。”

陈娇看也不看平阳公主,只觉得刘妍的哭声甚是闹心。而平阳公主则是抱着刘妍对陈娇说:“不是自己生的女儿,就可以这样对待吗?皇后乃是母仪天下之典范,若是天下之人纷纷效仿皇后这般对待夫君的女儿,那可就糟了。”

还不等陈娇开口,平阳公主又说:“说到底,陛下的女儿,也是皇后的女儿。皇后身为嫡母,这般待卫长公主,如何当得起卫长公主称皇后一声母后。不过好在皇后没有孩子,否则长大了如皇后一般,倒是陛下的不幸了。”

陈娇正欲数落平阳公主无视尊卑,不想平阳公主已然牵着卫长公主离开了椒房殿。

馆陶大长公主才进椒房殿便听宫人说了,挥手示意宫人纷纷退下,走到陈娇身边说:“只要卫长公主能暂由你来照抚,能引来陛下,总是好的。其他诸事,就要多忍着。卫长公主毕竟还是个孩子,能有多难带。”

“母亲,你不知道,卫长公主看上去乖巧,可并不如你想的那样简单。陛下不在的时候还好好的,陛下来了,就故意惹事。”陈娇抱怨道。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